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83徒生事端

183徒生事端

    过了两日,紫丹回到了千秋殿办差。

    穆心瑜万万没有想到,她即将临盆了,却会在这天徒生事端。此时正是用膳的时刻,穆心瑜到了院子中,坐下来吩咐紫丹让丫鬟将午膳端上来,又道:“紫莲,来,帮我捏下肩膀。”

    说完,便等着紫莲过来,可紫莲似乎一点动静都没有,双眸望着前方,像是在发呆一般,穆心瑜微微蹙起了眉尖,又喊了一声,“紫莲!”

    这一次,紫莲仿若被吓了一跳,目光还有些茫然,看向穆心瑜神色之中浮上了一丝疑惑之色,她讷讷的道:“哈,小姐,有什么事?”

    穆心瑜皱了皱眉头,望着紫莲还未完全凝神的眼眸,瞳仁里带着若有所思,紫莲素来沉稳,是三个丫鬟之中,话最少,但是做事最为精细的一人,今日这样的表情,还真是有点奇怪了,在穆心瑜心中,她看到这样的紫莲不由得生出了些许多疑,随即她眸光如箭,盯着紫莲的眸子,语气之中带着探视道:“紫莲,你似乎有什么事很难解决?”

    这些天,不时有妃嫔出来找茬,虽然只是小打小闹,每日在千秋殿耗费很大的心神,回来还要处理院子里的事务,在自家丫鬟身上倾下的关注也就相对要少一些,回忆起来,似乎从几天前开始,紫莲就有点魂不守舍的感觉,难道她遇到了什么难题吗?穆心瑜的眉头一皱,带着探寻的目光观察着紫莲。

    穆心瑜对自己的丫鬟向来是护短的,此时也是一样,若是紫莲遇见什么难题,在她能接受的范围,自然是能帮则帮。

    紫莲听到她的话,眼底却是流露出一丝惊慌来,随即咬了咬樱唇,秀美的小脸上有着为难,心中十分为难,不知道该不该说才好。

    就在这时,只听外面传来彩儿细脆的声音:“韩姑娘,我们娘娘在休息,你不能进去!”

    “我有要事要找穆心瑜。”韩雅儿身边的丫鬟灵玉一把推开了外头守门的宫女彩儿,掀开帘子便走了进去。

    彩儿从外头急匆匆的跑进来,小脸又急又气,却是先向穆心瑜行礼道:“娘娘,奴婢没有拦住她们……”

    刚才的情形,穆心瑜在里面也听到了,她微微一笑,和颜悦色道:“没事,你下去吧。”

    彩儿见,穆心瑜丝毫不怪罪,这才松了口气,退出去之前气鼓鼓地瞪了一眼韩雅儿,在心内呸道,这死女的,总是莫名其妙地缠着娘娘,真讨厌!

    午时的阳光有一种蓬勃的穿透力,顺着窗纱照进屋子,满堂透亮。紫檀木雕花玫瑰椅反射出一丝丝的清光,整个屋子像有金点在跳跃。古朴的家具,轻翠的颜色,酸梨木高几上摆着白玉荷塘映月花**,里面插着数支早桂,星星点点的缀于叶间,馥郁的香味闻着便让人如痴如醉。

    花边坐着的女子,凤眸清透如水,又带着一股淡淡的妩媚在眼尾,肌肤细腻,面容似牡丹艳丽,却又有一种清纯在其中,即便是坐在花旁,也只让人觉得她更是明艳不可方物。

    韩雅儿心头顿时生出一股酸涩来,这女人居然长得这般美。难怪皇上会为她迷晕了头,就连一向英明睿智的九王爷,也中了她的美人计。

    她目光中充满了戾气,脸上却是笑吟吟的进去,朝着穆心瑜道:“雅儿见过瑜妃娘娘。”

    她茂然的闯进来,如今态度又是这样的谦卑,穆心瑜皱了皱眉,脸色自然地冷了下来,“韩姑娘怎么这个时辰到千秋殿这里来了?”

    韩雅儿知道穆心瑜这是讽刺她不知礼数,却丝毫不在意,面上摆出一副认真的模样,“原本这个时辰,雅儿是不应该来打扰瑜妃娘娘用膳的,可是这种事实在是关系重大,雅儿在门外等了半天,觉得为了整个千秋殿的安宁,还是必须要与娘娘说一声。”

    看韩雅儿来势汹汹,像是有备而来,穆心瑜不知她又有了什么念头,心里带着疑惑,面上却不露出分毫,问道:“我这里有什么事会关系到整个千秋殿的安宁,若是事情重大,韩姑娘应该先禀报太后才为正法。”

    如今后宫里掌管六宫事宜的虽然是自己,可自太后回来之后,凡是都是亲自插手,穆心瑜基本上管不了太多,加上自己怀了身孕,确实不太适合管理,她对管事大权并不热衷,有了太后管,珍妃从旁协助,她正好也多出时间悄悄学习医术,应对其他的事情。

    韩雅儿被她如此反驳,微微冷笑,“娘娘当真是懂规矩的人,这事雅儿自然是已经禀报了太后,可是娘娘,既然是你的人出了事,那自然还是你来处理的好。”

    穆心瑜纵使云淡风轻,此时听到韩雅儿说的这样直接露骨,暗讽她院子里的人不干不净,眸子里露出了微微的冷意,面上却依旧挂着一丝微笑,“韩姑娘既然来了,那就好好的说一说,究竟是什么回事?”

    韩雅儿听着穆心瑜平静的话语,只觉得刺耳的很,脸上挂着的温柔笑容也有些僵硬,对着穆心瑜幽幽地道:“这些日子,瑜妃娘娘忙于安胎,对千秋殿发生的事情大概是不太了解。平日里,宫中自然是管理的妥妥帖帖的,可偏生这个月,却出了一件让人唾弃的事。昨儿个巡夜的婆子在巷子里看到有丫鬟和小厮在厅堂口的暗巷里厮混,追上去的时候,却被那不要脸的两人跑掉了,只在地上拾到一条手帕。”

    说着,灵玉就从袖子里取出了一条嫩黄色的丝帕,上面绣着一朵淡紫色的莲花。

    穆心瑜一看,心头一惊,瞳眸缩紧,她目光从那丝帕上收回来,望着韩雅儿道:“你拿着这条丝帕到这来,是要做什么?”

    韩雅儿掩着嘴轻轻的笑了一声,目光像是无比的轻柔,却让人觉得一股冷意,“这帕子,娘娘没觉得有些眼熟吗?”

    穆心瑜眸子里带着一抹惊愕,这帕子她当然知道。女子的物品一般都会有特定的标记,这是为了平日里好与其他人区分开来,通常来说,会绣上名字或图案,这条帕子,上面的图案和手工的绣法,正是紫莲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