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52太后归来

152太后归来

    楼焰心被天圣帝派去码头迎接端丽公主了。

    据说与公主一同前来的,还有风仓国的五皇子百里封,原本路上天寒雪滑就不好走,加上那个娇滴滴的公主非要拉着自己的皇兄放慢速度,一边赏景,一边派遣使臣先前去大夏国应付好让天圣帝拍楼焰心来接自己。这路程,也就耽搁了下来。

    这不,老头子使臣先到了,主角却还在后头赏景游玩呢。

    传闻,端丽公主长得国色天香,有风仓第一美人的称号。

    穆心瑜其实也很想偷偷地跟着楼焰心去,看看她那个所谓的情敌,倒是是啥模样。无奈之前服用了药物,导致身体最近咳血不止,加上寒风摧残,她有些吃不消,便没有再执着要跟去了。

    与此同时,在京都的第一朵桃花迎着料峭春风在枝头颤颤绽放的时候,传回了太后回宫的消息。

    太后一直在宗庙祈福,按说前两个月就会回来一次的,由于今年的大雪阻挡了路程,耽搁了好些时候,这一拖便拖到了现在。

    由于太后早在宗庙庙的时候就听闻了穆心瑜的大名,她这次回宫只怕是少则半年,多则一年也不为奇,于是天圣帝让凝贵妃举办一场宴会,作为太后的洗尘接风宴,二来也是让穆心瑜正式见见自己的母后。

    据说这一次太后不是单独而来,她还携了大皇子景墨,另外还有景墨的一名爱妾以及其庶子一同到京。

    大皇子景墨,年岁与二皇子相差十一,如今都是四十出头了,他的那个庶子,据说是很得太后喜爱的。

    皇长孙么?穆心瑜暗自想着前世是否见过此人。

    这是新年后凝贵妃主持举行的第一场宴会,虽然如今凝贵妃缺了慕容家这个最有力的臂膀,然而其还掌管着凤印,统领着六宫,还有五皇子这个养子,也没有人敢随意的轻视她。

    而太后的回归,让各府的夫人们心里都有着各种各样的打算在心头转悠,怀着各种目的到了皇宫的宴会场所。

    穆心瑜作为天圣帝的宠妃,这次宴会等于是第一次和太后见面,自然是慎重之极。由于要参加宫中的宴会,不能打扮的过于随意,然而如果一味注重隆重,又会显得过于浮夸,只怕太后会不喜这样的打扮。

    据她了解,太后以前似乎是极讨厌她的生母昭阳公主的,太后此次回宫,说不定还准备了什么招数来为难她呢。

    紫丹一共挑了三套衣裙,都被穆心瑜摇头否了,最后想起在柜中有一套新作的流纱翠羽裙,拿出来给穆心瑜看了后,这才让她首肯,又盘了一个流云髻,点了碧玉珍珠,如同星辰散落在发间,最后簪了一只荷花蓝玉镶嵌点翠长簪,略施薄粉,这才与谢氏一同上了早就准备好了的马车,往宫中而去。

    皇宫里面的宴会,穆心瑜参加的不算多,也不算少了。只是这一次设宴的地方是在专门招待女眷的殿内,除却规模和装饰略有不同外,和皇宫里其他的大殿一般,都是金碧辉煌又透着皇家至高无上的威严。

    穆心瑜在宫女们的簇拥下到了殿中,便顿觉香风习习,千娇百媚的女子们都在里面交谈说笑其中人最密集的一团,穆心瑜想,应该就是这次设宴主要接待的人,太后娘娘了。

    名义上,这太后,也算是她的婆婆了。虽然对太后有着一丝紧张的臭媳妇见公婆的心里,然而此时她也不可能毫无礼仪的上前,分开那些上前搭话的夫人小姐们去抢着和太后说话,如此反而会显得她失礼。

    倒不是多敬重太后,只是不想日后再宫中多一个敌人罢了。

    “你来了。”景嬛清脆的嗓音从后方传来,惹得穆心瑜转过头来,看到她面上一脸的笑容,也被感染道,笑道:“是你!从后面来差点吓到我了呢!”

    景嬛一笑,看了一眼场中的人,大眼睛无聊的眨眨,“你总算是来了,都没人陪着我玩,她们都去那里了呢”

    景嬛所指的便是太后旁边那一圈人,不少夫人小姐都在那你一句我一句,气氛显得十分热络。景嬛不喜欢这样的应酬,也不喜欢太后那位一点都不慈祥的祖母,自然是觉得无趣的很。

    “宴会上就是如此了”穆心瑜举目望了一圈,“没看到景梵公主吗?”

    “你还盼着她来欺负你呢?”景嬛一直无聊的盯着入口处,好不容易等来了穆心瑜,就是没有看到其他人。

    两人正聊着,便看到果美人和一个夫人走了过来,果美人与穆心瑜不对头已经不是一日两日,只是那位脸生的夫人,长方的脸上也带着同样恨意的目光,让人有些费解。

    景嬛似乎看出穆心瑜的疑惑,附在耳边低声道:“她是果家七少奶奶贺氏,果七少在朝政上的官位仅仅在穆尚书之下。”

    短短两句话就将所有的关系都表达了出来,穆心瑜心中暗道,其实景嬛天真倒也不愚笨的,对这朝中的关系也极为关注,只是平时不怎么在意罢了。

    这位果七少夫人的夫君可是站在景翼那一派的,当初她进宫之时,曾暗示过天圣帝要小心果大人,后来穆远山被革职斩首之后,那位原本有希望晋升的果大人却忽然被降了职位,难怪乎他的夫人会生气。

    果七少夫人心头的恼怒在看到穆心瑜的时候,不可遏制的冲上了头,拉着与她一个战线的果美人就一起走了过来。

    “不管到哪里,都可以看到瑜妃娘娘的身影啊!”果美人过来后,先是行了一个礼,她与果七少夫人是同辈,眼下穆心瑜又是皇帝的宠妃,就算她心里多不福气,却也不得不先对着穆心瑜行礼,才能说出自己想要说的话。

    “果美人,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瑜妃娘娘家中是做生意而起的,据说当初在扬州的时候,还在外奔波处理生意,赢得了各处商人的赞誉,自然是活泼了一些了。”七少夫人虽然年岁和果美人相差不大,自然跟她相处融洽。

    眼下她和果美人一唱一和,表面上看起来是夸穆心瑜,其实就是故意大声在这里说出穆心瑜的出生,什么赢得各处商人的赞誉,隐喻穆心瑜到处抛头露面,和行商之人接触过密,意图往穆心瑜身上泼脏水。

    事实上,穆心瑜家族随时商人起家,但她这一辈甚至是穆远山那一辈,几乎都不从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