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51抄办穆家

151抄办穆家

    穆老夫人进宫一趟,穆心瑜就被气得吐血的消息在皇宫里不胫而走。

    凝贵妃端着一碗燕窝粥吃得慢条斯理,果美人坐在一旁看着她吃,那浓稠的血燕一看就是上品,她以前在府里的时候,也只见到过一次,后来她出了事被人所救,然后又被安排学习熟悉别人的一切,后来,她被人送进了皇宫,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分了皇上对穆心瑜的宠爱,或者说,离间皇上对穆心瑜的感情。

    一切眼底闪过一丝羡慕,果美人收起目光,潋滟的眸光里已经恢复了平静。以后,她会吃到比这血燕更加珍贵的东西。

    凝贵妃吃完,下人进来收走了桌上的玉碗。

    她擦擦嘴,漫不经心道,“听说瑜妃娘娘的娘家祖母进宫来了。”

    “是的,娘娘!”果美人很懂得做小伏低,在她还没有完全站稳脚跟之前,她得找一个可以帮助自己的助理作为依靠。而凝贵妃,这个看似温婉大气的女人,背后有着强大的靠山,这就是她日后上位要借助的势力。

    敛下眼底的锋芒,果美人弯下腰来,将半躺在贵妃榻上的凝贵妃扶起来,小心翼翼地伺候着。

    凝贵妃端过她手中递上来的茶,若有深意地看她卑躬屈膝的样子,似笑非笑,那眼神,很是欣慰。

    果美人看得懂,凝贵妃那是在夸她会做人,有孺子可教的意思在里头,她心中很不屑,面上却一片温顺恭敬。

    “娘娘,那瑜妃现在病了,据说还吐血了呢!”果美人的意思是,穆心瑜被她的祖母气倒了,可能有好戏要上演,她们就坐等观看好戏得了。

    可凝贵妃脸色一沉,重重地放下茶盏,“你就这点出息?”

    果美人似不知所措地抬起头,水盈盈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她。

    凝贵妃叹息一声,“你呀,你现在是我的人,那瑜妃现在病了,你的首要任务不是抓住别人的把柄,而是借此机会巴结住圣上,那才是你的出路,懂吗?”

    果美人似懂非懂,点点头。

    “今夜本宫会去千秋殿探望瑜妃,你好生打扮打扮,也跟着一起来吧!”

    自从安太医宣布穆心瑜的心疾好得差不多了,天圣帝就没有再找她侍过寝,果美人就算再有手段,也使不出来。听到凝贵妃这么一说,果美人眼前一亮,就要跪下谢恩。

    凝贵妃抬手挡住了,“你现在好歹也是个美人了,你起宫里大部分女人来,你也算是幸运儿,不必如此多礼。说不定,日后本宫还得仰仗着你呢!”

    “果儿不敢!”果美人垂着头,低声下气地应了一声,很好地将自己的不敢掩饰在眸底。

    **

    这天的早朝,天圣帝接见了风仓国的来使,却没有看见端丽公主。

    风仓国的使者是个五十来岁的精明老头,他将左手放在胸前,恭敬地朝天圣帝行了一个标准的风仓国礼,幽幽道,“尊敬的大夏国陛下,我们的公主身娇肉贵,不能忍受长途跋涉,是以还在来的路上,估计明天这个时候就能赶到。”

    “哦?那可需要朕派人去城门外接公主?”

    “那最好不过!”

    使臣与天圣帝相视一笑,颇有心照不宣的感觉。

    “九弟,你可愿意替朕走这一趟?”端丽公主身份尊贵,大夏朝当然不能随便派个什么人去接都可以的,满朝文武,除了几位皇子,就属楼焰心的身份与端丽公主最匹配,天圣帝这也是顺势而为了。

    要是九弟能一眼看上那端丽公主最好,若是看不上……那也没关系,依着他对端丽公主的调查。那可不是一站省油的灯,听闻她早就暗中倾慕楼焰心多年,是时候圆了她的心愿了。

    天圣帝笑眯眯地看着楼焰心,楼焰心面无表情地回应着,权当这是公事。

    了却了一桩心愿,天圣帝心情很好。一下早朝就奔向穆心瑜的千秋殿。这一个多月来,他可憋得慌了,今天终于可以不用再简单地搂着她入眠,彻夜转辗反侧,他要将以前的都补回来。

    他美滋滋地想着家人在怀时可能呈现的羞涩模样,越想越激动,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可是,一到千秋殿,天圣帝就怒了。

    “怎么回事?”

    安荣和向阳怎么都在这里?难道那丫头病了?

    天圣帝心中一个咯噔,大步跨了进去。

    “皇上!”紫丹眼眶红红肿肿的,一看就是哭过。

    “你家主子怎么了?”件紫丹哭成这样,认定穆心瑜不好了,皇帝的心跳似乎都漏了几拍。

    “圣上,瑜妃娘娘是怒气攻心,引发了心疾……”安荣上前一步,跪在地上颤抖着身子。

    天哪,他撒谎了,他居然对皇帝撒谎了。

    可对上穆心瑜那虚弱的笑容时,他有绷直了身体,抬头看着他们的皇上,“娘娘的身体,恐怕还要将养一段时间!”

    可皇帝现在满心满眼里都是脸色惨白虚弱不堪的穆心瑜,“丫头!”

    看着她这么难受还要坚持起身给自己行礼,天圣帝一把按住她的身子,“别乱动!”

    “今日有谁来过千秋殿?”好好的怎么会怒急攻心?

    天圣帝私心里已经认定了是后宫里的那群女人在作怪,脸上蒙上了一层寒霜,风雨欲来。

    “圣上,臣妾没事。”穆心瑜坚持要坐起来,天圣帝忙扶着她,给她添了一个柔软的靠枕。

    “你看你都成这样了,还说没事!”天圣帝不想在穆心瑜面前凶,所以,他将矛头指向了紫丹等一众宫女嬷嬷,“你说,今日有谁来过千秋殿?朕不是说过,若没有朕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到千秋殿打扰瑜妃娘娘吗?你们干什么吃的去了!”

    众宫女吓坏了,天圣帝发怒起来,那可是要命的啊。他都怪她们平时被穆心瑜这个好脾气的娘娘宠坏了,真不该放那老夫人进来。

    萍儿尤其后悔,当初她就不该听娘娘的话,让穆老夫人进来的。那个老夫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果然她没看错,穆老夫人一走,她们家娘娘就吐血了。

    实在太过分了!

    “圣上,是穆老夫人!”萍儿嘴快,跪爬到天圣帝面前,神情悲苦,“娘娘苦啊,奴婢有拦着的,是那老夫人应要闯进来,说是,说是要是不让她紧千秋殿,就是娘娘不孝,还把娘娘吵醒了,奴婢罪该万死!”

    话虽然说得没头没脑的,但天圣帝抓住了关键。

    “好个老太婆,真不要脸!朕真是对穆家太纵容的!”天圣帝咬牙切齿地说了这句话之后就没了下文。

    他不想让穆心瑜担心穆家的事,安抚了穆心瑜几句之后便出了千秋殿。

    小顺子跟在天圣帝身后,心里对穆心瑜佩服得五体投地。明明是她要将穆府置于死地,却偏偏让天圣帝认为是自己不想让穆心瑜担心,背着她处置了穆府。

    当日,一道圣旨悄无声息地送进了穆府,彻底抄了整个穆家,将穆青山革职流放,穆家老老小小全部被勒令离开京都。

    自此,京都再也没有穆家。

    这些,明面上穆心瑜一概不知,心里却还是感激着天圣帝为她所做的一切。可当她听说了楼焰心被拍去接应端丽公主时,对天圣帝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感激,又湮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