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85救救奴婢

185救救奴婢

    紫莲将肩膀缩成了一团,猛力地摇头,“没有,没有……我没有……”她泣不成声,只能反复说这一句话。

    穆心瑜见她如此,心头划过了一丝疑虑,她开始的时候也觉得有些愤怒,然而看紫莲此时的模样,反而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她上前一步,望着紫莲,凤眸明透,一字一字的问道:“紫莲,你是我身边的丫鬟,哪个仆人不尊你一分,我不相信你会跟着一个小厮半夜鬼混,但是,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那守宫砂为什么不见了?”

    既然韩雅儿能说那一日偷情的是个小厮,自然是看清楚了服装穿着。小厮是未成年的男下人,他们有些人因为职务的关系,会经常出入内院,但是在府中是没有什么地位的。紫莲是她千秋殿一等宫女,又生的容貌美丽,多的是人求娶,将来放出宫去,不说去嫁个小家公子,挑个得力的管家是绝对没问题的。

    紫莲听着穆心瑜的声音里没有怒意,清风一般的平静,带着一丝和暖,紫莲的紧张似乎也消散不少,她抬起头来,泪眼婆娑的望着她,连声道:“小姐,奴婢没有,可奴婢也不知道,奴婢没有跟小厮私通……”她说话间,还是有些语无伦次,上气不接下气,却很是紧迫的为自己辩解。

    紫莲的哭声渐渐的小了,内室里极为安静,紫丹见她如此,又是心痛,又是着急,还要开口,穆心瑜用眼神制止了她,默默的静立在一旁等着她哭完了,目光平静如同冰凝了一般,拉着她的手,慢慢的以一种和煦的声音问道:“你不要急,将事情说出来,我才能想办法帮你解决这件事。”

    紫莲擦干脸颊的泪水,望着穆心瑜的目光里带着犹疑,咬着唇,垂下头道:“小姐,六天前,奴婢去外面买糕点的时候,路过一条巷子,突然被人打晕了,而后醒来的时候,就……就……”

    紫丹猛地瞠大了眼睛,脱口道:“就是那天你回来的特别晚,我问你,你说是因为买糕点的人太多,所以耽搁了时间对不对?”

    紫莲咬着唇瓣,努力克制着自己,像是不愿意去回忆那一天所发生的事情,“那天醒来的时候,就躺在了一间屋子里,四周也没有人,那时候奴婢很慌,不知道怎么办,发了一会呆之后,整理好衣裳就回来了,奴婢不敢与人说,小姐,奴婢不是不告诉你,只是这事情实在是……”

    实在是太让人难以启齿了!穆心瑜紧紧的咬着牙根,全身有一种怒流在身体里流窜,她想起韩雅儿在她最近所做的事情,想起紫莲丢失的帕子,又听到了紫莲刚才所说的,眼底不由布满了阴霾。她的身边充满了算计,就连身边的人也避免不了!

    紫莲被人绑架夺去了清白,她一个丫鬟,哪里会惹来这样的祸事!连紫丹都没有发现的事,韩雅儿她们又哪里那样快的晓得,还不是她们设计好了的!

    “你的帕子呢,是什么时候丢的?”穆心瑜脸色气的雪白。

    紫莲摇了摇头,“这几天,奴婢心里很乱,也没在意那帕子的事情,刚才看到了才想起来,那一天,奴婢便是带着那方手帕出去的……”

    这样的就说得通了,一个寻常的女子遭遇这样的事情后,哪里还会注意手帕这等东西,难怪这些天,穆心瑜觉得紫莲有点心神不定,但紫莲自从跟她回宫之后就很自备,素来就话少沉静,最多以为她只是有了心事,哪里想得到是有这般严重!

    紫丹心内对韩雅儿她们满是唾弃,圆眸里几乎能喷出火来,一转头看到紫莲的表情,心头更是复杂,一甩手,痛声道:“你当时就应该告诉我,告诉小姐,也好将事情处理了,如今她们找上门来,你手上的守宫砂又没有了,那要怎么说?怎么去解释?你一个丫鬟跟小厮私通,这可是哪个勋贵家中都容忍不了的事啊!更何况这还是皇宫,若是被后宫里的其他人发现了,真的就……唉,你个傻瓜!”

    也幸好韩雅儿只想对付自己,并没有打大肆宣扬,传到其他人耳朵里,不然,以后宫那些女人的手段,她怀着身孕又龙种倒是不怕,就怕身边的人会被一个个铲除干净了。

    紫莲本就满脸愁苦,被紫丹一说,脸色白的像纸一样,身子晃了几晃,像是一阵风都能将她吹走。穆心瑜这才注意到,紫莲哭过后,那眼眶底下被粉遮盖的黑眼圈完全显现了出来,这些天,紫莲只怕是没一天能安睡。

    穆心瑜睨了一眼紫丹,紫丹望着紫莲长长的叹了口气,心急如焚道:“小姐,这可怎么办,那韩雅儿叫来了太后,要是让她们看到紫莲的手臂上没有守宫砂,只怕马上就会拖出去打死的!”

    这话穆心瑜何尝不知道,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穆心瑜要护着紫莲,太后来了,她怎么也遮挡不住,反而越拦越会给人怀疑,但是一旦看了,紫莲这辈子也等于完了!

    紫丹紫竹她们都是作为穆心瑜的陪嫁丫鬟过来的,每一个人嫁过来都是处子之身,手臂上点了守宫砂,这是对男方的一种尊重,以示嫁出去的女儿也是冰清玉洁的!虽然紫莲只是自己半路上捡来的,但也是经过了净事房的册子登记,点了守宫砂的。

    紫莲望着穆心瑜,紧紧的咬着嘴唇,摇头道:“小姐,小姐,求你救救奴婢,奴婢真的是不知道的!”

    穆心瑜望着她,凤眸中含着怜惜,“时间太紧了,太后等会就会到来,这一时半会的只怕是安排不了!”

    若是平日,她还可以去找人另外弄个冒牌‘丫鬟’来认罪,可是现在,只怕她院子外面已经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一有风吹草动,立即就会有人禀报。

    紫莲闻言,双眸里流露出惊惧的神色,她猛地跪了下来,对着穆心瑜哭道:“小姐,这件事都是奴婢的错,都是奴婢自己不注意才惹来此事的,若是寻常人,早就应该撞死了,免得小姐你为难。可小姐,奴婢不能死,奴婢的妹妹还小,她还要人照顾,若是奴婢撞死了,奴婢的名声也就罢了,她这一辈子还要背负着有一个**姐姐的罪名,这一辈子就等于毁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