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82敌人朋友

182敌人朋友

    六月末,距离穆心瑜上次去普陀寺归来,已有两月有余,气温灼灼日上,照耀在天越繁华的土地上,树叶散发出油绿的色泽,在最蓬勃的季节,与枝头怒放的芙蓉朱翠相映。

    千秋殿的“三醉芙蓉”白花如雪,花瓣随着时辰的推移,慢慢的转为粉红,繁靡之中映衬出府中那藏在人心底下的压抑。

    不过,这确实是个好天气。

    千秋殿里里外外,皆挂上了喜庆的红灯笼。

    今日,穆心瑜做主将紫丹和宿将的婚事办了。

    前些日子,她身体一直不太舒服,又遇上些糟心的事儿,一直忘了给紫丹筹备婚礼,如今天气回暖了,她的肚子虽然大,却架不住她底子好,总找着了机会给紫丹补办一场婚礼。

    “紫莲,小姐说想吃宫外福寿堂的雪片糕了,这宫里忙,人手不够,你去帮小姐买几包回来。”

    “哦,好的!”紫莲眼神奇怪地看了穆心瑜一眼,便匆匆带上腰牌出了宫门。

    寝殿里,穆心瑜亲自给紫丹盖上了红盖头,“紫丹,以后嫁人了,可不许在淘气,好好看着夫君,别让宿将在外头拈花惹草了!”

    “噗,小姐,哪有你这样说的!”紫丹打趣道,今日她是新娘,却一点也不娇羞。跟在穆心瑜身边久了,也练就了没脸没皮的本事。

    “你家小姐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了,宿将是跟在楼焰心身边的人,以后即便你嫁人了,也还是要留在我身边的,而且宿将也没有小妾通房什么的的让你操心,那些腌臜的东西,我也不必再教你了!”穆心瑜摸着肚子,再训导了一番,紫丹由彩儿扶着出了门,外头迎亲的花轿已经等候多时了。

    宿将一身喜服,有些紧张地站在娇子旁,穆心瑜看得出来,他很欣喜。

    只要紫丹日后幸福,那便好。

    目送着花轿吹吹打打离开,穆心瑜暗暗抹去眼角的泪珠,奇怪,最近怎么老是流眼泪。

    莫名其妙!

    紫竹将人扶进去,“小姐,你身子重,不要太操劳了。明日紫丹便会回来,仔细伤了身子。”

    “皇上来了吗?”穆心瑜揉揉眉心。

    前朝国事正忙,估计天圣帝也是没有时间过来的,不过,他不来正好。穆心瑜估摸着,天圣帝该是赏赐了不少东西下来,毕竟是她屋里人出嫁,多少给些颜面。

    进了屋子,穆心瑜就看到楼焰心大大咧咧地躺在自己的贵妃椅上。

    “什么时候来的?”穆心瑜整个身子靠了过去。

    楼焰心接过她笨重的身子,“来,我摸摸,孩子今天有没有闹你?”

    “没有,孩子们今天很乖呢!”穆心瑜在他怀中找了个好位置,舒舒服服府躺着,“孩子还没取名字呢,你说取什么名好?”

    楼焰心眼睛眯了眯,一下下摸着她的肚子,“名字的事先不急,咱们来说说,是生两个女儿好呢,还是生一男一女好!”

    穆心瑜嗔他一眼,“你怎么知道是两个女儿,或者一男一女?要是两个都是男孩怎么办?”

    男人不都是喜欢生男孩子的吗?毕竟可以继承家业,秉承香火啊!

    “没关系,反正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不过,我觉得,你这肚子里怀的,一定是两个女儿,我又强烈的预感!”

    “你呀,就嘚瑟吧!”穆心瑜一脸幸福,“到时候,等着瞧就是了。”其实,她心里也是希望生女儿好,若是生了男孩,免不了又惹来不必要的争斗。

    如今前朝夺嫡斗争正如火如荼,景翼自江南回来之后,就摇身一变,身居要位,次次都能帮助皇帝做好每一件事,加上谢靖在军事上的援助,四皇子一派已经有稳压三皇子一派的势头。

    想到谢靖的周家军,穆心瑜微微一笑。等着吧,景翼,将来身败名裂的时候,前外记得不要哭得太难看!

    取名字的事,最终没能商量出个所以然来,毕竟按照皇室宗嗣排名的话,这两个孩子取的都是单名,又是姓景,得花些心思。

    “要不,先取个小名吧!”穆心瑜不想让天圣帝取名,使着小性子让楼焰心给孩子取一个。

    楼焰心想了想,“这样吧,男孩就叫宝宝,女孩就叫贝贝!”

    他这是多省事儿呀,穆心瑜翻白眼,转头不理会这个一点都没有生为人父自觉的家伙。

    行宫里,端丽公主正娇憨地半躺在榻上,媚眼含羞地看着手里的一幅画。

    这男人,他越看越喜欢。

    如果一开始是为了跟穆心瑜去抢男人,那么这些天的相处下来,穆心瑶,不,现在已经是端丽公主了。

    端丽公主已经深深地为楼焰心的俊美冷酷给折服了。她发誓,不管用什么手段什么方法,一定要得到他。

    可是,楼焰心根本就不给她机会,甚至还要让人用死尸吓自己。若不是她生来胆子大,又经常面对着巫蓝那张丑脸估计早就像韩雅儿那样,被吓晕了。

    经过这些日子的调理,她的脸已经完全适应了新的**,若不是用特殊的药水洗,根本就揭不下来。

    “听说太后身边那个韩雅儿也想嫁给楼焰心?”端丽公主恹恹地问道。

    星儿立即打起了精神,“是的,公主。”

    “前两日,本公主听闻,那韩姑娘夜里撞见了鬼,生生给吓病了?”

    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若是韩雅儿没有做过什么缺德事的话,她也不至于吓成那样。

    经此一事,皇上也没有重新提过她跟楼焰心的婚事。不过,那个韩雅儿也讨不了好。

    “谁让她跟公主抢男人,活该!”

    “话可不能这么说,人家好歹也是太后的表妹,咱们风仓国是隶属国,本就不占优势,这话以后可不能再在外头乱说了去啊!”

    “公主,可是,那个韩雅儿,也是咱们的敌人啊!”星儿并不知道楼焰心和穆心瑜的关系。

    端丽公主却是知道的,她抚着长长的指甲,优雅一笑,“敌人的敌人,那便是朋友了!”

    星儿和月儿皆是一愣,这边端丽公主已经起身,“走吧,咱们悄悄那个韩雅儿去,说不定还能得了意外的收获!”

    端丽公主明媚的眸子里迸射出一股强烈的狠意,穆心瑜,千秋殿守护重重,我不能对付你,还对付不了你身边的几个贱蹄子?

    千秋殿。

    “紫莲,这些天你怎么了,老是魂不守舍的?”紫竹虽然疑心这个紫莲,可碍于穆心瑜疼爱她,又想着主子现在身子不方便,不要让这些烦心事让小姐忧心,自己暗中留意便是。

    “哦,啊?是紫竹姐姐啊,我肚子疼,想去茅房。”

    紫竹见紫莲脸色这般惨白,也不疑有他,看着她匆匆往茅房那边跑去了。

    可紫莲来到茅房,却是并没有进去,而是绕过茅房,往左侧的偏门溜了出去。

    而此时的穆心瑜还不知道,她身边的人好几次悄悄溜了出去,正幸福地等待着孩子的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