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81丫鬟紫莲

181丫鬟紫莲

    听她断断续续道来,原来是京都富商家李家的一个大丫鬟,被李家虐待,不得不逃了出来,已经是好几天没吃东西,这才饿晕在路边了。

    但穆心瑜是不相信她是无缘无故饿晕在路边刚好遇上自己的马车的,便留了些心思。

    “小姐,若是你不收留我,李家一定会抓我回去的,到时候,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你好人做到底,收了我吧,小丫一定尽心尽力服侍小姐!”

    小丫见穆心瑜有动摇的迹象,又抹了一把眼泪,可怜兮兮的样子,让紫丹同情心打发。

    “小姐,她太可怜了,你就收留她吧,不过是多一双碗筷而已,宫里也不是养不起一个人。”

    “行了,那便跟我回去吧。不过,跟在我身边,就要忠心侍主,若是被我发现有异心,决不轻饶。”

    看了半天的哭戏,穆心瑜也乏了,懒得再和这人计较,原本是想着宫里尔虞我诈的,不适合这小姑娘,可扭不住紫丹软磨硬泡,加上这个叫小丫的确实可怜,便收了。只要她安分守己,她不介意多养一个人。

    “你似乎挺喜欢莲花?以后,你就叫紫莲吧!”穆心瑜如有所思地打量了一下她头发上唯一的一支莲花簪子,说着,便不再说什么,“走吧!”

    “紫莲谢小姐赐名!”

    紫莲跟在后头千恩万谢,紫丹忙把她牵起来,“快走吧,咱们小姐还要去普陀寺上香给未出世的皇子祈福呢!”

    “皇子?”紫莲惊讶地看着穆心瑜圆鼓鼓的肚子。天呐,她随便一撞,便撞上了宫里的娘娘?赚大发了!

    紫丹并没有发觉紫莲的不正常,在暗处保护的紫竹倒是若有所思地看了紫莲好一会儿,她总觉得,这个紫莲不简单。她硬是要跟在小姐身边,莫不是真有什么企图?于是,暗暗留了一些心眼,仔细地盯住了紫莲。

    倒是穆心瑜,她知道紫莲可能是看出她的身份贪图富贵,但小丫头只要不给她惹事,她还是愿意做个好人的。

    这段小插曲,并没有让穆心瑜有什么心理负担,反倒是刚才不小心看到楼焰心与端丽公主站在一起的画面,让她超级不舒服,胃里难受极了。

    主仆几个上了马车,继续往普陀寺赶去。

    楼焰心自然也是看到了穆心瑜收留紫莲那一幕,悄悄跟着马车也去了普陀寺。

    几天不见,这丫头憔悴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肚里的孩子给闹腾的。

    嗯,等孩子出世了,他一定好好教训他,让他知道不能闹腾娘亲。

    各怀心思的几人,都没有发现,一边看着他们走远的穆心瑶,几乎将手中的帕子捏碎。

    “走吧,我们进宫给皇上请安去!”穆心瑶整整衣袖,俨然一个高贵的他国公主形象,举手投足,魅惑天成,美不胜收,就连星儿月儿都看呆了。

    永和宫里,凝贵妃慵懒地坐在贵妃榻上,淡然的脸上泛着冷意,瞧着竟是圆润了许多,似乎并没有因为被禁足而颓废。

    四皇子景翼就坐在她身旁,“母妃,听说瑜妃娘娘怀的是双生子,孩儿想去给她送一份贺礼。”

    “去吧,你父皇定然也是高兴的。”

    她有四皇子,五皇子,即便被废了又如何,日后只要有任何一个皇子登记,她都是高贵的皇太后。更何况,她相信景翼有能力坐上那个位置。

    如今,养精蓄锐才是对的。顾影自怜唉声叹气,只会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她又何苦去做费力不讨好的事?

    等着吧,宫女那么多女人,她就不信了,穆心瑜那女人的孩子能生出来!

    “太后和她那个表妹,呃,叫韩什么来着?”

    “回娘娘,是韩雅儿!”

    “哦,皇儿,记得你是做大事的人,不要老是在后宫里晃荡,你父皇会不高兴的。”

    “是,母妃!”

    景翼躬身告退。

    “娘娘,咱们真的不用管了吗?”难道就让穆心瑜那个贱人这么猖狂下去?上次她害得娘娘穿了凤凰泣血的礼服被皇上责罚,娘娘还没找她出气呢!

    “算了,咱们只管看着便是!”她又不傻,那贱人盛宠正眷,她这时候撞上去,一定是死路一条。

    穆心瑶顶着端丽公主的一张俏脸进了御书房,与皇帝在里面不知道说了什么,一开始皇上确实挺生气,貌似还砸了砚台,守在门外的侍卫都吓破了胆,只是后来不知是不是和端丽公主达成了什么协议,两人竟是相谈甚欢。

    那日,穆心瑜从普陀寺回来,就听说了楼焰心被赐婚端丽公主的消息,她冷冷地看着身边摸着自己独自的男人。

    “你说吧,怎么解决?”

    “还能怎么解决,皇兄让我娶,我便娶了就是!”

    “楼焰心,你敢!”

    “你先别生气,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你说,你是不是看上那什么端丽公主了?那天我也瞧见了,长得挺漂亮的,不娶回家确实可惜了!”穆心瑜满嘴醋味,对于那天看到的一幕,仍然耿耿于怀。

    楼焰心一个头两个大,那天的事,他都跟她解释不下十遍了,是那个女人硬是要缠着他的,他都不理她了,小鱼儿怎么就是不信呢?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你要是实在生气,就打我出气好了,别伤着孩子!”楼焰心抓着她的小手,捶打在自己身上。

    力气有些大,穆心瑜吓得赶紧收回手来。

    “混蛋,你这是要气死我么?”穆心瑜抽抽鼻子,她知道自己可能是太过敏感了,但是,“你说吧,圣旨都下了,总不能再抗旨不尊吧,到时候皇帝一定饶不了你!”

    “小鱼儿这是在担心我了?”楼焰心笑得花枝招展,穆心瑜在他的腰肢上掐了一把,“快说啊,急死人了。”

    这厮笑得这么奸诈,一定是有办法了。

    即便她知道他就算娶了端丽公主,也不会碰她的。可她占据着九王妃的名分,自己心里怎么也舒畅不来。

    “不能抗旨的话,那就只能让端丽公主意外身亡了!”楼焰心无所谓一笑,“反正以前又不是没死过王妃!”

    楼焰心身上忽然散发出一个森森的寒意,犹如低语修罗登临,俊美妖异的脸上是她所不熟悉的杀意和煞气,甚是骇人。

    “……”这是他认识的楼焰心是吧?没被调包吧?

    直到楼焰心走了,穆心瑜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一直以来,她只听说过楼焰心心狠手辣狠心绝情,却从未见过他真正狠毒的样子,如今看来,传言也有可能是真的了。

    她摸摸肚子,“孩子,你爹要去杀人了,咱们也不能干等。一起去给你爹爹助威呐喊吧!哎呀,不行,这么暴力血腥的画面,咱们还是不要看了,那,咱们就祈祷吧,祈祷你爹爹将那个小三大卸八块……”

    走进来的紫丹脚下一滑,这是她家小姐没错吧?怎么说起杀人来还笑得这么开心?关键是,对着小主子说这么血腥的东西,真的好么?

    而一直守在门外的紫莲,心情已经不能用激动来形容了,这两天她一直陪着穆心瑜,却是没有看到楼焰心与穆心瑜相处的画面的。可她刚才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不是说穆心瑜是皇帝的宠妃的吗?这个俊美得不像话的人,又是谁?她怎么可以随意出入宫妃的寝室里?

    暗处一直观察着紫莲的紫竹脸色一黑。她果然没看错,这个紫莲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