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65得周家军

165得周家军

    “你先去周宜的府上!”景翼走到了谢靖的身边后,便小声说道:“这个时候,你应该先去看他,周大将军对你有栽培之恩,礼我已为你备下,一会儿会有人拿给你。”

    “四殿下,……”谢靖要谢。

    “我明日会在府中等你。”景翼没让谢靖把感激的话说出来,冲谢靖摆了摆手道:“我那里也有一桌庆功酒在等着谢将军你呢。”

    “是。”谢靖道:“明日末将定到四殿下的府上。”

    “好好谢谢周宜。”景翼说完这话,就从谢靖的身边走了过去。

    三皇子是最后一个从东鹤殿里走出的人,醉醺醺的,走路都踉跄。

    “殿下是要回宫吗?”两个太监忙上前来,一左一右地扶住了三皇子。

    “回去。”三皇子笑道:“不回宫,本殿要回哪里去?”

    “快去通知德妃娘娘,”有跟在三皇子身边的大太监命左右道:“就说三皇子殿下今日醉了。”

    一个小太监忙就飞奔着往东宫去了。

    “庆功宴。”酒醉中的三皇子,跟簇拥着自己的太监侍卫们道:“我喝得什么庆功宴?”

    “殿下醉了。”大太监害怕地看着四周,天知道喝醉后的三皇子能说出什么话来,这是要在东鹤殿这里,说出大不敬的话来还得了?

    “我心里难过。”三皇子喃喃自语道。

    慕容家虽然不是他的母族,可是最爱自己的三婶却是出自慕容家,当时三婶向他求救时,他不仅不能救,还要告诉父皇。

    是他亲手葬送了三婶一家的性命。

    更要命的是,经过这一次,谢靖居然站在了老四那一边。该死的谢靖,他央求了这么久都没答应,老四随随便便给他派个周宜,他就服软了。

    谢靖他娘的就是个软蛋!

    “是啊,殿下这是喝醉了。”大太监忙道:“等醒了酒,殿下就不会难过了。”

    “本殿没醉。”

    “是是是,殿下没醉,殿下上轿吧。”

    安皇子看了一眼停在自己面前的轿子,道:“这是谁的轿子?这不是本殿的坐轿!本殿现在还是父皇的三皇子,是皇子,你们敢抬这种轿子来应付本殿?该死,全都该死!”

    “是,奴才该死。”大太监一边哄着三皇子,一边就下大力气,把三皇子硬推进了轿中。

    “快走!”另一个大太监看三皇子被推进了轿中,忙就催抬轿的太监道。

    三皇子宫里的人这天一路小跑着把醉酒的三皇子送回了府,他们都觉得三殿下若是要发酒疯还是在自己家里发好了,除了三皇子府,现在整座皇宫也没有一处能让他们感觉安全的地方。

    凝贵妃再永和宫里听罢三皇子的事,嗤笑一声,随后站在了窗边,看向外边的繁花似锦,若有深思。

    皇宫里的这一池水被搅得愈来愈额浑浊了,看来她也得站队了才是。

    而周大将军的府中,虽然说是在摆庆功宴,却只是摆上了一桌酒席,也没有歌舞助兴,菜色也只是京都人家的家常菜色,只好酒管够。

    周宜也没有叫上自己的亲朋作陪,一桌酒席只坐了他和谢靖两个人。

    谢靖几杯烈酒下肚后,话才多了起来,但也只是周宜问他什么他就答什么,抱着多说多错的心思,上谢靖跟周宜对话是惜字如金。

    对于谢靖这种上了沙场下手狠辣无情,平日里就沉默寡言的性子,周宜倒是喜欢,一个将军不骄狂,不自大,在周宜看来就属难得。

    “我此次之后就不带兵了。”酒过三巡之后,周宜跟谢靖说道:“我本想归乡养老,没想到圣上让我在京都城住着。”

    谢靖顿时就是一惊,周宜是老一辈的将帅之才,领兵打仗多有一套经验,今年也不过五十来岁,怎么就到要养老的时候了?

    “大将军,”谢靖说:“你还没老啊。”

    周宜一笑,谢靖这个人说起实话来倒是直接,“我是不服老,只是,你也看到慕容氏的下场了,还有之前死去老将的下场,为将者不能死于沙场之上,那就不如归于田园。”

    “大将军。”谢靖还真不希望周宜就此卸甲归田,他在几位大将的手下呆过,唯有周宜在谢靖看来值得追随,“您一心为国,还要怕什么?”

    “皇子们都大了。”周宜道:“谢靖你老实跟我说,你与四殿下之间是不是有了什么瓜葛?”

    谢靖张了张嘴,低头灌了一口酒。

    “为了你的前程,四殿下这次花了大力气。”周宜笑道:“你远在云霄关可能还不知道,四殿下这段日子在京都城里,为了你的事跟圣上已经斗了几回了。他这么做是在冒险,三殿下就是因为与军中人结交,才犯了圣上的忌讳。此次,也是他让圣上下旨召你回来的!”

    “我不知道这事。”谢靖说道:“我以为是老将军推举的我。”

    “我自然也出了力。”周宜道:“不然我这个卸甲的将军日后在朝中无人了,我该如何是好?”

    周宜这话一说,谢靖忙就站了起来。

    “坐下。”周宜让谢靖坐下,道:“我的门生不少,只是如今他们都各有自己的打算,你投到四殿下的门下也好。”

    谢靖觉得自己可能是酒喝多了,怎么愣是听不明白周宜的话呢?

    “不懂?”周宜看着谢靖问。

    谢靖点了点头,“大将军有话不如直说,末将脑子笨。”

    即便是懂,也要装作不懂!

    “四殿下是我看好的人。”周宜便道:“这下子你懂了?”

    这下子谢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在诸皇子里,周宜最后还是选了景翼,在拉他入伙的同时,景翼也没放过拉拢周宜的机会。

    “大将军。”谢靖抿了抿唇,“既然你看好四殿下,那为何不留在军中,直接助四殿下一臂之力呢?”

    周宜摇头,“那我周氏就是第二个慕容氏了。”

    谢靖脸上的神情苦恼,说:“那末将能为大将军做什么?”

    “我与四殿下谈过,”周宜道:“谢靖,你可愿投在我的门下,做我的学生?”

    这下子谢靖的手真的哆嗦了一下。

    “周家军你好好经营,日后就会是你的资本。”周宜看着谢靖。

    “那公子们?”谢靖问道,周宜若是没有儿子,那他还能理解周宜的话,可是周宜有三子,还都是在军中为将的,周宜凭了什么要把周家军给他?

    “周家不是世代的将门。”周宜说得很坦然,“在夺嫡之时,我不想我的儿子们卷进去。谢靖,等朝中诸君之位大定后,我的儿子还是会回到军中,我这么做是不是很自私?”

    谢靖把头一摇,历来夺嫡之争,都会害很多人枉死,谢靖就是没这段日子死去的人,也看明白这一点了。

    而且,他虽然带了点兵,却没有自己忠心的属下,刚回来又被天圣帝收回了兵权。

    他明白,天圣帝在防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