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73废掉贵妃

173废掉贵妃

    凝贵妃何曾见过天圣帝此等暴怒的,面色无比的惊恐,她连连叩首,满面泪水,已经顾不得平日里的雍容之态,哀声哭诉道:“陛下,臣妾没有这样的胆子,不敢指责陛下您,更不会指责先祖皇帝,臣妾只是觉得冤枉啊!”

    天圣帝的怒意渐渐隐在双眉之间,面无表情的望着凝贵妃,然而目光几乎冰冷的没有丝毫的感情,道:“朕瞧你不是冤枉,是心存狠毒,自己不详还要怪责与其他人身上!”

    虽然天圣帝此时的面色已经平静下来,然而朝臣们没有一个人敢松气,此时的帝王全身散发着极致的冰寒之气,在这层平静下是随时可能喷薄的容颜,比起暴怒时简直更是可怕。

    四皇子景翼一直站在前列之中,自皇后的礼服上出现了凤凰啼血的图案之后,他心内就在隐隐思考着这件事是怎么回事。

    景翼是不相信神灵之人,他认为想要得到的东西,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去夺,才能得到,并不会有什么神灵会因为人的诚心,将东西送到手中,更何况这件事情是发生在凝贵妃的身上,他就更不会相信了。

    但他那时不能妄自开口,先由凝贵妃自行辩解,而他需要找一个很好的突破口才出声,接着,他就看到凝贵妃请求换下那件礼服,说实话,这是最好的方法了,若是脱下来之后,还是有那血痕出现,凝贵妃的清白也可一洗而净可事情就发展的让人无法控制,凝贵妃换下了礼服之后,血痕也随之而消失。

    比起开始的口口声声喊冤屈,此时的凝贵妃更是坐实了不详之人的罪名。

    一定是有人从中下手陷害!

    四皇子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黑色的眸中带着一丝冷酷,陷害的人的确是下了狠手,今日祭礼进入皇庙之后,便关上了皇庙的大门,礼成之前,皇庙之门绝不会打开,而人人都必须站在自己的位置,不得走动,不可以交头接耳。若是平日里,他可以让人想办法动手脚,做补救,偏偏今日,他不能动,一动,虎视眈眈的三皇子,站在他身后的二皇子,马上就会抓住他的动作来告他一状!

    他眯着眼睛扫视着周围的人,从下面站着的百官,再到上头站着的后宫妃嫔,每个人的表情和动作他都看在眼底,最终将视线锁定在后宫妃嫔这一排上。

    果美人有害人的动机,但她没那个本事,排除。华妃,这个蠢女人,只会躲在太后背后搞小动作,这是皇家祭祀,太后没有必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动手,排除。最终,景翼将目光定在了穆心瑜的身上。

    瑜妃,这个女人,她一直就恨自己,虽然他不明白这女人对自己的恨意是从何而来,可是正是由于这一点,他才会认定这个女人有嫌疑。

    怀疑的目光从穆心瑜脸上扫过,只见她目光平静,温婉低垂着头,一副没做亏心事的样子。可,真的不是她么?

    景翼不信,收回了目光,宽袖下双拳紧紧捏住。

    如今,凝贵妃显然已经被认定了罪名,他作为她刚认下的儿子,无论是从争夺皇位的角度,还是亲情的角度,都必须要站出来求情!若是他置之不理,不闻不问,只会让在场的天圣帝,所有的朝臣都觉得心寒,母亲都能不关心的人,更何况其他人呢!

    所以明知道劝阻无用,亦或者是惹火上身,景翼依然向前一步,屈膝便跪下,拱手道:“父皇,母妃一向贤……”

    他的话刚刚出口,特点双眸逼视着他,手臂重重的一划,语气森冷如冰,“今日之事毋须再多言,朕心中已有定论!”

    凝贵妃之事十分蹊跷,本来就没有人敢在这时出言求情,眼看四皇子出声都被打断,哪里还会有人愿意去冒惹怒龙颜的危险再多嘴呢?

    三皇子眼瞧着四皇子站出来,就等着他被父皇怒斥,眼看他现在这样,心中觉得不能让老四得了便宜,此时亦是出口道:“父皇,凝贵妃身上出现这凤凰啼血之兆,也许不单单是说贵妃娘娘,还有其他人……”

    “住口!”他的一声怒喝,眼中爆射出极为犀利的目光,似剑锋摄人,“谁要是再开口,朕就将他拖出去打死!”

    三皇子意在趁此机会,让四皇子也连带着被天圣帝厌弃,谁知道忍得天圣帝迁怒于他,立即吓的噤声不敢再多一句嘴。

    这种情况下想要害人,确实是心急了一些,反而起了反效果,德妃的眉头皱紧,朝着自己儿子所在的地方瞟了一眼,略微有些的,不过当她看到一旁跪着不敢起来的四皇子,心头那一点的也被接下来的喜悦所代替了,满怀期待的等着凝贵妃被废。

    天圣帝嘴角紧抿,鼻翼张阖,显然怒意都积郁在胸中,他低头望着跪在面前的凝贵妃,而一直低头恸哭的凝贵妃感受到他的视线之后,亦是抬起眼眸与他对望。

    此时凝贵妃泪水涟涟,仍旧还在分辨道:“陛下,臣妾绝不是不详之人!”

    她面上的妆容已经全被哭花了,刷着的脂粉和胭脂混着泪水,糊成了一团,那日渐衰退的容颜,横生皱纹的眼角,是那样的清晰可辨。

    皇庙中的一排排的白色蜡烛晃动着点星的光芒,天圣帝的面容在烛光和金辉交错之中,透出如琉璃瓦一般森冷坚硬,他深邃的眸子微微一眯,透出平日里难以看到的无情无义,他挥手砍下,利落果断,“来人艾除去皇贵妃凤冠……”

    穆心瑜悠悠的叹了口气,天降不祥于凝贵妃之身,对天圣帝同样也是一种指责,指责他娶妃不贤,指责他为君不明,指责识人不清。且不说天圣帝本就信佛信教,单单就今日百官全部在超看到了这一场不祥的预兆,就算是天圣帝不处置,百官之口也不能尽封,未免传出有损皇家尊严,帝王尊誉,天圣帝今日一定是会处理了凝贵妃,以封天下众生之口!

    天圣帝身边的女官闻言立即走到凝贵妃的身边,抬手便要除去皇贵妃的百鸟朝凤冠。

    “你们敢!”凝贵妃一把打开女官的手,沾染着泪水的容颜顿时换上了倨傲,眼底透出一股凌然的傲气,腰背挺的笔直,百年大族之女的风范在这一刻发挥了出来,她久居高位,自然在宫人心中还是有着威严的,被她厉声训斥,女官便显得有些犹疑。

    天圣帝紧皱了眉头,双目朝着凝贵妃望去,似要开口,凝贵妃已抢在他之前,面容镇定,眸子里再也寻不出方才的那种哀哀戚戚,含着一种极为坚定的神色,徐徐地开口道:“陛下,你不能废了臣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