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88找准对手

188找准对手

    她的身份是太后,是这后宫之主,私底下如何偏心下毒手都可以,明面上确实保持着一碗水端平的样子,故意来询问穆心瑜,一来是表现她自己那份毫不偏私的心,二来便是试探穆心瑜,若是穆心瑜心里有鬼,就不敢让陈嬷嬷去擦,穆心瑜敢保证,只要她一摇头,那陈嬷嬷绝对会扑上去抠紫莲的手臂。

    穆心瑜目光里带着一抹清透,缓缓地道:“太后尽管让人去试。”

    陈嬷嬷早就等着这句话,举起肥厚的手掌就往紫莲的手臂上猛力的搓去,她还不相信了,守宫砂这东西,还可以重新长出来!只看守宫砂在她大力的搓动之下,颜色似乎有变淡之意,紫莲瑟瑟缩缩的望了穆心瑜一眼,眼中格外害怕。

    而穆心瑜则是眼眸半眯,手指紧紧的攥紧,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守宫砂上!

    陈嬷嬷见紫莲如此,那久来做恶的心越有一股爽快,越发的来劲,手中力道加大,按得紫莲脸色发白,痛得失色大叫,“嬷嬷,你轻一点!”

    与此同时,彩儿端着一壶茶从厅外走了过来,举着茶壶给穆心瑜斟茶,听到紫莲那痛声一叫吓的浑身一抖,转过身去,茶壶嘴却忘了抬起来,顿时那滚烫的茶水正好倒在了陈嬷嬷猛搓的手指之上!

    “你这个小娼妇,眼睛看哪啊!”陈嬷嬷被烫的跳了起来,握着迅速发红起泡的右手手掌甩动,毫不顾忌的大骂了起来!

    彩儿被她训的一呆,连忙低头一看,那茶壶嘴滚烫的茶水正在滋滋的往下流,她吓的连忙收手,那滚烫的茶水却还是倒在了紫莲手臂之上!

    彩儿望着紫莲发红的手臂处,扑过去惊呼道:“紫莲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太后看这动作,先是一愕,随后想要开口阻止,已然是来不及,只见彩儿一扑,手指刚好搓破了紫莲被烫的地方,那一块带着守宫砂的皮肤上水泡全部破裂了开来!

    韩雅儿面色一僵,几步跑了下来,一脚踢开彩儿,拉起紫莲的手臂到了面前,将那块皮要拈起来,可那皮肉被烫便是极痛,又被彩儿搓破了皮,露出粉色的嫩肉,再经韩雅儿毫不留情的硬扯,绝非是一般的疼痛,紫莲的眼泪顿时便冒了出来,可怜的连声唤道:“韩姑娘,韩姑娘……”

    见韩雅儿如此狠毒,穆心瑜倏地站了起来,将韩雅儿的手甩开,厉声道:“韩雅儿,你也未免太心狠手辣了,难道没看见紫莲被烫伤了吗?!”

    韩雅儿哪里甘心,眼看胜利就在眼前,却被那壶滚水弄得一干二净,又要冲上前来,此时,太后却开口道:“雅儿,不可无礼!”

    韩雅儿一时怒意上头,哪里是太后喊得住的,然而看到紫莲那破了皮的手臂,那守宫砂都皱成了一团,哪里还找的出来!又是急气,暗恨穆心瑜狡猾毁了证据,狠狠的剐了一眼她,快速的转过身来,面色委屈,声音凄凄地道:“太后,这丫鬟一定是故意的!她好端端地怎么会把滚水端了进来,浇到紫莲的手上!”

    彩儿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小脸写满了惊慌和害怕,不停的求道:“太后,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是被紫莲姐姐的声音吓到了,奴婢绝对不是的,请太后明察!”

    穆心瑜吩咐紫丹去室内取了烫伤药来,才转过身来,对着太后道:“太后,刚才这茶水的确是不够烫,我才吩咐了丫鬟去换上一壶,她本来是在给我斟茶水,若不是被吓到了,断然不会举着滚烫的茶水就转身!”说罢,就对着彩儿道:“你个丫鬟,平日里就毛躁,若不是看着你嘴巴甜,讨人喜欢,这么胆小我早就让你做粗使丫鬟去了,今日烫到了陈嬷嬷,就罚你三个月的月银,出去跪五个时辰,好好的反省一下!”

    彩儿哭哭啼啼,委委屈屈的应了,一溜烟就跑了出去。太后默默的听着,目光在左手小指上的护甲上掠过,这个穆心瑜可真是会说话呀,她抢在自己前面处置了丫鬟,还不就是为了保护那彩儿,可这本来就是穆心瑜的丫鬟,她既然已经处置了,就是太后也不好随便的插手。

    韩雅儿对彩儿没有兴趣,她只是盯着一旁的紫莲,字字紧迫,“那守宫砂一定是假的,对不对,你一定是故意让人烫掉了!”

    她言辞犀利,逼得紫莲连声低泣,只握着手,不发一语。

    穆心瑜眸中掠过一丝丝的寒光,望着一旁握着手满脸痛楚的陈嬷嬷问道:“陈嬷嬷,你刚才可看到那守宫砂没有了?”

    她看都不看韩雅儿,因为穆心瑜知道,今日有决定作用的人,是太后,而不是韩雅儿。

    人必须一开始就找准自己的对手,否则就会做尽无用功!

    陈嬷嬷疼的一脸皱纹,皱眉咧嘴的先观察了一下太后脸色,又看了下周围的丫鬟,周围除了她们,还有其他几个千秋殿的宫婢也在,她们是皇上派过来伺候的管事宫女,穆心瑜将她们喊到这里,必然就是要让她们到时候做个见证,毕竟她们在宫中多年,是有相当的人缘和人脉的。

    陈嬷嬷当即就想通透了这点,也不能撒谎,否则会连累太后,虽然很不甘心,却还是摇了摇头道:“老奴擦的时候,那守宫砂还是有的,但是老奴只擦了几下,就被滚水烫了!”

    后面一句话,穆心瑜只当没听见了,她笑了笑,“还是陈嬷嬷的眼睛厉害,我当时也看到那守宫砂,清清楚楚的在紫莲的手臂上。紫莲跟在我身边虽然没多久,但胜在为人斯文文静,向来守规矩的,她跟着我来到这千秋殿里,也不过两个月,出院的次数,可是手指也能数的清,平日里就是在寻梦居里,她怎么就会跟前院的小厮私通呢?而这帕子,她也早就说了,是不小心丢了,指不定那私通的两人,就是故意丢下来的,想要遮掩他们的行为也说不定!”

    韩雅儿冷笑道:“是吗?就刚好掉的是紫莲的帕子,烫的又是紫莲的手臂,正巧这守宫砂又没了,真是太过凑巧了!”

    穆心瑜摇了摇头,眸光冰冷如箭,声音如同一缕春风,但是里面的内容却是让人锋利异常,“这天底下的巧事儿不都是说缘分吗?就像韩姑娘,因为韩老爷的缘分进了郭府,后来又做了郭夫人的义女,还能有幸跟在太后身边,最后差点还成了皇上的妃嫔,我的姐妹……你说,这是不是也叫缘分呢?”

    韩雅儿最为耻辱的事,便是差点就被皇帝当做宫婢给睡了,好在最后太后赶来阻止了惨剧,顿时脸色铁青,指着紫莲道:“她是清白的吗?没了守宫砂就算了,让嬷嬷检查一下,究竟是不是的!”

    紫莲闻言,握紧了手腕的手指用力到了青白,眼睛瞪的几乎要跳出了眼眶,整个人是极其受辱,几乎崩溃地对着韩雅儿喊道:“韩姑娘,你想要逼死奴婢就说,休要用那侮辱人的法子来,奴婢就是死,也不让你陷害娘娘的!”说罢,竟然站起来,朝着桌角狠狠的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