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61有惊无险

161有惊无险

    过去一把抱住他精瘦的腰,闻着他身上好闻的异香,心中更加平静。

    皇帝今夜不会来千秋殿了,后宫新进了几位美人,自己身子又出了差错,他这会儿估计忙得不亦乐乎呢。天圣帝本就是一匹老色马,加上最近得了景翼从外头找来的什么曾国师,天天迷上了长生不老丹药。已经很久没有到过她的千秋殿了,只是可能是觉得她软弱好相处,偶尔处理完正是心情烦躁的时候,还会留在千秋殿过夜。

    但由于她现在旧疾复发,身子骨不好,一个多月来也未能侍寝,倒是让穆心瑜松了口气。

    楼焰心倒了杯清茶,递给穆心瑜,“景翼最近几年都在边关部署,而且目前兵部调来跟随他的部下,就是那些边些将士,淑妃的娘家,又在当年的叛乱中死伤大半,渐渐走向没落,帮不上他什么忙,他在京城没什么势力,而三皇子,多年培养的势力都在京都,如果他敢和三皇子争位,未必会输!”

    “他刚才在宴会厅,拉拢风仓国五皇子百里封,又迎娶准备迎娶穆灵,分明就是在积蓄实力!”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风仓国曾经是与大夏齐名的国家,虽然如今国力不怎么样,却也不容小视,百里封和景翼成为好友,风仓国支持他做皇帝的可能性就会增加,如果他迎娶的侧妃多了,还怕没有大臣支持他么!

    “四皇子厉害,三皇子也不是简单人物,让他们两个去斗吧,胜者为王!”皇储之争,每代都不能幸免,楼焰心可不想搅进这潭混水。“小心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除了三皇子与景翼外,皇宫里还有一个对皇位虎视眈眈的凝贵妃,养在她膝下的五皇子可是已经长大了。

    想到前几日,看到的小皇子,穆心瑜轻轻摇头,凝贵妃的儿子还太小,也没什么心机,论才华,能力,都是赶不上景睿和景翼的。

    “皇储之争,倒是给许多想爬高位的大臣创造了机会,只要意志坚定,一心一意追随一名皇子,他就有成功的可能,反之,摇摆不定,或置身事外,都不可能被重用!”

    楼焰心是皇室之人,深知朝堂的生存之道,一国之君喜欢对自己忠心耿耿的臣子,讨厌曾追随过别人的大臣,无论那大臣再如何忠心,都不会再得到他的信任。

    “你放心,无论是谁上位,景翼都没有可能!”既然他的小鱼儿不喜欢景翼上位,帮帮她又何妨。

    穆心瑜心底一阵柔软,她的楼焰心就是这么霸气能干,双手搂进了他的腰肢。

    楼焰心抱着穆心瑜,准备好好大战三百回合,一名暗卫凭空出现,目光焦急:“主子!”

    望望楼焰心怀中的穆心瑜,欲言又止:“手下禀报的事情,有些血腥,恐惊到夫人……”

    楼焰心宝贝这位瑜妃娘娘之事,暗卫们都知道,穆心瑜又曝出身子不舒服的事,万一自己的禀报让穆心瑜有什么不适的反应,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楼焰心本想将穆心瑜先就地正法了,再听侍卫禀报,可穆心瑜看侍卫神色焦急,事情肯定是十万火急,容不得耽搁,便让楼焰心将她放了下来:“你处理事情吧,我先睡了!”

    夜色很深,千秋殿的走廊上都亮着灯,昏黄的光,照的树影斑驳,婆娑,不远处,侍卫们手持火把,来来回回的巡逻,穆心瑜扶着紫丹的手,缓步走在小路上,阵阵清风吹过,难受的胸口好受许多。

    想到皇上宣布赐婚时,穆灵欣喜若狂的眼神,穆心瑜扬唇冷笑,她以为嫁给四皇子做正妃,就是嫁入福地,享受荣华富贵?恰恰相反,嫁入皇室,她就进了地狱,成为景翼的女人,就是她恶楚的开始!

    门外,暗卫禀报完事情,快速退去,楼焰心目光深邃,眸底隐有寒光闪现,设计暗害小鱼儿的居然是她,自己绝不轻饶!

    转身正欲回府,一道修长的白色身影飘飘而来:“妹夫!”

    楼焰心皱了皱眉,回头一望,正是穆子年,身后还跟着笑意盈盈的一位姑娘。

    “有事?”没有半句废话,楼焰心直接开门见山。

    他们打扰到他和小鱼儿的相聚了!

    “我有件事情想和妹夫商量!”穆子年轻轻笑着,温和有礼。

    “夜很深了,我有些累,什么事非要今天谈,明天说不也一样?”楼焰心懒得和穆子年废话,直接下了逐客令,身后的女人,被他彻底无视。

    楼焰心语气冰漠,穆子年毫不在意,淡笑依旧:“就几句话,我说完就走!”

    楼焰心不欢迎他,他还不想来呢。若不是为了瑜儿,他犯得着来这里看这厮的脸色?当真是不识好人心!

    千秋殿花园那里没有走廊,凉亭中倒是燃着一盏灯笼,不过,光线昏暗,天上又没有月光,四周有些黑,不过,还是能看清前行路的。

    “呼呼呼!”轻轻的风,突然凌厉起来,风中透出丝丝危险气息,穆心瑜凝神细听,除了风声,别无其他,时时响在不远处的巡逻侍卫脚步声,居然也消失无踪。

    “啪!”不知何物打中了灯笼,灯笼掉落,天地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身后的丫鬟有些惊慌:“来……”声音刚刚发出,还不是很清析,就没了声响。

    “砰砰砰!”熟悉的亲切感在心中腾起,身后响起一阵人体倒地声,就连穆心瑜身侧的紫丹都未能幸免,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快的让人来不及反应。

    强势的掌力袭来,穆心瑜瞬间回神,快速侧身躲避,可那人好像早有防备,伸手抓住穆心瑜的同时,如铁钳般的大手狠狠掐到了她脖子上。

    男子除却眼睛外,全身上下都笼罩在黑色之中,露在黑色面巾外的眼睛迸射出道道寒光,似要将人冰封。

    呼吸受阻,穆心瑜非常难受,说不出话,不能求救,用力拍打黑衣人的胳膊,黑衣人不为所动,掐着慕容雨脖颈的大手越收越紧,黑夜中,穆心瑜居然能看到他指节由于太过用力而微微泛白,清晰的经脉纹路鼓起。

    他要杀她!

    穆心瑜挣脱不开黑衣人,只觉自己肺中的空气越来越少,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也越来越模糊,漂亮的眼睛狠狠瞪着黑衣人,清冷的眸底寒光迸射……

    他是奉命来杀自己的,前段时间几次三番与自己的相遇,都是他亲自制造,方便观察自己的生活习惯与规律,从而找到下手的最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