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76赐婚九王

176赐婚九王

    天圣帝目光里带着赞赏,点头道:“不错。”

    虽然已经幽禁凝贵妃,然还是未曾废弃她的暂代皇后之职,凤凰啼血确实不祥,读诵经文化解上面的戾气却是是个好办法。他徐徐的负手转身,深邃的目光里带着威严和肃穆,望着一脸高泊的慧空大师,语气柔和中带着尊敬道:“那就烦清大师诵经祈福。”

    慧空清远的一笑,颔首道:“贫僧每日都是诵经念佛,参悟佛经,这不过是区区小事,陛下莫要在意。”

    解决好了这突发的事件,祭礼也完成了,百官以及命妇在天圣帝走后,有序的出了皇庙之后,便各自散开。

    楼焰心面容上带着微微的笑容,朝着穆心瑜看过来,身姿清逸如松,眼神暗示,“你先回去吧,照顾好我们的孩子!”

    穆心瑜含笑正要点头,却见魏华走了过去,停到了楼焰心的面前,拱手行礼道,“九王爷!”

    他是天圣帝的贴身侍卫,此时过来,必定是因为天圣帝的吩咐,楼焰心微微颔首,玉面上挂着一抹淡笑,用他惯有的慵懒声线,道:“魏统领无需多礼,请问此时相找,是有何事?”

    对于这个总是挂着一抹清浅又极为好看的笑容的九王爷,魏华是绝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将他当成一般的普通王爷相看的,这些年楼焰心与天圣帝之间的关系,明里暗里的周旋和试探,他作为贴身侍卫,都一一收于眼底,知道这位笑面王爷绝对不是一个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的人,否则的话,天圣帝也绝对不会将守卫京畿的京卫营权利交给了他。

    更何况他还有凶名在外的,要是别的什么人,早就被他那表面上温雅的妖孽笑容吓死了。如此,魏华也不会有任何托大的心理,精瘦的面容上带着一抹圆滑的笑容,依旧态度恭谨道:“陛下让奴才请王爷到养心殿一聚。”

    楼焰心面色一凌,知道该来的还是会来的。那个什么端丽公主,他的好皇兄,给他打了那么多次预防针,这次恐怕真的要硬塞给他了。

    “那便走吧!”楼焰心笑笑,朝穆心瑜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穆心瑜当然知道天圣帝找楼焰心是做什么,她自然是相信楼焰心还会像先前一样处理好这件事的,她不担心。

    只是,她有一事不明。

    按理说,天圣帝的元皇后死去多年,他早该另立新后才是,不然每一年的皇家祭祀都由皇贵妃暂代皇后一职,着实说不过去。可奇怪的是,那些老古董们却并没有提关于立皇后的事,也没人站出来反驳凝贵妃作为一个“妾室”暂代皇后有何不妥。看来,这事儿,她得好好查一查才是,或许,那个华妃知道些什么。

    抬头看了看天,今天的一切,都不是意外。

    凝贵妃被废,那是她罪有应得。敢让萍儿来害她的孩子,凝贵妃就该知道,她不会轻易放过她。

    所以,那礼服“凤凰啼血”什么的,根本就是一出巧妙的障眼法。有上一世的经理,她熟悉很多药物,并且知道有一种经过人体汗液洗礼会变色的一种染料,也是一种很普遍的野草。其实,那玩意儿在宫外很常见,以前她在庄子里的时候就见过,甚至还因为肚子饿摘来吃过,她还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充饥草”。

    “充饥草”染在衣服上并不会发生什么,只有穿在人的身上,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汗液蒸发后才会变色,而且,任何医术和医学典籍当面都在这一点没有记载,不然单从外在看,是看不出什么来的。

    凝贵妃也是个聪明的,只是,她的聪明在半个时辰内有效,超过了半个时辰,那么即便别人穿上了那件礼服,榻也不会再出现“凤凰啼血”的不祥征兆来。

    一切的一切,穆心瑜都计算的天衣无缝。就连凝贵妃的各种反应和众位大臣可能会有的反应,她都算计进去了。

    再加上慧空最后那重磅一击,她的计划胜算率绝对超乎想象。

    事实证明,她成功了。

    经过这一次,即便是天皇老子来了,凝贵妃也不可能再从“冷宫”里出来。除非,她认下的四皇子和五皇子其中一个登基做了皇帝,让她顺利当上太后。但这些,她都不会让它发生。

    思索了一阵,穆心瑜挺着肚子搀扶着紫丹和宫女的手,随着人群慢慢朝着殿外走去。

    楼焰心猜得没错,他的好皇兄,果然是给他塞女人来了。

    脚还没跨进养心殿,他就闻了了那里头传出来不同寻常的脂粉味。

    作为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好男人,胭脂味道他闻过千千万万,一动鼻子,他就知道,里面那人身份不简单,不然如此名贵的胭脂香,普通宫女是用不起的。

    心里已经对立面的女人身份有了猜测,他眼神微微一眯。端丽公主不是被他设计去约会表哥了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心下来不及思考这么多,他已经含笑推门进去。

    “皇兄找我!”楼焰心脸上挂着邪魅的笑,漫不经心地在下边招了个位子坐下。

    端丽公主似乎早就见过了他,对他的容貌倒是没有像其他女子一样露出痴迷的神色,而是依旧笑容得体地坐着,见人进来,也只是轻微地颔首表示问好。

    楼焰心也暗暗吃惊了一把,不禁对着风仓小国的公主有些刮目相看了。

    其实,端丽公主心里早就被楼焰心精致绝色的容貌震惊地说不出话来,在风仓国的时候,她就暗中命人打听过这位九王爷的事,知晓他长得妖孽魅惑,没想到见了面才知道,以前那些人对容貌他的评价简直是太逊色了,那些词儿,都不能及他的容色万一。

    只是,她也知道这楼焰心是个什么样的人,传闻中不近女色,洁身自好的男人,连后院都还一片废墟,更别提其他什么贴身丫鬟之类的了。这样的男人,正是她想要的。不过,听闻他喜欢的是穆心瑜,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妃子?

    端丽公主端庄地朝天圣帝行了个礼,“大夏陛下,这就是您说的九王爷么?”

    天圣帝微微一笑,“是,他就是朕的九弟,九王爷!九弟,这是风仓国的端丽公主,你们见……”他想说,他们是见过面的,但是想到暗卫传回来的消息,楼焰心根本就没有按照他说的去迎接端丽公主,而是将人诓骗去约会表哥了。想起来他就有气,不过好在,他早有准备,一早就派人去路上堵了端丽公主拐弯的马车,将人带了回来。这次,他要看看自己这个九弟还有什么由头不娶这位公主。

    端丽公主看着楼焰心,楼焰心眼观鼻鼻观心,两人都不说话。端丽公主是故作端庄,而楼焰心,则是真不想与这女人有过多接触。

    天圣帝看了两人一眼,哈哈大笑,“你们俩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站在一起看起来是那么般配。就这么定了,来人,拟旨,给九王爷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