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77帝王心塞

177帝王心塞

    话未落,楼焰心邪魅的笑容里多了丝嘲讽,“且慢!”

    天圣帝抬头。目光隐晦不明,“九弟有话要说?”

    端丽公主原本羞赧低垂的小脑袋,也抬起来,脸色涨红,似乎是羞涩,也似乎是愤怒地盯着楼焰心。

    “楼焰心,你是什么意思?”

    楼焰心慢悠悠坐下,面色冰冷,“敢问公主,你可是曾有一个青梅竹马的表哥?”

    端丽公主脸色一变。不可能,她和表哥的事,连父皇母后和皇兄都不曾发现,他一个别国王爷又怎么会知道?

    “是。”见楼焰心和天圣帝两人都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端丽公主只好小声了应了一声,“不过,我与表哥只是……”只是兄妹之情!

    楼焰心冷笑一声,俊美妖异的双眸不屑地盯着端丽公主,就好像在盯着一堆垃圾。不过,他确实是将人家公主当垃圾了。

    “别人玩剩的破鞋,皇兄竟然想丢给我?”楼焰心不再看端丽公主,冷漠地看着天圣帝。

    “不,不是的,本公主与表哥是清白的,九王爷,你要相信我!”见楼焰心撇过脸,冷漠得连一丝眼角余光都不愿意给她,端丽公主只要求助于天圣帝,“圣上,我与表哥真的是清白的,表哥已经有了婚约,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不信的话,圣上现在就可以去将表哥带过来问话。”

    端丽公主急于撇清和表哥的关系,紧张地看着天圣帝,若是楼焰心不信她,那她就完了。

    她知道,想要挽回婚事,只有天圣帝相信了自己,接下来才能有戏。

    楼焰心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很清楚,要是真的被强行赐婚于她,只会适得其反,反而会让自己丢了性命。

    他,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养心殿里,一时安静得连三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端丽公主等着天圣帝相信自己,内心煎熬得不行。要是天圣帝不信她的话,她该怎么办?

    面上一片淡然,只是手里不停扯扭的帕子,出卖了她的心事。

    良久,天圣帝看着端丽公主,“公主先去行宫休息,这件事,朕会查清楚,定会还公主一个说法。”

    看着宫女带着端丽公主出了养心殿,天圣帝有些厌恶地拧眉,堂堂一国公主,遇事慌乱无措,竟是这般失了分寸。

    “皇兄,就这样的货色,你觉得配得上臣弟?”楼焰心满眼嘲讽,歪歪斜斜地躺在贵妃椅上。

    皇上对他的放肆行为早就见怪不怪,也没有说什么。

    太后的贴身嬷嬷进来,不知对天圣帝说了句什么,皇帝忽然哈哈大笑。

    皇帝笑完后,便正色的看向楼焰心,道:“你对惠宁郡主有什么看法?”“惠宁郡主……是谁?”楼焰心有些尴尬的抬了抬眸,一脸的讶异,他常年在外,不关心朝政,更不关心女人,还真的不知道这是谁。

    皇帝一听,立即吹胡子瞪眼的盯着楼焰心,“她是太后的娘家表妹,性格温婉,经通诗词歌赋,是大夏有名的才女加美人,连这个你都不知道,气死朕了,朕还说想为你们婚配!”

    “太后的娘家表妹?”楼焰心额头又是三条黑线,不是说要将端丽公主许配给他的吗?这又是闹哪样?

    他有些为难的看了眼皇帝,迟疑一下,一脸呆滞的幽幽道:“那端丽公主怎么办?”

    “男人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了,你屋里一个贴心的人都没有,若是韩雅儿愿意,让她做你的侧妃也不是不可以。”

    “皇兄说的是那个韩雅儿?她不是高我一辈,我还得叫她姑姑?不要不要,我不喜欢老女人,你是知道的,就是让你娶个老太婆,你也不喜欢,还是算了吧。”

    楼焰心说完,淡淡的摇了摇头,而边上的皇帝则听得胡子再次飘到半空,他瞪大铜铃般的眼睛,“怎么说话的!人家不是老女人,比你小多了,为了你都拖到十六岁还没嫁,太后此次回宫还特意将人带回来了,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开窍呢!要不,朕给你看看她的画像,你看了再决定也不迟!”

    “还有画像?皇兄,原来你准备真是充分--啊!”楼焰心忍俊不禁的看向皇帝,原来皇帝今日此行,真打算要把他“推销出去”了,还把画像带上,看来那女孩子真是嫁不出去,脸皮厚到这份上了。

    “罢了,看看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楼焰心抬起眉头,皇帝此时已经把画拿了出来,心情又被重重一击,脸色当即青如冬瓜,边上的小顺子一听,忍不住憋住心底的笑,心道九王爷也太随性了,看把皇帝都气得满脸铁青,却硬拿他没办法。

    楼焰心接过皇帝手中的画,仔细看了这画卷的外观,由一根红丝带系着,想不到皇帝还真重视这场联姻,亲自来作媒,看来,这是一场政治交易,用惠宁或者是端丽来牵制他,在他身边安插他的亲信,然后让他永远为他效忠。

    面上两人说说笑笑,私底下早已是暗潮涌动,楼焰心缓缓将画卷打开,一名天姿国色且温婉可人的美人便跃然纸上,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着一袭绯红的宫装,额头上缀了眼红梅花钿,肌肤胜雪,红唇娇俏,的确是位难得一见的美人。

    皇帝在边上紧张的盯着楼焰心,希望在他眼里看到惊讶的眼神,可待楼焰心收起画卷之后,都是一脸的平静无波,他心情登时跌入谷底。

    楼焰心将画卷收起,点了点头,声音富有浓浓的磁性,“的确不错,我记得小时候,好像见她跳过舞,只是比起王府的舞娘来,还差太多!四皇子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子,皇兄还是把她指给景翼吧,想必他会很高兴。”

    “胡说,朕是给你和惠宁郡主做媒,关景翼什么事?”皇帝肺都快被气炸了,他生平第一次做媒被回绝的,而且回绝得这么没有面子,便又道:“朕知道,你对瑜妃还存了心思,瑜妃已经是朕的女人了,而且……你不能因为她就终身不娶,这样王府以后如何传承?”

    “臣不娶妻,便可以更好的为皇上效劳,而且,臣还得称她姑姑,臣不要!”楼焰心说完,一脸嫌恶的将那画纸扔给小顺子,这动作更气得皇帝要跳脚,幸好他定力够深,只是冰冷的睨了楼焰心一眼。

    虽然是同一个父亲生的,年级上天圣帝却比楼焰心大了整整三十岁,这两人的沟通,的确存在很大的障碍。

    楼焰心不娶妻,便没有子嗣,没子嗣,以后就是得到江山也坐不稳,既然他不娶,他现下也不强求,说不定还是好事,便将眼神放缓和起来,“你这么说无非是不中意惠宁,既然如此,那便是端丽公主吧!”

    “不行,这女人太丑!”

    “你!”端丽公主温婉美丽,哪里丑了?

    “皇兄若是执意要将这个破鞋送到臣弟的床上,那臣弟唯有抗旨了!”眼里尽是威胁之意。

    皇帝看着楼焰心,顿感十分心塞,“天下的女人就没有一个入你的眼的?”

    “有,瑜妃!”

    “……”说来说去,还是惦记着他的女人罢了,天圣帝一口老血堵在喉咙里。

    不给楼焰心找一个女人,他实在不放心。

    楼焰心微眯起眼睛,目光似箭般射向天圣帝,嘴角邪佞的勾起,眼里浸着锋利的寒芒,一直未有说话。

    天圣帝被他这样的目光看得毛骨悚然,心想这家伙不会是想弑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