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55太后召见

155太后召见

    听到外面的声音,穆心瑜将脑中的思绪收起,面上挂着浅浅的微笑下了小轿,迎面便是红柱蓝漆的飞檐拱阁的慈安宫主殿。

    与她的千秋殿相比,慈安宫的规模和占地目视是一样的这也是当然,既然明帝立了她为太后,自然不会在如此明显的地方给与人话柄。然而随着郭公公带着走进殿内,两者之间的区别便渐渐呈现在了穆心瑜的眼底

    从进了殿门起,穆心瑜便闻的一股浓郁的檀香味,这样的味道,只有长久经年的烧焚檀香才会留下,沁入到屋中的每一个角落之中而屋中的布置也已素雅和深青为主,没有凝贵妃住的永和殿的富丽堂皇,金碧辉煌,然而可以从屋中摆设和挂着的字画上看出太后的出身和喜好。

    太后是孔家老太爷的嫡女,当初先帝选秀之时,便将太后指为了皇后。生为孔家的嫡女,太后自然是自幼饱读诗书,与先帝是琴瑟和鸣,月下对诗,感情颇好,是朝中的一段美谈。

    郭公公带着穆心瑜进了主殿之后,并未停下,而是又带着穆心瑜走到了一间偏殿之中,屋中烧着炭盆,比起外面来要暖和的多,然而此殿里却供放着诸多菩萨的法身,几圈檀香正在香炉慢慢的燃烧着。

    太后手握着一串紫檀木碧玉佛珠,站在菩萨前,正合十拜着,穆心瑜看到她穿着深棕色绣佛经的长袍和瘦长的背影,梳得整齐的发髻上只简单的簪了个羊脂玉的钗子,显示着太后的尊贵身份。

    郭公公带着穆心瑜站到一旁,直到太后拜完之后,伺候太后的英嬷嬷猜才向前小声道:“太后,瑜妃娘娘来了。”

    “人来了!”带着一点沙哑的嗓音,太后扶着英嬷嬷的手转身过来,一双眼睛虽然布满了皱纹,然而让人望上去,只觉得像一汪古井一般,看不到里面的神色。如果要穆心瑜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就像是那些摆在台上的菩萨一样,两眼有光,然而却无法窥探里面所有的想法。

    “臣妾参见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穆心瑜领着紫丹走上前,朝着太后行了一个规规矩矩的跪拜大礼,双手交叠在额头。

    太后淡淡的笑了,目光如炬的望着跪拜在地上的身姿,从容缓慢的声音如同殿中飘着的檀香,有一股宁和神秘的意味,“倒是个有礼的孩子地上凉,别寒了膝盖,起来吧。”随后扶着英嬷嬷的手,朝着上座走去。

    “多谢太后关心。”穆心瑜和紫丹听了这话才起身,从太后刚才的话来听,果然是特意让她过来的,并且是因为听了其他的言语唤她过来,只是刚才自己那番表现,让太后还是满意作为诗书之家的,自然礼仪不可少,穆心瑜进殿之后就发现这里极为安静,然而宫女内侍却不少,想必太后是个极为注重礼仪的人,半点都不能疏忽。

    她是听闻了自己冠宠后宫才匆匆赶回来的,那么,穆心瑜心底猜测,太后叫自己来,多少有些意思她都能猜得出的。无非就是要让皇上雨露均沾,莫要让人诟病了咱们大夏朝,做那祸国的妖女云云此类。

    “自皇后病逝之后,皇帝将哀家请出慈安宫看着六宫上下,就常听起左右的人说起瑜妃你的事。你曾义勇的替皇帝挡了箭,体贴的照顾圣上,按理来说哀家本来早就要召见你的。只不过哀家身子不大好,寒天雪地的恐你也不喜,今日正好趁着喜庆进京,便宣了人让你过来瞧一瞧,的确是个不错的孩子。”

    太后的脸颊瘦削,带着一种人到老年的干皱,然而却不会显得人过分的凌厉,可能由于常年的吃斋礼佛,反而有一种和气和慈祥,说话的时候不高不低,不急不缓。

    然而穆心瑜听完她的话,当即往前一步,半垂颔首,屈膝做福道:“臣妾本是一扬州商贾后裔,侥幸能为陛下遮难,是臣女的荣幸,承蒙陛下的圣恩,能封得瑜妃之位,然而终究是自小门户不高,不识得朝政大事,也就只能在后宫做好分内之事,为皇上除忧,不敢称功。”

    太后听了穆心瑜的话,面上的笑意稍微浓了些,在古井般的眸子里就如同石沉大海,让人摸不到真正的意图,只是从皱纹的深度,还是能感受到太后的满意,“瑜妃也不需要妄自菲薄,商贾之女只是过去的身份,如今你已经是我朝皇帝亲封的瑜妃,任谁也不能小瞧了你去。”

    直到太后说了这句话后,穆心瑜在心里才舒了口气。太后刚才的话,看起来和和气气的,其实藏着莫大的锋芒。太后是在暗指穆心瑜进宫,这么久都未曾来拜见她这个太后,反而要太后宣召,才肯一来,暗指责她不知礼数。

    而穆心瑜刚才便是将自己出自商家,不懂后宫诸事,只懂得照顾皇上,这才忘了该有的礼数。

    在这后宫中,听到的每一句话,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要细细思量其中的意思,才能不被人抓住把柄。就算太后满屋子都是菩萨和檀香,身上穿的是佛经,然而却是生活在后宫之中,成长于唇枪舌筋厉害的朱墙之内,亦免不了如此。

    刚才太后故意在那敬香礼佛,只怕是要放松穆心瑜的警惕,让她故意以为太后是一个一心向佛的人而忽略了言语里隐藏的含意吧。

    若不是她在轿中一直都怀疑太后忽然回宫事出有因,对太后的话始终提高警惕,也许在这种静和宁谧的氛围里,的确会不知不觉的放松警惕。

    穆心瑜的姿态更为端庄,眉目流转,微微一笑,道:“臣妾的一切都是太后和陛下所给,一直放在心中,不甚感激。”

    英嬷嬷眼中微露一丝欣赏的望着穆心瑜,这谢恩可是个技巧,太后刚回宫,这女人之前连太后的面都未曾见着,谢恩的时候,却是将太后放在前头,然而太后是陛下的亲生母亲,如此表达,既不偏颇,也不失礼。

    英嬷嬷的目光在穆心瑜的脸上转了转,精锐的目光中透出一抹讶异后,飞快的收在了心底。看来太后说的没错,这个穆心瑜绝对是个巧人儿。要是能够收为己用,那倒是不错的。

    “倒是有一张巧嘴,难怪皇帝喜欢你,赐你瑜妃称号,哀家也觉得不错。”太后望着穆心瑜,嘴角的笑纹越发的深了,虽然她的动作始终缓而慢,但是举手投足间那种威严淡淡的散发出来,让人绝不会将她当作普通礼佛的老妇。太后转身望了英嬷嬷一眼,英嬷嬷点头往内殿中走去。

    太后咳了一声后,指着一张椅子道:“你坐吧。”

    穆心瑜谢恩,斜签了身子坐在椅子上,看到太后咳嗽的时候,脸色微红,知道她是受了风寒。然而她却当作不知道,这宫中御医太多,一个风寒随便能治好,她才不会过分好心,要去给太后诊治。如今她因为身份的原因,就被四面八方的人关注,若是又说出太后的病来,岂不是惹是非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