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84宫砂不见

184宫砂不见

    韩雅儿见她不说话,笑容愈发的和煦,“我想娘娘已经看出来了,这帕子是你的贴身丫鬟紫莲的。”

    紫莲看到那条帕子之后,脸色煞白,身体微微发抖,咬着嘴唇低下头。

    穆心瑜看了她一眼,通透的眸子在那帕子上微微一闪,盯着韩雅儿缓缓地道:“这不过是一块帕子而已,紫莲在府中走动的时候,掉了也是正常的,或是被谁拣了去也不一定,这算不得什么证据。”

    韩雅儿含笑道:“娘娘说的没错,这帕子不过是件寻常的物品,就算掉了,扔了也是有的,所以雅儿今日来,也不是肯定说是紫莲姑娘,只是毕竟千秋殿如此之大,有下人公然的做出这等子腌臜事情,必然是要查清楚的。所以我也就是想要紫莲姑娘来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否则,闹到皇上那边,就不好了!”

    穆心瑜望着韩雅儿,目光里有疑虑之色,若说韩雅儿是要来定紫莲的罪,她一定相信,可是说韩雅儿帮紫莲证明清白的,这可是让人觉得可笑。她可不会相信韩雅儿遭到楼焰心拒绝之后,就彻底转了性子。她的心中那个充满了愤怒,韩雅儿在她身上下不了手,如今就对付起她身边的丫鬟来了,只要将她身边的助手都剥了去,日后她行事起来,定然处处受制。

    她冷冷的望着韩雅儿,幽黑的凤眸里光芒凌厉摄人,似笑非笑道:“韩姑娘想要怎么让紫莲证明她的清白呢?”

    韩雅儿目光幽幽,像是很不情愿来做这件事一般,蹙着两条细眉道:“其实也是很简单的,当时巡夜的婆子看到那小厮和丫鬟在……行那不耻之事,我想,这帕子虽然是紫莲姑娘的,可是紫莲姑娘素日里来斯文秀静,是娘娘的贴身宫婢,必然是懂礼之人,若是不来验证一下,让人传出来,连带娘娘的名声也会受到影响。所以,就请紫莲姑娘将手臂拿出来一看,验证一下清白便可了。”

    这一番话连带把穆心瑜也带了进来,紫莲被人怀疑做了这样的事情,轻了说是她没有管理好自己的丫鬟,重了说只怕是这个做主子的作风不正,上梁不正下梁歪!

    她心内一惊,却是转眸看着身侧伺立的紫莲,见她低垂了眉眼,脸上神色也显得郁郁,心知她刚才忧心的大概就是丢了这帕子的事,穆心瑜想了想,眉毛皱起,带着一丝锋利道:“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韩姑娘可以回去了,紫莲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的。”

    韩雅儿脸色一变,秀美的容颜上一双杏眸微眯,盯着穆心瑜冷笑道:“娘娘这是打算包庇这个胆大妄为的贱婢吗?”

    穆心瑜看着她那副志得意满的样子,心中恼怒,若不是为了紫莲,她定然要将韩雅儿好好嘲讽一顿,可刚才看紫莲的样子,都已经吓得全身发抖,这样子实在不像是只丢了一块帕子,可是紫莲的为人又让穆心瑜无法相信她会半夜跟小厮在一起厮混!

    她想了想后,压住心头的怒意,面上露出一抹疏淡的笑意,食指在手腕镶蓝宝石雕花镯子上摩挲着,半垂了眼眸,慢慢地道:“既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紫莲是我的宫婢,自然是由我来处理的。今日她若是当着你们的面,将手臂亮出来,知道的人还好,不知道的是若是听那风言风语的只言片语,说不定就会毁了紫莲的声誉。她在我身边这么久,我相信她的性子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这件事就由我处理。”

    其实说久,也不算久,紫莲跟在自己身边,也不过两个月而已,肚子隐隐传来痛意,穆心瑜嬷嬷圆鼓鼓的肚子,心中小声地安抚着孩子。

    韩雅儿闻言向前一步,面色如冰,冷笑道:“娘娘,你这完全就是袒护她了,今日这么多人在这里,若紫莲是清白的,雅儿以身份保证,绝没有人会以讹传讹!”

    身份?她能有什么身份,太后姓郭,韩雅儿姓韩,说好听一点是太后的表妹,说不好听一点,这亲戚关系隔着十万八千里,还不是她自己死皮赖脸地赖在太后身边?

    穆心瑜嗤笑了一声,眸光如冰霜冻结,望着韩雅儿迫不及待,压抑不住兴奋的眼睛,冷声道:“你只不过一个跟在太后身边的一只狗罢了,算得了什么身份,又能用什么保证!紫莲是我的丫鬟,当然是我来处理!我还没听说过有外戚管帝妃后宫里的事的!也没听说哪国的妃嫔妃还受一个下人的盘查!”

    韩雅儿被穆心瑜言辞犀利,一口一句的走狗下人,气得浑身发颤,脸上的笑意再也绷不住的沉下来,咬紧牙根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去请太后表姐来看看这伤风败俗的丫鬟!”身份的差距摆在这里,韩雅儿不得不服软。

    这个时候穆心瑜不会再追究她称呼的问题,自然也不会留她,凤眸望着韩雅儿,淡淡地道:“韩姑娘慢点走,可别心急。”待韩雅儿带着人走出了寻梦居之后,穆心瑜面色便是一肃,吩咐紫丹将门关紧了,又让人守在了门口,带着紫莲进了内室之中。

    紫丹刚才便一直想问,碍着韩雅儿在,一直都忍着,此时那性子再也忍不住,脸上带着慢慢的疑问,望着紫莲就问道:“紫莲,那晚的人真的是你吗?”

    紫莲自从进了内屋以后,手指便紧紧的抓住了衣角,满脸都是惊惶的神色,连脸都不敢抬起来,整个身子都颤抖了一般。紫丹见她如此,又急有怒,干脆冲了上去,夺过她的右手,直接拉起她衣袖以看,顿时大惊。

    只见那手臂肌肤细腻雪白如绸,毫无瑕疵,但是却没有那鲜红的守宫砂!

    穆心瑜面色也是一惊,紧紧的盯着手臂望着,而紫丹已经是忍不住急怒,愤声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的守宫砂去了哪里呢?!”

    在她的逼问之下,紫莲一把抽回自己的手,往后退了两步,猛地把衣袖拉了下来,遮住手臂,手指紧紧的抓紧了衣袖,像是生怕有人再拉开她的袖子一般,眼眶里的泪水不停的往下滑落,全身发颤。

    紫丹见她不回答,更是着急,往前几步,抓着她的手臂,皱眉问道:“你快点说啊,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真的和前院的小厮私通?难道你不知道这件事被发现了会有多严重的后果吗?在宫里,宫婢被发现与小厮私通,那可是死罪!”紫丹想到刚才韩雅儿那步步逼迫的样子,不由心头怒意更甚,说话之间脸色铁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