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91多吃点肉

191多吃点肉

    穆心瑜打定主意,一定要给紫莲挑个殷实的好人家,给她一份足足的聘礼,让她嫁过去后,日子一样能过的好。

    楼焰心哪里不知道穆心瑜的盘算,“紫莲那里,我会帮你留意的,定然会不让她吃苦。”他知道,这件事虽然是韩雅儿她们造的孽,但是穆心瑜心底肯定是对紫莲存了一分愧疚。

    穆心瑜看着楼焰心,若不是因为楼焰心,她也不会对太后那么客气,情侣之间相互体谅才是正道,她微微一笑,轻声道:“谢谢你……”

    话还没说完,楼焰心的脸色便变了,一口过来将穆心瑜的嘴唇含在了唇齿之间,霸道的在她的唇舌之间长驱直入,不留一丝缝隙给她,直到她气喘吁吁,像是快要窒息的时候,他才松开,狭长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她,带着一股浅怒,“知道错了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落到了楼焰心的怀里,穆心瑜目光还因为缺氧有些迷蒙,听到男子霸道的声音,抬头正对上楼焰心那绝丽的眼眸,深黑的瞳仁里映出如海一样的情意,她有些被蛊惑了地点点头,“小心孩子。”这家伙卖乖的时候最乖,霸道起来的时候比谁都凶。

    看到穆心瑜如此乖巧的点头,楼焰心开心的一笑,在她的唇瓣上狠狠的再亲了一下,“若是以后再说,就要加强惩罚了……”说罢,笑眯眯的点头,似乎对自己这个决定很满意。

    莫名地,开始的那些气愤就这样的消失了,看着楼焰心那笑的好看,好看中又有点鬼的面容,穆心瑜听到他那颇有深意的话语,脸上一红,没好气的伸手拉了拉他的脸,咬牙道:“大色鬼!”

    “疼自家娘子不叫色……”楼焰心侧头,趁机在穆心瑜扯着脸颊的手上一亲,一副得逞的美样,害的穆心瑜连忙收回手,斜睨着他嗔道:“谁是你娘子了?瞧你那模样,还不是色鬼!”她很开心听到楼焰心嘴里“娘子”这个称呼。

    “就色,就色你……”楼焰心笑眯了眼,说着便低头往穆心瑜的脖颈去拱,吓的穆心瑜连忙大叫,“楼焰心,你个讨厌鬼,满脑袋想什么,我还怀着孩子——”

    最后一句话戛然而止,因为穆心瑜看到紫莲正背着光站在门前,面色看不清楚,像是进退不得,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处。

    想到这是在皇宫里,虽然皇帝出巡去了,但还是要忌讳些的。她连忙从楼焰心的怀里跳了下来,整理了下钗环和衣裙,本来想说紫莲怎么不敲门就进门,但想起她今日所受的一切,心情必然是不好受,一时疏忽也是有的,又将话吞了下去,略微有点不自在的摸了摸鬓角,面色已恢复了原来淡然的模样,含笑道:“紫莲,伤口凃了药,还疼吗?”

    因为烫坏的地方不能着衣,但女子的手臂又不能随便给外人瞧见,所以紫莲外头披了件大裳,刚好可以掩住她的手臂,缓缓的走到穆心瑜的面前,“娘娘给的药很好,擦了以后手臂清凉许多,也不疼了。”

    穆心瑜见楼焰心坐在一旁,本来想看一看她伤口的念头便放下了,只站到她的面前,望着紫莲发白的面色,疼惜道:“今日这帮举动,实在是难为你了,那滚水烫在手上必然是很疼的,可那颜料染上去,看上去是没有问题,一旦用手摩擦,定然会掉色,我只有用这个办法,才能让她们查无可查。”

    紫莲点头道:“奴婢省得,若不是娘娘帮着奴婢,现在奴婢已经不会站在这里了。”

    穆心瑜点点头,微微叹了口气,“你伤未好之前就别做事了,好好的在屋中休息,这药膏没了告诉我,太医院有的是,只要坚持擦,以后不会有疤痕的。还有,你的吃食,我也会吩咐紫丹她们注意,这个月,你要吃的清淡些,这样对疤痕的恢复有好处。”

    紫莲一一听着点头,目光朝着坐在一旁的楼焰心看去,他懒懒的靠在椅子上,银丝袍子像是一抹月光泄在他的身上,越发显得他俊逸风流,见她望过来,嘴角浮着他常年所带的慵懒笑容,微微勾了勾唇。她心中一跳,目光带着一丝羞涩,惹得楼焰心不悦地拧了拧眉。

    他不会像穆心瑜那样,对紫莲充满了怜意,而且他素来就不喜欢女子对他流露出痴迷的目光,想当初,他和小鱼儿的第一次见面,他还误会过小鱼儿是个贪慕虚荣的女子。

    紫莲见楼焰心拧起眉头,这才察觉到自己刚才的目光,连忙低着头,道:“今日多谢娘娘和九王爷,若不然,紫莲只怕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不要这么说,你是我的丫鬟,我把你从宫外带进来,自然是要保护你的。”穆心瑜只顾着看着她的手臂,没有注意到她刚才的神情,抬起头来安慰她道:“其他的事情你都不要担心了,日后你若是想嫁人,我也会给你安排一户好人家,绝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紫莲眸光微闪,神色一顿,瞬间恢复到以前的样子,跪下来感激道:“奴婢谢谢娘娘!”

    穆心瑜赶紧扶了她起来,绝美的面容带着和煦的笑容,“别谢了,赶紧去休息吧,多休息对伤疤有助于恢复,女孩子身上可莫要留下什么瑕疵。”紫莲点头退了下去。

    不多一会,宫女们便张罗了七八个菜肴端了上来,人退下去之后,楼焰心拉着穆心瑜坐到桌前,先自己拿了个勺子尝了一下,然后笑着给穆心瑜盛了一碗鲜鱼汤,“这个是你最喜欢的味道,鲜而不腥,最是适合孕妇。”

    因为穆心瑜的口味是江南人的清淡甜鲜,楼焰心便请了两名擅做南方菜肴的大厨送到了宫中,专门给穆心瑜一个人做菜,所有的菜都是按照穆心瑜的口味来的,不过太甜的菜,楼焰心却是不怎么吃。

    穆心瑜端起荷叶白瓷碗,小小的喝了一口,眉眼里蕴了笑意,“味道很好,你也喝喝看。”

    楼焰心正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放在穆心瑜的碗里,摇摇头道:“我现在还不饿。”说罢,又夹了块鱼肉,将上面的刺一根根细细的拔了,转头看穆心瑜却在夹青菜,皱了皱眉,“怎么不吃肉,多吃点肉。”

    穆心瑜看着自己的碗里,鱼肉啊,排骨啊,都堆积在了一起,脸色一窘,楼焰心这是要将她喂肥吗?

    “你看你这么瘦,身上都没有肉,多吃点,孩子才能在你的肚子里长得更加壮!”楼焰心一边挑着刺儿,一边在心内狡滑地奸笑道:小鱼儿的身材已经很好了,可是再丰满点,他也不介意的,抱起来舒服。再者,他的小鱼儿现在怀着他的孩子呢,可不能饿着孩子了。

    穆心瑜夹了一块鱼肉放在口中,心中充满了疑虑地打量着自己,她真的很瘦吗?抱起来很让人不舒服?不至于啊……想到腹中的孩子,穆心瑜也没多想其他,甜蜜地将碗里的肉都吃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