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53初见交锋

153初见交锋

    景嬛皱了皱眉,鼓着双颊要反驳,却被一只微凉的手拉住了动作,转头一看,穆心瑜正对着她微笑摇头,让她不要开腔这样的道行,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

    穆心瑜回过头来嫣然一笑,并未因为果美人和七少夫人的话而有所不忿,她先是望着七少夫人道:“夫人处处都能看到本妃,可见夫人和本妃的缘分不浅,不论去何处,你也会一同而去,用果美人的话来说,没想到夫人嫁人之后,依旧这么活泼”

    一个嫁为人妇的女子,应该在家中相夫教子,七少夫人说每次都能看到穆心瑜,这说明了她自己也是喜欢到处乱跑,比起穆心瑜这个当年还未出嫁女子,喜欢逛街赏景的情况来,这样松懈懒惰的妇人才真正被人不耻。

    更何况,如今她已人在深宫,根本就没有机会出宫去,这个七少夫人又是哪只眼睛看到她抛头露面了?

    感觉到周围夫人投射过来的目光,七少夫人脸面通红,不自在的缩了缩肩膀,一下子变得小家子的很,而穆心瑜看到这样的情况也不过是淡淡的一笑,转眸望着瞪着七少夫人,让她不要害怕的果美人,声音不急不缓道:“果美人对我家中的情况了如指掌,想必对于各家各户的情况也都是十分关心的,每日恐怕要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在打探上面,难怪果美人今十八了,才不得不嫁入宫中。”

    据她所知,果美人先前一直未曾嫁人,可不是为了嫁给天圣帝的,只是阴错阳差,几位成年的皇子对她皆没有意思,而她的年龄又摆在那里,只怕再过一两年,她就真的嫁不出去了,所以这才遵从家人的安排进宫伴驾。

    只听穆心瑜的话一结束,景嬛是笑出了声音,望着果美人烧得和猴子屁股的脸,实在忍不住的趴在穆心瑜怀里抖着肩膀笑。小鱼儿也实在是太毒了,一针见血,戳得果美人连说话还击的能力都没有了。

    穆心瑜望着景嬛,暗里摇了摇头,她也只是说了真话而已,这家伙笑成这样子做什么。

    而此时,穆心瑜的到来,也让众人注意到了,今日来的是太后,接受瞩目的自然会有穆心瑜。所有人的眼底都带着一种复杂,特别是小姐们在看到这一幕后,停下了相互说笑的动作,手里的丝帕捏的紧紧的,想看这位从商贾之家做到瑜妃娘娘的穆心瑜,能不能让太后看了满意。

    人群就这样慢慢的分开,特意给太后留出了路来看向穆心瑜。

    感受到这种突然安静的气氛,穆心瑜缓缓转身,便看到在人群之中,一位身着极其隆重的华丽宫装的贵妇人在一群人的花团锦簇的簇拥下走了过来,站到了距离穆心瑜的一丈之处,便退下来。

    殿中十分安静,而穆心瑜则望着眼前的华服妇人,大方自然的行了一个标准的礼,“臣妾见过太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太后看起来五十岁有余,和老夫人的年纪差不多大,保养得宜脸上一双长方形的眼眸极其有神,顾盼之间有一种女人的妩媚和夫人的威严,头上梳着高髻,簪着凤级的九尾凤簪,各色宝石在殿中的光辉下闪烁,然却不觉得过分艳丽,脸上庄严肃穆,不笑的时候,脸色看起来有点冷,然而身上铁锈红的宫装却将她的面色衬得多了一种丰润的红,看来这些年太后过得挺滋润。

    她在打量太后的时候,太后也同样在打量穆心瑜,她来京之前,就听到皇儿对这个瑜妃极为宠爱,本以为是一名粗俗不堪而运气颇佳的女子,然而此时看她,身上的衣服华而不艳,装束简单而不简陋,举止仪态无不是进退有度。方才面对别人的挑衅时,也是自信沉着的应对,双眸始终带着一股冷静的色彩,让她不得不对这位瑜妃娘娘在心中有了新的估量。

    穆心瑜知道太后在打量自己,而这样的打量是避免不了的。因为她是太后,是皇帝的母亲,所以她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在这位名义上的婆婆面前,嘴角始终挂着浅浅的微笑,不卑不亢,从容应对。

    她知道能在花心风流的先帝身边笑傲到最后的太后,必然不是肤浅之辈,而方才只看了太后一眼,便知道这位老婆婆是一个在宅门里的高手。

    太后至始至终都未曾在面上,眼底流露出一丝其他的情绪,在打量完穆心瑜之后,嘴角弯起了一丝弧度,带着恰到好处的慈爱笑容,声音缓缓如同温暖的玉石交击在一起,开口道:“起来吧”

    “谢太后。”穆心瑜这才从从容容的站起来,至始至终,没有因为弯曲得太久而导致身子歪了摇了,这样的好礼仪,也使得旁边的夫人暗暗咬牙,人家一个商人之女的礼仪都能做的这样好,自己的女儿礼仪一定也得好好抓一抓,也许像穆心瑜一样,钓到瑾皇上那样的金龟婿是不可能了,但是能嫁给皇子皇子,也是极好的。听说太后此次还带回了皇长孙呢。

    “你就是楼哥哥喜欢的那个女人吗?”站在太后旁边的一位女子,此时笑盈盈的开口了。

    因为她话中的‘楼哥哥’三个字,让所有人的注意力瞬间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但见那女子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一张脸蛋生的十分的清雅,秋水为眸,柳叶为眉,淡淡的樱唇小而形状好看,鼻尖翘起,带着一点点俏皮的角度,肌肤白腻似凝脂,挽着牡丹髻,上面点缀了几颗金刚石的发簪。

    从太后进来之后,她便一直跟在身后,并未开口说话,而太后也未曾介绍过她的身份。

    众人纷纷在心里猜测她的身份,看她身上的锦衣丽裙,全身的钗饰并不像是丫鬟宫女,然她一直沉默的样子,却让人又觉得她的身份不是那么重要如今一开口,却显出别样的不同来了。

    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叫九王爷为‘楼哥哥’的,这里头的尊卑区别,身份讲究可大了。

    可看这女子喊出来如此顺溜,就像是喊了千百遍一般的顺口,而太后也没有因她出声而露出其他的表情,显然是默认了这个称呼。

    穆心瑜看着这个女子,她秋水眸中带着点点笑意,目光里带着好奇和欢喜,眸底深处涌现一丝莫名的情绪,在穆心瑜还来不及看清楚的时候,已消失不见。

    穆心瑜微微一勾唇,也含笑回道:“不知姑娘是谁家的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