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75管理六宫

175管理六宫

    德妃跪在地上,不动不移,甚至展露出一丝微微的笑意望向天圣帝,但是,天圣帝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没有,望着站在前列的两排妃嫔,视线一个个滑落,显然是在考虑,从此以后,六宫之权该落到谁的手上。

    只听帝王至尊在众多妃嫔期待的面容之上划过,最后停到了一个众人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人身上,他声音幽远,一身帝王气势与明黄色的龙服相得益彰,宣布道:“从今日起,瑜妃摄六宫之事,华妃协理六宫!”

    说罢,朝臣和宫中的嫔妃们眼中都露出了诧异的光芒,将执掌六宫的权利给华妃,自然是没有多少异议的,毕竟华妃自小就在天圣帝身边长大,又是太后的心头宝,但是瑜妃,这个进宫便直接飞升到了妃位的女子,她们已经是存了嫉妒之心,巴不得她有什么好日子过,哪知道还没嫉妒完人家的位置,如今又见她又有了协理六宫的权利,这实在令人惊讶明帝对她的宠爱到了一种如何偏心的地步!

    众妃嫔看着穆心瑜那微微显怀的肚子,心中嫉恨得要死,若是将来这女人一举得男,生下龙子,还不知道要被天圣帝宠到什么程度去!

    没工夫听后,不过是淡淡的一笑,缓缓的叩头道:“臣妾谢陛下之恩。”她不等天圣帝开口,亦知道天圣帝也不会再对她说什么,便徐徐的起身,一身偏红色凤袍披在她的身上,那雍容华贵的凤凰展翅飞翔,却始终只能做这衣裳上的点缀,落寞,孤寂。

    看着凝贵妃的身影一步步的消失在皇庙祭坛之下,穆心瑜面上不过是浅浅一笑,没有大喜之色,也没有和其他妃嫔一样,嫉妒或者惊讶,眸子里也不过如往日里一般带着温和虚弱的光芒,姗姗走出列队来,向天圣帝跪谢,声音细而稳地道:“臣妾蒙陛下圣恩,定会与华妃一同好好管理六宫,为陛下分忧。”

    华妃美眸中流露出一丝惊讶,然而更多的还是惊讶,她进宫日子同样不长,却不如瑜妃沉稳淡定,袖下的双手带着喜色交错的握在一起,直到听到瑜妃特意扬起声音说到的“华妃”两字,才记得此时是要去谢恩,抬手整了一下鬓角,也莲步轻移的到了瑜妃的左侧,一起谢恩。

    太后面色沉静,没有喜,没有悲,只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只是,看向穆心瑜的时候,眉头几不可闻的皱了一下,却很快舒展开来,笑盈盈地看着穆心瑜。

    天圣帝点头道:“华妃入宫时间尚短,然她聪慧,而瑜妃你身子不好,但端庄有仪,又怀有龙嗣,对宫中事务了解清楚,你们二人相互一起扶助,定然不会让朕失望的。”

    他的目光在华妃身上掠过,瞳孔里带着兰花一般的清润之气,使得刚才阴沉的气氛稍稍得了缓解。

    而华妃与穆心瑜一起站了起来,抬头望着明帝,她的衣带轻轻的在风中飘荡,整个人在肃穆的背景之中,像是添上的一笔明朗之色,众臣虽然隔得很远,然而却也能窥见一点真容,暗道这位华妃倒真正是位美人,难怪陛下心下喜欢。

    德妃此时放如梦初醒,她简直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天圣帝,然后迅速的转头,目光停在穆心瑜那张雪白孱弱的面容上,头上的佩饰发出叮当的撞击声,如同她此时碰撞难受的心一般。

    瑜妃,竟然是瑜妃这个小贱人,这个天天不出殿的女人,站在这里一出现,就受了渔翁之利,得了这个位置去了,可这个病秧子好歹也怀了龙种了,那个华妃呢,她算什么?!仗着太后的宠爱?呸!

    德妃面上露出一丝讽笑,道:“华妃进宫才几个月,只怕宫中的妃嫔们还没记个完整,瑜妃只怕也是第一次见到华妃吧,怎么就有信心可以一起管理好六宫了呢?”

    穆心瑜扶着宫女的手,淡淡的一笑,却不是朝着德妃,而是对着天圣帝道:“陛下,臣妾刚才冒然见到凝贵妃之事,倒是想起今日华妃宫中先帝化身相思鸟衔彩衣而飞之事,一吉一凶,倒是也可化解了其中的不详之气。”

    穆心瑜说完缓缓的垂眼,看了看自己袖上的海云纹,她的话虽然像是与天圣帝说话,实际上是说给德妃听,说给在场的所有人听的,给那些质疑华妃协理六宫权利的一个威慑。华妃能任协理六宫这个位置,是因为人家有了先祖的吉兆,不单单是陛下的偏心一句话,便能将华妃前的处境缓和许多。只是为什么要帮助华妃呢?很简单,华妃是太后的人,母亲的死因有蹊跷,或许她可以从这华妃的嘴里知道些什么。

    天圣帝点头道:“是的,今日有华妃的一吉,朕才觉得先祖并未全权责怒于朕啊!”

    在场的人有进皇庙前便听到这桩奇闻的,自然明白他们所说的是什么,也有不知晓的人,心中充满了疑惑,此刻虽然不知晓,待祭祖之礼结束后,再立即打听,以免耽误了揣摩圣心,辨认朝堂风向。

    闻言,华妃轻轻的一笑,却是缓步向前,温柔之中不失一种爽朗之色,微微启唇道:“陛下,臣妾的吉兆便是陛下的吉兆,蒙圣恩顾眷,方得有显灵于未央宫中,方才臣妾在祭祖之时,看到这祭祖之物,皆是先祖乾帝所喜爱的物品,臣妾有一个想法,想与陛下一说。”

    见她言辞恳恳,天圣帝点头道:“若是与祭礼有关的,你且说无妨。”

    华妃接着道:“陛下,臣妾在想,未央宫中相思鸟儿衔走礼服,它们在众多衣物之中,选中了这一件,首先定然因为那件衣裳乃祭祖礼服,郑重,端凝,但臣妾曾听陛下说过,此锦缎乃新进贡入宫,相思鸟儿是否是因为喜欢这样的精致缎料呢?虽然不敢妄自断言,然臣妾斗胆猜测,这种锦缎也深得先祖钟爱。陛下尊爱孝悌,上尊先祖,下爱百姓,臣妾想,不如将这种锦缎也一同供奉于先祖,更显陛下孝心。”

    天圣帝眉头轻轻的蹙起,脸上带着思虑之色,须臾之后,眼中露出赞许之色,连连点头道:“当时朕亲见此奇景,甚觉惊讶华妃心思细腻,思虑周全,朕听你所言,确实有一二道理。魏华,让人将华妃做礼服的锦缎送到皇庙中,与其他贡品放在一起。”

    是个会说话的,难怪太后会喜欢华妃。穆心瑜微微侧目,眼角的余光看向太后,果见太后神情欣慰。

    “陛下,这一批锦缎与凝贵妃的礼服,都是今日先祖显灵于上的,不如请慧空大师在庙中吟诵经文后,化解其上的气息后,再处理,如何?”穆心瑜微微一笑,眉眼随着她的一笑,活泼又生动,隐约有她往日里那种飞扬的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