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87嬷嬷验身

187嬷嬷验身

    “不。”穆心瑜樱红的嘴唇微微扬起,拉着紫莲站起来,“紫莲,我不是担心你跟我抢九王爷,而是你小姐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与任何人,分享我的男人,就算是名义上的,也不可以。”

    她的目光充满了暖意,声音温和坚韧,却让人不难听出她的决心,紫莲知道,自己就算磕再多的头,哭得再久,自家这个和婉的小姐,唯独在这件事上,是绝对不会退后一步的了,她定定的望着穆心瑜,心却是揪了起来,眸中神色复杂的焦急在一起,焦急道:“小姐,那你可有别的办法?”

    紫莲眼见如此,心情也是复杂的很,一边是多年伺候的小姐,一边是相处要好的姐妹,她此时又想不出什么好的主意来,又见穆心瑜秀眉紧锁,从桌上倒了一杯茶水过来,“小姐,你喝杯水吧。”

    从回来到现在,穆心瑜连午膳都没有用,就处理这件事,实在是有些疲累,她接过水,喝了一口,却突然间想到什么,望着紫莲道:“我想到一个法子,会让你受些苦,就看你愿意吗?”

    到了这个时候,紫莲已经别无办法了,她望着穆心瑜,重重的点头,“只要让奴婢不要被拖出去,奴婢一定愿意。”

    穆心瑜点头,她不能让紫莲做楼焰心的通房,但是紫莲她也要救下来,就在这时,紫竹从外面走进来,站到门口道:“小姐,太后来了!”

    穆心瑜心中一凛,这韩雅儿果然是抱着让紫莲无处可逃的决心来的,只怕是急急走到了荷心苑,马上向太后告了一状,就赶了过来。

    她望了紫莲还有些害怕的小脸,拉着她的手,慢慢地道:“你不要怕,我一定不会让她们得逞的。”

    金辉依旧是斜斜的从门窗洒进了屋子,太后踏步走了进来,挡住了门口的光线,整个房间一下子阴暗了下来。

    穆心瑜朝着太后行了标准的礼节,“臣妾见过太后,太后娘娘福寿金安。”

    太后一身淡紫绣金色牡丹的凤服,丝丝的金线反射出冷漠的光,她缓缓的坐到了厅中的主位之上,矜淡的目光朝着穆心瑜身后站立的紫丹与紫莲身上一扫,接着看了眼穆心瑜的肚子,淡淡地道:“嗯,你坐吧。”

    韩雅儿跟在太后的后头,看到穆心瑜时,眼眸里便浮现出一丝深藏的妒忌,似笑非笑地道:“娘娘,如今太后到了,你总不能再以身份不够阻止查看紫莲了吧!”

    穆心瑜颔首,挺着肚子坐到了太后下首的位置,轻轻的一笑,姿态说不尽的优雅,语气温婉道:“太后身份高贵,自然是可以查看的,紫莲就在这里,若是太后有什么要问的,要查的,尽管盘查吧。”说罢,她喝了一口茶水,面上露出一分怒色,却是拧眉斥道:“这是谁泡的茶!”

    彩儿从门边走进来,小心翼翼地道:“娘娘,是奴婢泡的!”

    “水温这样低也能冲茶,还不快去换一壶!”穆心瑜恼怒的看着彩儿,训斥道。

    太后端起茶的时候,便觉得水温有些低,抿了一下就放在了一旁,此时看到彩儿个子小小的,也只当她做事不上心,皱了皱眉。韩雅儿冷笑了一声,“看来娘娘还是要好好管理一下你的奴才了,不仅做出了私通的丑事,就连个茶也泡不好!”

    穆心瑜看韩雅儿那副小人模样,皱眉道:“韩姑娘,你说话可要注意些,现在还没有拿到十足的证据,你就将污水往人身上倒,岂不是显得操之过急了!”

    韩雅儿眼底冷意如冰,看着穆心瑜凌厉的模样,冷哼了一声,心道等下有你好看的!面上却是望着太后道:“太后,那个婢子就是叫做紫莲的,她是瑜妃娘娘的贴身宫婢。”

    紫莲闻言,从穆心瑜的身后走出来,跪在地上道:“奴婢紫莲见过太后娘娘。”

    太后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睥睨着跪在下方的紫莲,看她一张脸儿虽然有些发白,但是容貌秀丽,有一股小家碧玉的韵味,缓缓地道:“倒是生得不错,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有颗干净的心。”她说完,身后的陈妈妈便走了上来,拿着那块手帕问道:“你可看清楚了,这手帕是你的?”

    紫莲抬头望着那帕子细细的看了几眼,这才点头道:“正是奴婢不久前丢失的那块。”

    太后听到这话,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她缓缓地道:“去检查一下吧,若是清白的,别冤枉了人家小姑娘。”这语气,听起来倒是充满了慈爱,若是紫莲不知道她今天是来干什么的,只怕还会对这太后感恩戴德。

    陈嬷嬷往前一步,干瘦的面容带着常年积累的凶色,狞笑一声,“紫莲姑娘,还请把右手伸出来,给老奴我好好看看你的守宫砂!”说着便上前,去拉紫莲。

    紫莲满脸的惊慌,浑身颤抖的看着陈嬷嬷一步一步的逼近,她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秀眸睁的浑圆,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恶魔在向她靠近,要一口将她吞下。

    陈嬷嬷见她这模样,嗤笑了一声,伸手往前快速的拉住她的手臂,见她还要挣扎,一脚踢在了紫莲的小腿上,用手拧着紫莲的肩膀,咬着牙,小浪蹄子,现在躲,等下就要你好看!

    太后不喜欢穆心瑜,陈嬷嬷作为太后的心腹嬷嬷,自认也不喜欢穆心瑜,所以下手没个分寸。

    她暴力粗鲁的将紫莲的衣袖扯开,眼眸也随之瞪如灯笼,充满了震惊!

    只见紫莲如玉的小手臂上,一颗殷虹如血的豆大守宫砂正完好无缺的停在上面!向众人宣誓着它的存在!

    “不可能!”韩雅儿顿时皱了皱眉,目光在那守宫砂上,显然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她急切地转头朝着一脸平静的太后道:“太后,这守宫砂光看是看不出来的,万一是用朱砂颜料点上去的,只怕是做了假,还请陈妈妈再擦一擦,看看是否是真的?”

    太后显得有一丝的犹豫,显然觉得此举不大好,便转头望向穆心瑜,询问她的意思。

    只听这一问,穆心瑜心内就叹道,太后和韩雅儿绝对不是在一个层面上的,她心思机敏,深藏不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