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69皇家祭祀

169皇家祭祀

    最近景翼和后妃们都“很忙”,谢靖接手了周家军之后又忙着整顿和安排自己人打入内部,穆心瑜清闲得都快要发霉了。

    肚子越来越大,她的愁绪也越来越多,近日来楼焰心已经被她惊吓了好多次,匆匆从别处赶来,就为了哄他的小女人睡觉。

    在穆心瑜怀孕期间,天圣帝除了每晚固定时间来她的千秋殿一次之外,基本上都宿在华妃和果美人那里,宫里很快就传开了穆心瑜快要失宠的消息,只不过,这消息随着穆心瑜肚子越来越大变得有些不真实起来。

    “楼焰心,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穆心瑜抱着楼焰心,将脑袋枕在他的肚子上。

    “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楼焰心手放在她的肚皮上,忽然哎呀一声。

    “它,它动了!”

    穆心瑜白他一眼,“没见识,那是胎动。孩子五六个月的时候,胎动是最厉害的。现在才四个多月,你这个做爹的能够拿到孩子的第一次,真是幸运!”

    前世为了孩子,她可没少普及这方面的知识。

    楼焰心作为现代人,自然是清楚什么叫“胎动”的,只是,他这是两辈子来第一次感受到一个弱小的生命在他手底下跳动,而这个生命,正是与他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子,那种感觉,简直不要太奇妙。

    好奇地再次贴了上去,“怎么不动了?”

    “孩子休息了!”穆心瑜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肚子上挪开,“你快走吧,差不多要天亮了!”被人发现了可不好收拾。

    “我在待一会儿!”楼焰心不想那么快与心爱的女人分开,嚅嗫着找话题,“明日就是皇家一年一度的祭祀活动,主要是为了祭奠开国皇帝,祈求大夏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穆心瑜坐起来,“那岂不是要帝后一起才能完成?咱们大夏国,好像没有皇后吧?”

    楼焰心刮了她小巧的鼻子一下,“元皇后已故去多年,皇兄一直没有再立后,往年都是凝贵妃为暂代皇后,与皇帝一起祭天的!”

    “啊!哦!”穆心瑜没有再多说什么,心思却渐渐活络了起来。

    上次楼焰心给她介绍的那个假和尚,今晚应该已经收到她的信息了吧。

    慧空大师!

    慧空并非是真正的慧空,而是楼焰心安插在皇帝身边的人,那个慧空,据说已经圆寂多年,只是皇帝为了追求心安,并没与察觉到这个假的慧空有什么不妥。

    皇家的佛堂里,檀香冉冉。

    慧空将手中的纸条放在烛台上,看着那灰烬被风吹开,散去,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

    这一切,都快要结束了。

    与此同时,华妃的重华殿忽然飞进了许多彩色的鸟儿,盘旋了整个晚上。有眼尖的人,立刻认出了那是一种吉祥鸟,名唤相思。

    只是,奇怪的是,那些鸟儿莫名其妙地飞到了凝贵妃的永和宫,将她准备用来祭祀穿的礼服衔走了。等到宫女太监将那件礼服追回来的时候,差不多就到了时辰,皇帝已经派人来催了,凝贵妃这才匆匆忙忙穿上了那被相思鸟衔走的礼服,此间,并无任何不妥。

    凝贵妃也就没有在意,带着一众人马,浩浩荡荡地往庄严肃穆的皇家宗祠走去。

    皇家祭祀非常隆重,上至天子,下至百官大臣,全都都齐了。就连平日里不怎么露面的太后,都穿上了隆重的华服戴上了高贵的九天朝凤冠,端庄威严地坐在高台上。

    众妃嫔在高台上排成了两派,穆心瑜数了下,排的上名次的,约莫有三十几个,后面还有一对叫不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号的,统统都站在了妃嫔位置的最下层。

    百官尽然有序地从按照官位大小,从殿内排到殿外,除了个别官位小但职位特殊的礼官,穆心瑜基本上都认识。

    楼焰心就站在她的对面,他是皇室之人,又是天圣帝的亲弟弟,行九,站的位置比较靠前,待会儿祭拜的时候,他也是要跟着鞠躬的。

    与穆心瑜四目相对那一刻,楼焰心的整颗心都暖暖的,他认真地看了几眼她的肚子,见她面色红润,肚子一如既往地挺着,满心都被柔情包围,眼中再也看不到其他。

    很快了,等这一切都结束,他就带着他的妻儿,游山玩水去,他在现代是做生意的,懂经营有头脑,名下又偷偷置办了多处产业,不怕饿死街头。

    他美滋滋地想着,全然不怕被有心人看在眼里。因为,知情人都知道,他爱慕穆心瑜,甚至为了能够与谢靖谢将军争夺穆心瑜,不惜与皇上对抗,逼得皇上不得不将谢将军派去边关吹冷风。

    但穆心瑜却不敢看他,怕被天圣帝察觉。

    天圣帝确实发现了楼焰心的胆大妄为,神色不愉地悄悄瞪了楼焰心一会儿,却无法从高台上走开,只能暗暗想着快些结束祭祀,然后将楼焰心的婚事提上日程来,早些竟端丽公主塞给他,免得这家伙老惦记自己的瑜儿丫头。

    而台下离高台那边位置不近不远的大将军谢靖,此刻整颗心都揪起来了。

    是她,那是他的瑜儿,将近一年未见,她又长大了些,丰润了些,却更加漂亮了,叫人看了移不开眼。

    视线往下,她的肚子有些大,大得惊人。

    以前在乡下庄子里,他见过那些妇人怀孕时的样子,四个多月的肚子,按理来说,不该如此大才对。莫非瑜儿怀的是双胎?

    心里又喜又悲,喜的是瑜儿若是能够一胎生下两个孩子,那么她将会更加受宠,以后宫里那些存了心思的人,多了些顾忌,悲的是,那不是他和瑜儿的孩子,他的瑜儿,当年那个跟在她屁股后面追着喊靖哥哥的小女孩,已经不再属于他一个人了。

    初春的风有些凉,带着春寒料峭的寒意,谢靖有些不舒服地缩了缩身体,裹紧了身上的大衣。

    鞭炮过后,一声锣鼓巨响,祭祀活动宣告开始,谢靖也将视线从穆心瑜身上拉了回来,面带严肃。

    祭祀的整个场面都很严谨,礼官高声唱着祭词,歌颂大夏的和平和皇帝的功德。

    在这个严肃的时刻,站在天圣帝身后不远的慧空大师忽然惊呼一声,原本庄严肃穆的祭祀典礼场面变得更加静谧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