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58再次出手

158再次出手

    “穆五小姐,别怪瑜妃姐姐,她身子还没恢复好,行动不便,不是故意将汤泼到你身上的……”华妃急声为穆心瑜说好话,并快速拿了丝帕,准备擦拭穆灵胸口的汤。

    奇怪,自己明明设计穆心瑜将汤泼到穆灵头上,怎么会泼到了胸口?

    不过,终归是设计到了穆心瑜,虽说她是身子弱,却不至于笨到连个碗都端不住,泼了穆灵一身汤,她绝对够尴尬,看她今天如何收场!

    华妃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宴会厅里大部分人听到,瞬间,许多大臣的目光都望向了穆心瑜和穆灵两人,就连比酒量比的正激烈的景翼与百里封都停下动作,向这边望来。

    华妃倾下身体,手中丝帕在穆灵胸口的浓汤上来回擦拭,可随着她的擦拭,胸口的衣服不但没有干净,反而由一小片,晕染成大片,越来越脏……

    大臣们暗暗叹气,这人是谁,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狼狈成这种模样,丢人丢到家了,只怕无人愿意求娶……

    目光转向穆心瑜,大臣们的目光中分明带着疑惑与不解,瑜妃娘娘身子已经好了大半,动作应该不至于如此笨拙,怎会将汤洒到别人身上,不会是故意的吧……

    穆灵也紧紧皱起了眉头,穆心瑜的汤端的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泼到自己身上来,她不会是故意的吧,想让自己在皇上,大臣们面前出丑……

    穆心瑜轻柔浅笑,华妃方才故意撞自己,目的,是想让自己泼穆灵一身汤。穆灵的狼狈不堪展于众人面前,她一定会恨死了自己,与自己再次反目成仇,自己的计划不成功不说,还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华妃已经先发制人,让众人以为汤是穆心瑜不小心才泼的,如果她解释,说华妃先撞了她,别人定会以为她在推卸责任,还恩将仇报,诬陷华妃。

    穆家倒台,穆灵已经无路可走,不得已投奔了自己,如今……

    被众人冤枉,再被穆灵记恨,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未必!

    穆心瑜轻轻笑着,低头望向穆灵,清冷的眸底,暗光闪现:“妹妹,夏天的衣服染了污迹,是很容易清理的!”

    暗自懊恼,狠狠责怪穆心瑜的穆灵眼睛一亮:“多谢姐姐,污迹不必擦拭了,我有更好的办法清除!”

    她是聪明人,从小老夫人就夸奖过自己脑子灵活,穆心瑜如此一说,穆灵当即反应过来。她还没借此机会攀上皇帝,现在还不是跟穆心瑜结仇的时候。

    即便皇帝看不上她,那也无所谓,大殿上有那么多的青年才俊,有皇子王爷,还有异国皇子。

    她,要抓住这次的机会。

    脑袋里转了一个圈,推开帮她擦拭污迹的华妃,小手伸向腰带上方,轻轻一揭,一层薄薄的纱脱了下来,衣服上晕染的大片污迹瞬间消失不见,穆灵轻轻笑着,美若天仙,光彩照人。

    瞬间,所有人的赞赏的目光全都望到了穆灵身上,甚至于,景翼,三皇子也注意到穆灵了,原穆尚书府的千金,穆心瑜的亲妹妹,果然聪明,与众不同!

    只有百里封眼底隐晦不明,他还不知道穆灵是哪家的小姐,心中却已经有了计较,暗暗喝着酒,面上不动声色。

    这是怎么回事?华妃瞬间怔愣,好好的衣服上,怎么能揭下一层纱,还连带着,将污迹也揭走了?

    穆心瑜轻轻笑着,用只有她和华妃能听到的声音解释:“夏天天热,衣服容易脏,可出门访友时,又不能带着多套衣服一同前往,大夏裁缝就想了个非常特殊的方法,衣服用许多层纱制作,外层或里层脏了,就脱掉,纱很轻,也很薄,清洗后,很快就会干……”

    穆心瑜挑衅的目光望向华妃,“要怪只能怪你自己,谁让你是离月国公主,对大夏的衣服不了解了呢!”

    没错,华妃是离月国的公主,半年前因离月国战败,向谢靖投降后便将公主下嫁到了大夏,战败国的公主,自然是不能配给皇子们的,天圣帝见这离月国公主有几分姿色,便自己收了,封了华妃好好供养在后宫,也算是对离月国投降的一个友好交代。

    华妃气的咬牙切齿,狠瞪着穆心瑜,美眸中怒火燃烧,却又无计可施,穆心瑜,算你厉害。什么凝贵妃,离月国一国公主用得着去巴结一个过气的妃子?真是可笑,这华妃……别以为她不知道是太后娘娘的人!

    太后娘娘呵,看来她是见那玛瑙珠子对自己没起什么作用,按捺不住要再次对自己出手了。太后也是个小心谨慎的,紫丹送过的布料,太后看了一眼之后就一匹不落收了,却将之束之高阁。但她可不是为了让太后穿上那布料做的衣服那么简单,等过不了多久,她就知道那布料的厉害之处了。

    穆心瑜悄悄望了一眼景翼,他正目不转睛的紧盯着穆灵,阴冷的眸底,隐有不明光芒闪烁。

    穆心瑜扬唇浅笑,自己的计划,成功大半了,原本,她可以将功补过,亲自为穆灵解下那层薄纱,不过,她想要穆灵在众人面前表现表现,出出风头,引人注目,而她,则需要保持低调,让人越忽略越好,否则被人看出端倪,她的计划,可就不好进行了,故而,她只是委婉的提醒穆灵衣服可以解纱除污。

    “请问姑娘芳名?”景翼放下酒杯,目光灼灼,直视穆灵,性感的薄唇上还留有一滴摇摇欲滴的美酒。

    穆灵是谁,他很清楚。只不过,这样的场合,不适合他知晓穆灵的身份。

    累丝金珠簪,枣红色镶钻湘裙,细腻的肌肤,精致的锁骨都在雪纺纱衣下若隐若现,若人遐思,胸脯饱满,身材玲珑有致,的确是个人间尤物。

    他瞥了一眼穆灵身边的穆心瑜,眼中露出一抹可惜。这女人比起穆灵来,容貌自是更胜一筹,只是……她已经是父皇的宠妃,自己再怎么肖想,也无法得到。而她身边这一位……嗯,长得跟穆心瑜又五六分的神似。

    景翼的心开始飘起来,若是将她压在身下,又是怎样一番滋味?

    “臣女前尚书穆远山之女,行五,穆灵见过四皇子!”穆灵站起身,对景翼盈盈行礼,嘴角带笑,眸底如一汪清澈泉水,一眼便可望到底,穆心瑜轻轻转过身,吩咐宫女将染了污迹的雪纺纱拿去清洗,这是穆灵表现的好机会,她可不能抢了人家的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