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63查出有孕

163查出有孕

    穆心瑜心思婉转,她不是不谙世事,相反,经历过了前世,她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是怀孕了。

    安荣摘下穆心瑜手上系着的悬丝,跪在地上,“恭喜皇上,恭喜娘娘,娘娘有喜了!”

    果然!

    “胎儿怎么样?”天圣帝心情大好。这些天,他正被朝中党争弄得焦头烂额,如今这个消息以来,又被这个消息弄得又惊又喜,本以为齐贵妃所生的八皇子是他这辈子最后一个孩子了,没想到穆心瑜竟然怀上了他的孩子。

    穆心瑜的心,却忽然一凉,双手抱住了肚子。

    这孩子,不用说,是楼焰心的。可是,这两个多月来,自己都没有跟天圣帝同床。而她的月事,上个月没来,明显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不是天圣帝的,若是被他发现……

    不,不能让安荣说出去。

    安荣说了一箩筐的好话恭喜,正准备回答天圣帝的话,告诉他孩子才一个多月,,要注意哪些事宜,不明白穆心瑜为什么忽然抓住了自己的手。

    “娘娘?”见她忽然抱住肚子,以为孩子出了什么问题,心下也是一慌。

    天圣帝正沉浸在喜悦之中,见穆心瑜如此反应,也是着实吓的不轻。这丫头身子本就不好,若是孩子出了什么事,她一定会雪上加霜。

    “怎么了,丫头?”

    天圣帝没有怀疑穆心瑜怀上的孩子不是他的,在他看来,穆心瑜的身边只有自己一个男人,她又那么依赖自己喜爱自己,除了自己,再没有第二个男子碰过穆心瑜。对于神智迷离的一夜,天圣帝有着依稀的印象,那一夜他要了穆心瑜不止一次,前两个月他又忍不住没听太医的话,要了她几次,还差点将她弄出救疾来。这个小丫头是个好生养的,天圣帝在心里欣喜地想道。

    “没事,圣上!”穆心瑜摇摇头,偎依在天圣帝的怀里,而天圣帝被她这么一弄,已经忘记了要问胎儿月份的事,安荣也没好意思再说。在他看来,天圣帝天天来穆心瑜的千秋殿,不能怀上,那才有鬼。

    “赏!”天圣帝对安荣道,“宫里所有人朕都要赏!”

    “臣谢圣上!”安荣谢恩,他并不知道天圣帝其实并没有跟穆心瑜真的做过什么,每次穆心瑜都是点燃了楼焰心给的迷香,让天圣帝陷入了一种自以为在干活的假象状态,他诊出穆心瑜的脉象是如珠走盘的滑脉之后,也诊出穆心瑜怀胎可能在上月,仔细问了穆心瑜停经的日子后,估算出穆心瑜已经怀胎将近两个月。

    对于活了两辈子的穆心瑜来说,算自己怀孕的日子自然能算得准,报出来的日子,也就是要让安荣算出的日子,跟天圣帝心里,与她在去前两个月的某一夜对上。

    所以,安荣说了一个月份,让穆心瑜终于放下了心。只是,这孩子若是到了足月生产,必定会引人怀疑,故而,她要提前做好万全的准备,必要的时候,催产也要让孩子早出生一个月。

    出了千秋殿,荣双却跟天圣帝道:“圣上,臣还有一言,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有话你就说。”

    “这些话臣没敢与瑜妃娘娘说。”

    天圣帝听安荣这么一说,脸上欣喜的笑容一敛,“她这一胎有问题?”

    “圣上,瑜妃娘娘本身有心疾,怀胎生产,以娘娘现在的身体而言,负担过大。况且……”

    “况且什么?你倒是说啊!”天圣帝看安荣话说了一半不说了,便催道。

    安荣扑通一下给天圣帝跪下后,说道:“圣上,臣事前不知道娘娘怀了龙胎,所以给娘娘开的药里,有些药劲颇大的药,所以臣,圣上,幸好圣上与安主子鸿福齐天,娘娘能保住腹中的龙种,否则,臣万死难辞其罪。”

    天圣帝也想起了穆心瑜喝得那些闻着就让人难以下咽的药,倒吸了一口冷气,“她和孩子到底会不会有事?你给朕老实说!”

    “臣让娘娘卧床养胎三月,三月之后再看情况如何。”

    天圣帝双目一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三个月后,朕的这个孩子还不一定能保住?”“臣该死!”安荣不敢跟天圣帝打这个包票,安穆心瑜的身体不好是事实,万一到时候胎儿保不住,那他还不如现在就让天圣帝知道最坏的情况是什么。

    天圣帝方才还欣喜若狂的心情现在又冷了下来,瞪着跪在御书案下的安荣。

    安荣也不敢抬头,就这么跪伏在地上。

    御书房里的气氛在这一刻几乎可以凝结成冰了。

    小顺子缩在一旁不敢言语。穆心瑜怀上了龙种,小顺子同样欣喜若狂,只要穆心瑜能一举生下龙子,凭着天圣帝对瑜妃娘娘的宠爱,他选的这个主子一定会荣宠六宫。

    可是现在听安荣这么一说,穆心瑜怀孕这事,还没到生子之时,就已经是要闯一个生死关了。小顺子也为穆心瑜担心起来,穆心瑜要是出了事,他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的。

    “对她你有几成的把握?”瞪了荣双半天之后,天圣帝也安静了下来。

    安荣咬一咬牙,“臣只有六成的把握。”

    “废物!”

    “臣该死,”安荣跪伏在地上道。

    天圣帝看向了吉和,说:“今天这事只有三人知道,宫里再有第四个人知道,朕就要你的命!”

    小顺子忙也跪下说:“奴才遵旨。”

    “圣上不派宫里的嬷嬷们去伺候娘娘吗?”

    皇家有专门伺候有孕妃嫔的老嬷嬷,这些老嬷嬷在女子孕事这事情上,可以抵得上太医院的太医们。天圣帝在方才也不是没有想过要派些嬷嬷宫人去庵堂伺候穆心瑜,可是天圣帝很快就想到,现在这个乌烟瘴气的宫里,他能信任谁?穆心瑜已经怀子艰难了,万一派去的人里再有些猫腻,那他岂不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此时的穆心瑜还不知道,她的身体被自己用药物控制着,却把安荣和皇帝吓的半死。她现在想的是,该怎样通知楼焰心他要当爹这事儿。还有,她要谋算一下,大概还有多长时间可以结束宫里的一切,与楼焰心归隐山林去。

    想了想,她喊来了紫丹,“你去打听一下,四皇子有没有什么动静。”

    她想要的一切,都不会太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