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54韩家雅儿

154韩家雅儿

    这里的人都知道她的身份是什么,她也无需再证明,不过眼前这个女子,看样子不像是楼焰心的妹妹呢。

    “瑜妃娘娘,我是韩雅儿。”少女从对着穆心瑜杆一疙子,穆心瑜从她的姿势看,自是下过一番苦功的。而观察这个韩雅儿说话的时候,穆心瑜发现,她虽然说话娇俏了一点,然而表情和举止,和太后有着几分相似的地方。

    “本妃既已入宫伴驾,自封妃之日起便是皇上的人,望韩小姐莫要乱说话,以免冲撞了皇恩。”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个韩雅儿,应该是经常呆在太后身边的,而且在太后跟前也有一定的地位,否则的话,太后是不会在今日这样的场合将她带出来。

    而太后的娘家并不姓韩,这位韩姑娘具体是什么身份,为何随着太后到京城而来,其中的意味就值得人好好的推敲推敲了。

    韩雅儿目光落到穆心瑜不动如山的眼眸上,看到那张牡丹一般艳丽的面容,顿时觉得心里有些别扭了起来。

    美女总是有一种天性,看到与自己一样是美人的女子,就会不由自主的去对比,看看自己有没有哪处能比对方好一些,如此才能平衡。

    然,韩雅儿对比下来,穆心瑜的皮肤白里透红,不同于平常的那种透白,也不同于施了脂粉的红,更有一种天然的自然红润,充满了诱惑而眼睛,是最美丽的凤眸,又贵气又妩媚,顾盼之间如神女回眸,再看身材,全身体态纤细,腰如蜜蜂,盈盈一握,似乎风吹便会折断一般,而偏偏****却高高耸起,虽然衣裙宽松,然而却能看到那侧峰起伏,一看便知丰满如山……

    普普通通的商人后裔,怎么会生的这样漂亮,这样的完美,且瘦且丰满,就算她是女子,也觉得穆心瑜的美太过夺目了一些。不是她觉得自己的容貌比不上穆心瑜,她自己也是雅致如烟的美女,只是同样的美丽在一起,穆心瑜的容貌总是有一种耀眼的感觉,让人会不由自主的忽视其他的一切,关注她的繁丽妍美。

    韩雅儿对比之下,眸子里便露出了些微的羡慕,穆心瑜自然敏感的把握了这一点,然现在还不知道这位韩雅儿的出现是为何,她眼眸注视着韩雅儿的秋水瞳眸,含笑的望着她,淡然的开口道:“原来是韩姑娘,本妃在京中久未见过姑娘,想必你是第一次到京城吧!”

    太后一直默默的观察着穆心瑜的举止,见她落落大方,丝毫不输于韩雅儿,美目里闪过一丝瞳芒,缓缓开口道:“雅儿从小在我身边长大,未曾来过京都,瑜妃你当然未曾见过。”

    穆心瑜听到太后的话,此时太后称呼她为瑜妃,语气生冷寡淡,这是对自己表示不满了吗?

    不过,她也不求太后能觉得自己格外入眼,只要太后不找她的麻烦就万事大吉了。

    由于是宴会,太后还有其他人要应付,那些夫人小姐见没有什么好戏看,此时也忙着继续交际去了,不过刚才一直被人忽略的韩雅儿,此时也有不少的夫人小姐去旁敲侧击,想要知道她的身份。

    毕竟能从小养在太后身边的,又是当作女儿一般的样子,还带着出席今日这样的接风宴,必定不会是寻常的女子。

    不过没想到,韩雅儿却像是十分会应酬的,巧笑倩兮的应对着所有人,任那些夫人小姐如何与她交谈,她都能将话语非常好的圆了过去。问了半天,夫人小姐们还都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身份,更显得韩雅儿的身份神秘了

    半晌之后,凝贵妃也由人扶着上了殿中,给太后行了大礼之后,坐到了位置太后旁边偏侧的位置上,开始了这一场接风宴。

    太后喝了点小酒,精明老练的目光在底下人群中淡淡一扫,便起身回了自己的宫殿,让年轻人们自己玩乐去。

    穆心瑜见太后似乎并不是特别关注自己,心中的不安却没有减少半分。

    刚才太后打量自己时,她的眸光中总给人一种通过她在看另一个人的感觉。那种感觉,让她觉得窒息。

    就在宴会快要散场之时,一位宫人到了穆心瑜的面前,恭谨道:“太后宣瑜妃娘娘到慈安宫一见。”

    穆心瑜眸中流露出一丝了然。

    不管什么缘由,太后宣召,她总是要过去的。

    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穆心瑜淡淡一笑,“请公公前面带路!”

    那位宫人是太后身边的郭公公,在宫中摸滚了数十年,老皱的面容上一双眯缝眼带着不容人糊弄的眼光一直看着云卿的动作,素闻瑜妃娘娘美貌,性格又温婉柔弱,此时见着才知道和传言是不同的,并没有其他那些小姐的傲气,望着他们这些宫中奴才的时候,带着不可一世的眼神,让人觉得心里不痛快。

    再看她刚才与身边两位小姐说的话,便可看出她心中的谨慎和聪慧瑞敏之人,才十五岁的年纪,就一下子升到了瑜妃的位置,还让陛下恩宠不断,这的确不是一个普通女子可以做到的,那温婉柔弱的笑容下藏着的应该是一颗玲珑剔透的心呀。

    “娘娘,这边请。”郭公公听穆心瑜的话后,面上的笑容将皱纹叠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后,便请了穆心瑜上早就准备好的小轿之中。

    四抬小轿经过长长的径道,两边朱红的宫墙沁出一大片大片的湿迹,还带着冬日的寒冷,像是冰块结在了墙面。

    穆心瑜没有去看这春寒的宫中景色,而是坐在轿中,整理思绪,以便到了慈安宫时好应对太后。

    太后被天圣帝尊为母后皇太后,居住在慈安宫里,象征着太后在后宫尊贵的权利和身份。

    只是这太后幽居在慈安宫多年,后来又自请去宗庙为先帝祈福,此次再次出来的机缘也实在是太巧了。

    四皇子如今在朝中的呼声非常之高,隐隐有压下三皇子和五皇子的势头,当初握在穆家手中的三十万兵权,如今全数收到了天圣帝的手中。然而大夏周围群国环视,皇上不能将所有兵权都只捏不放,所以各派之间的斗争表面上看是平静,实则已经闹成了一团,纷纷想要争夺这一份兵权。

    如今四皇子的手中的势力,已经越来越不可控制了。而太后此时带着大皇子回宫,是不是又想掺和其中呢?

    或者……她仅仅是为了对付自己?想到她身边的那个韩雅儿,穆心瑜心中总觉得此事不简单。

    就在穆心瑜左思右想之时,便听到郭公公在外头唱到:“瑜妃娘娘,慈安宫已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