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64弄掉孩子

164弄掉孩子

    东鹤殿是大夏历代为得胜还朝的武将摆庆功宴的地方,整个大殿布置地如同军中的帅帐。只有看着桌案上的美酒佳肴,和站在席前和乐翩翩起舞的舞伎,才会让将军们感觉这里不是军帐,而是他们痛饮庆功酒的地方。

    谢靖,回来了。

    歌乐声从东鹤殿传出,一直传出很远,甚至站在深宫的后花园里,也能隐约听见这乐声。

    永和宫里,凝贵妃的榻前全是碎瓷,项慕容凝半躺在床榻上,神情呆滞。

    宫人们静立地一旁,方才凝贵妃发了疯一般,将殿中能砸掉的东西都砸了,这会儿却又躺着发呆,这一前一后,宫人们甚至有了错觉,仿佛她们在伺候着两个贵妃娘娘。

    是的,慕容氏一族在边境受人挑拨,慕容家分支的旁系一脉起兵造反了,而慕容氏一族与外敌勾通的证据不知为何却摆在了天圣帝的案前,这样一来,她的整个母族,包括慕容氏正统一脉,不得不反。谢靖正是奉了皇命偷偷去了边境击杀她的母族。

    隐隐约约的乐声听在凝贵妃的耳中,如同一场无休止的谩骂与讥讽。她的母族亡了,而她的仇人们现在正在为她母族的亡族而庆贺。

    我还是高高在上的皇贵妃吗?她问自己。

    永和宫里落针可闻,宫人们个个面如死灰,凝贵妃看看自己的这个殿堂。这里住过历代的大夏皇后,到了她这一代,虽不是皇后,却胜似皇后,可是,这宫里所有女人们的梦想所在,为何到了今天,她再看这已经熟悉的地方,却感觉这是自己的坟墓呢?

    “那个女人怀孕了!”良久不言之后,凝贵妃望向了自己的心腹女官,道:“不过是一个被圣上宠爱一时的贱妇也配生下龙子?”

    “娘娘!”这个已年过半百的女官不敢抬头看凝贵妃,也不知道要怎么附和她的话。如今的后宫里,谁人不知瑜妃那个女人正得着圣宠?凝贵妃现在自身难保,还要去碰这个正得势的女人吗?

    “不是说那个萍儿就在千秋殿吗?”凝贵妃冷声道。

    曾经,沈妃借着这个萍儿给自己扣上不贤的罪名,若不是上次意外在千秋殿外撞见,凝贵妃还不知道这个萍儿还活着,凝贵妃想到这里就冷笑连连,瑜妃这个女人真是好算计,如今她又怀了龙种,自己还有什么本事跟她们斗下去?

    “严嬷嬷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凝贵妃命左右道。

    宫人们忙都鱼贯而出,一刻也不敢在凝贵妃的面前多呆。

    姓严的女官也不想留下,她知道凝贵妃将自己单独留下,不会是让自己去做好事。“娘娘,”严嬷嬷认命一般地跟凝贵妃道:“您有何吩咐?”

    “去找那个萍儿,”凝贵妃道:“那个女人肚子里的种不可以生下来。”

    严嬷嬷不是第一次跟凝贵妃一起算计别的女人肚中的龙种,不过这一次,严嬷嬷却是万分的不情愿。

    “今时不同往日啊,娘娘,”严嬷嬷大着胆子劝道:“这事若是让圣上知道了,他不会放过娘娘的。”

    凝贵妃冷冷一笑,“本宫到了今日还有什么可怕的?”

    “娘娘,您就为五皇子殿下想想吧。”

    说到了五皇子,凝贵妃的神情才回转了一些,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只不过,五皇子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过继到自己名下的时候,已经晓事了,现在心里想的是什么,她这个做母妃的,又哪里知道?

    要是三皇子或者四皇子当中的某一个,是自己的儿子就好了!

    严嬷嬷见凝贵妃这样,感觉自己的这一次劝说可能有戏,忙又道:“那个女人这一胎是不是龙子还两说,娘娘不如再等等吧,横竖她一个没有后台的女人,日后就算生下了皇子,也还不是随着娘娘处置?”

    “等她生下皇子后就什么都晚了。”凝贵妃冷道:“本宫也不能让圣上如愿了,一个他爱的女人?可笑,他也会爱上一个女人!”

    严嬷嬷双脚发软,差一点给凝贵妃跪下。听娘娘的意思,是要与皇帝为敌了?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那个女人是姓穆的。”凝贵妃这时却又跟严嬷嬷道:“她若生下皇子,那些个见风使舵的,还会像现在这样保持沉默吗?”

    严嬷嬷呆了半天后,说:“圣上正处壮年,而且三皇子和四皇子又分庭抗礼,就算那女人生下了皇子,也轮不到她的儿子吧?”

    “你以为这些世族大家能有多少血缘亲情?皇家无情,他们这些人家也一样,活着都是为了利为了权,情这个东西算得了什么?”

    严嬷嬷泪眼汪汪地看着凝贵妃道:“娘娘,圣上与您不是无情,只是……”

    “不说这个了。”皇帝与后妃之间的感情,不是一个宫廷女官能议论的,只是这个是自己做姑娘时就伺候在身边的人,所以凝贵妃不会怪严嬷嬷跟她说这些话,冲严嬷嬷摆了摆手后,凝贵妃说道:“去告诉萍儿,她若不为本宫做了这件事,那本宫会将她偷逃出宫的事向圣上禀明,到时候助她出宫的那些人都会没命,让她自己掂量一下。”那个萍儿,四年前,还是宫里的人,她就不信了,女小贱人还能不听话!

    严嬷嬷戚戚然:“娘娘这样一说,那个萍儿还有什么不肯的?她就是自己不想活,也不能不顾她的恩人们吧?”

    “等那个女人死了后,本宫会再治萍儿和她身后那个主子的罪。”凝贵妃说道:“一步步来吧,先解决掉瑜妃那个女人再说。”

    “只是萍儿她地位不高,平时也只是在院外洒扫,若不是出门,她连那个女人的面都见不到啊,”严嬷嬷道:“娘娘,萍儿她,老奴看,她好像对千秋殿的那位挺感激的,也许做不了此事。”

    “这是她的事。”凝贵妃还是冷道:“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想弄掉很简单。”

    “是。”严嬷嬷没什么可说的了,领命道:“奴婢这就去安排。”

    凝贵妃平躺在了床榻上,没再去管严嬷嬷。天圣帝灭了她的母族,全然不顾当年慕容氏是如何助他成皇的,那么凝贵妃就在心里发誓,她也不会让景觚的日子好过。

    果美人那里,该派上用场了。

    这一天东鹤殿的庆功宴,不管各人的内心如何,但表面上看,是君臣俱欢。

    等谢靖走出东鹤殿的时候,殿外已经是皓月当空。站在京都城的星空之下,谢靖再想想云霄关的风雪,觉得自己恍然是做了一场梦,又或者是从一个人间到了另一个人间。

    物是人非,他的瑜儿,如今不仅做了帝妃,还怀了天圣帝的儿子,他还能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