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92吃里扒外

192吃里扒外

    丛烟阁中,燃烧着百花香片,馥郁的香烟在屋内飘渺如雾,韩雅儿自从跟随太后来了宫里,越发得意起来。

    此时,她坐在酸枝木大椅上,嘴角带着一抹得意的笑容,挑着声道:“我说的可有错,你那小姐绝对不会让你做通房的。”

    站在她下方的,是一个面容秀丽,身姿纤细的丫鬟,正是前些日子被烫伤了的紫莲,说起来,她应该和韩雅儿有不共戴天之仇,可此时,她站在这里,姿态从容,丝毫没有紧张害怕,只是在听到韩雅儿的话后,脸色微微发白,半垂了眼眸一言不发的盯着地面。

    韩雅儿也不介意她不回话,继续开口道:“你不是说,你小姐不是那等善妒之人,是真心为你考虑的吗?啧啧……”她说着,站了起来,走到紫莲的面前,将她的右手拉了过来,看着那尚未好全的疤痕,冷冷一笑,“你看看,她就算是想要烫死你,也不愿意让你做楼焰心的通房,她一个帝妃,还管着九王爷的婚事,正常吗?而且,你不是说她对你最好吗?这就是对你好吗?”

    “至少她对我比你好!”紫莲看了她一眼,听起来语气铮铮,实则缺乏底气。

    韩雅儿嗤了一声,轻笑道:“你是说我让人检查你的事吗?这算得了什么,这不都是为的演的更真实一些吗?看看她究竟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贤惠,大方,温婉,善良啊!”

    紫莲闻言抿紧了嘴唇,目光里流露出一丝痛苦,这四个词语是当时她对韩雅儿说的。

    她想起那一日,在四皇子府中听到安侧妃要给九王爷送歌姬的时候,她心里很着急,但是后来听到小姐拒绝了,她心里十分的高兴,这代表着以后要给九王爷找通房小妾的时候,小姐肯定优先考虑的是身边的人,而紫丹早就与宿将有了婚约,剩下的当然就是她了。

    她看到九王爷对小姐那么好,那么体贴,虽然她知道自己没有小姐那样的美丽,又没有小姐那样的尊贵身份,但是她做个小妾总是可以的,在小姐不方便的时候,以后也帮着小姐对付其他的妾室。而且做了通房后,只要她能在小姐之后再生个孩子出来,就能作妾了,如此一来,她就不再是奴婢,而是主子。

    她一高兴,便一个人坐在那自言自语,刚好被经过的一个小宫女听到了,第二天韩雅儿就找到了她,说她痴心妄想,穆心瑜那个妒妇,决定不会让楼焰心娶别人的。

    九王爷原本就不是小姐的。小姐既然已经做了皇上来的妃子,为何还要霸占着九王爷?

    当时紫莲并不相信,她反驳了韩雅儿,说韩雅儿嫉妒穆心瑜是皇上的宠妃,怀了孩子又得九王爷的袒护,才故意中伤穆心瑜。可韩雅儿却说,从她来看,就是个例子,韩雅儿说自己喜欢了楼焰心十余年,从肃北追到了京都,穆心瑜还不是一样可以故意陷害她。穆心瑜能这样对她,就能如此对紫莲!

    紫莲口中喊着不信,可是心里却被她说动了,因为穆心瑜和楼焰心在屋内歇息的时候,从来都不让人进去伺候的,就是紫丹也不让进去。紫莲其实早就看出来九王爷与穆心瑜两人之间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

    尤其是穆心瑜和楼焰心都不喜欢在聊天的时候有个人在旁边看着,只让丫鬟在另外的一间外房里守着。这也是代表了穆心瑜的态度了,以前紫莲没有留意,今天被韩雅儿这么一说,再一想,却发现很多地方,穆心瑜都是在表明她的态度,她要独自霸占九王爷。

    穆心瑜真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有了皇上还不满足,贱人!

    韩雅儿看到她动摇了,便加以游说撺掇,说有个办法,可以帮她试试,看她所谓的小姐是不是对她那么好?

    当时紫莲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理,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却是在内心的矛盾里渡过的,也就是被穆心瑜认为是精神不好的那些日子。

    她一面觉得这么做,对不起穆心瑜,一面又很想知道,穆心瑜到底是不是像韩雅儿所说的一样,不会让任何的女人接近楼焰心。

    紫莲当然不会害怕这件事会对她造成什么威胁,她本来就是清白之身,当时她就留了心眼,不让人真正的碰她。

    但是,最后事实证明了一切,在她面对名誉被毁,会被人杖杀的这样危急的时候,在她哭诉不已,生生哀求的时候,穆心瑜都没有答应让她做楼焰心的通房以避过这个劫难,更是当着她的面,说出那样的一句话——

    “你小姐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与任何人,分享我的男人,就算是名义上的也不可以。”可楼焰心又不是她的男人,皇上才是,穆心瑜为什么要霸占着不放?

    紫莲熟悉穆心瑜,她记得穆心瑜语气和表情,知道当时她是认真的,严肃的,甚至可以说是很肃穆的说出这句话,代表着决心和不会更改。她作为小姐的贴身丫鬟,不就是为了以后可以嫁给九王爷的吗?不然她为什么一定要跟着小姐进宫呢?为什么小姐不肯让她做通房呢?她都已经让步不做妻,只做妾了。

    韩雅儿看着紫莲面色变化无端,小脸上的挣扎和难过,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冷然,这些丫鬟,哪个不是想着爬上楼焰心的床,她在肃北的时候,早就看得多了,就连高门大户里的庶子都能有无数妾室通房,面前这个,也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这种人的心思她最了解。

    说的比唱得好听,又想做****,又要立牌坊,给自己安一个无比好听的名头,也不知道是用来欺骗谁!

    韩雅儿绕着紫莲走了一圈,目光深处藏着一丝鄙视,语气却是无比的温柔:“我对你很好了,至少我是想办法将你手臂上的守宫砂消除,而不是真的找个男的破了你的身子,否则的话,你现在就是个残花败柳!”

    紫莲挣扎道:“小姐说会给我找一户好人家的,不会亏待我。”

    紫莲不是家生子出生,也不是生来就卖进了府,而是家中出了事故,剩下两姐妹无人照顾,不得不卖身为奴,她认得字,脑子也灵活,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做奴婢,其实内心里还是不甘心的。

    “什么好人家?能有九王爷好吗?那一般的百姓人家,能给你穿得起这样的好料子,用的上那样好的脂粉吗?”韩雅儿不屑的反驳,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她最是不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