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95忠心与否

195忠心与否

    紫丹拾起一本书,想了想后点头道:“是啊,没事的时候经常出去,要好些时辰才回来,奴婢有时候看她闲着也是闲着,在院子里转转也好。”

    她们做大丫鬟的,事情并不算太多,尤其是穆心瑜每日看书的时间多,都不用她们在身边伺候着,大多数时间比较自由。

    她说完,抬头见穆心瑜半靠在椅子上,面色却有点淡淡的,动作一顿,而后一惊,小脸上挂着惊愕和担忧道:“小姐,紫莲该不是出了什么事吧?虽说穆侧妃现在怀孕了,可毕竟是四皇子府里的事儿,再怎么着也关系不到咱们这里来,太后也没什么空管咱们这边,最近凝贵妃和那些后妃们也安分了许多,可说不定还是会对紫莲下手的。”

    穆心瑜看着紫丹浅浅地一笑,目光有些深幽,淡淡地道:“紫莲的伤现在也好了,等她回来了,你去告诉她,莫要随意出院子,若是被有心人利用了,到时候我也难以再保下她。”

    紫丹皱了皱眉,也觉得紫莲最近因为穆心瑜对她的刻意体贴而显得有些太过骄纵了,忘了自己是奴婢的身份,连今天就她一人守在院子里,都跑了出去,实在是有些过分。

    “还有,让她回来之后,到我这里来一趟。”穆心瑜又拿起桌上的书,目光落到了那密密麻麻的字上,一双眸子映着烛光,像是有两点火焰在其中跳跃。

    夏日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开始那声势吓人的砸了下来,不到半个时辰就越来越小,最后就没了,乌云也渐渐的吹散,露出透着金辉的天空。

    雨势渐渐小了的时候,紫丹看到从外头回来的紫莲,没好气地道:“让你看着院子里的小丫鬟们,你又跑去哪了,下这么大的雨,那些东西差点都淋湿了!”

    紫莲一身沾了水汽,头发也有着雨滴,进了住房后拍了拍身上沾着的雨滴,往院子里看了一眼,见没有任何动静,便收回了目光,眸子里带着一点试探,清秀的面容上带着和气的笑容,轻声地问道:“好紫丹,好丹儿,外面晒的东西没淋湿吧,今天搬出来的可有不少小姐喜欢的物什。”

    “你快擦擦头发吧!”紫丹抄了一块毛巾给她扔了过去,晓得她刚才进来的时候,肯定是留意外头院子里的一切,现在故意讨好似的问她,不禁白了她一眼道:“你还好意思说,若不是我从小厨房里出来看到了,现在你就要挨罚了。小姐知道你不在院子里,有些不高兴。”

    紫莲擦头发的动作顿了一顿,眸光微闪,转头看向紫丹,试探道:“那小姐说我什么了吗?”

    “当然说你了!”紫丹看到紫莲脸色微变,以为她是怕挨穆心瑜的骂,决定不要再吓她的好,如今她和穆心瑜一样,想到紫莲曾经发生的事,对她就多了几分容忍和同情,赶紧改口道:“不过你也别怕,小姐是担心你出院子被韩雅儿她们利用陷害了,所以才这么说的,若是到了时候她就没办法救你了!”

    紫莲心内本来是一惊,再听紫丹后面的话,面色才刚放松,又不自在的走到另外一边,背对着紫丹,以免自己的心事被她发现,一边取下头上的银簪,拿着紫丹丢来的毛巾抹着湿了的头发,语气带着一抹轻松随意道:“这次是例外,以后我会注意的。”

    紫丹望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可怜的紫莲,这段时间一定很难受吧,她撑着下巴道:“你赶紧抹了头发吧,小姐说等会让你去她那一趟。”

    紫莲身子一颤,脸上血色尽失,若是有人站在她的身边,定然能发现她此时的神色不对。好在她是背着紫丹的,所以紫丹没有看到她失态的样子,她拿着帕子,手却是冰凉的。

    小姐该不是发现什么了吧,她这些天除了偶尔会出去,没有任何不对劲的事啊,可是小姐那样的聪明,发现什么也不一定了,她要怎么办?

    紫莲无意识的搓着头发,一边想着自己到底有没有被穆心瑜看出端倪,紫丹看了半天见她还没好,喊道:“你快点啊,小姐让你一回来就过去的呢,走走。”

    紫莲一边担心着,又看紫丹一副心无芥蒂的样子,料想自己只是多心了,这些日子,小姐对她比起紫丹来是一点儿也不差,她一定是相信了守宫砂的事儿才会有这样的举动的,她不能慌,自己露了底。

    进了院子,正看到穆心瑜挺着肚子拿着一把小剪子站在一盆开得茂盛的花前,瞧见是她们两人进来,将小剪子放到了一边,目光在紫莲微湿的发上扫过,含笑道:“紫莲刚回来吧。”

    紫莲看穆心瑜开口还是以前那般的和气,便低头道:“是,小姐,奴婢回来后紫丹已经说了,奴婢日后一定不会再跑出去惹得院子里无人管事。”

    穆心瑜垂眸微垂,走到桌子前,微微一笑,“这确实是你没尽到职责,院子里的小丫鬟她们不懂什么,自然要靠你们管理,你和紫丹是我身边的人,很多事情我都要倚靠你们的。今日下雨淋坏了东西是其一,若是有什么人借着没人管事就进来了,问题就大了,我不希望到时候出了事情,破坏我们多年的主仆情意。”穆心瑜没有点到紫竹,其实是因为她一直在暗中守着,很少在穆心瑜面前晃动,紫莲也甚少看见她。

    紫竹平日里帮着穆心瑜解决了不少暗中来找麻烦的人,除了楼焰心的人,其他人是不知道的。

    紫丹点头,而紫莲则跪了下来,一脸反思道:“小姐,奴婢今日在花园里走走便生了懒意,日后自然不会再松懈了。”

    穆心瑜点头,扶了她站起来,拉开她手臂低头看了看那已经淡多了的疤痕,转头从桌上拿起一个浅绿色的圆盒,“这是我让人买来的除疤的,估摸凃完这一盒后,那烫伤就再也不看不出来。”

    紫莲看着那药膏,眼神里有微微的撼动,一脸受宠若惊地道:“小姐,这药膏一定很贵吧,奴婢这些日子已经受了小姐不少的恩惠了。”

    穆心瑜摇头道:“这东西味道清香,就算是没有疤痕用在身上,也是保养肌肤的,是皇上送来给我的,不止你有,紫丹她们也有的,并不是独独给你一人。”说罢,又拿了一盒,递给了紫丹。

    紫丹笑着将药膏接了过来,揭开一闻,“果然是好东西,奴婢可是沾了紫莲的福才有这样好的东西呢。”

    穆心瑜哪里是特意给她们准备的,明显是为了紫莲,给紫丹她们不过是为了让紫莲的心里不要负担过重。紫丹跟了穆心瑜多年,晓得她性格为人着想,哪里看不出这其中的目的。

    紫莲留意那圆盒和自己的一模一样,这才放下心来,柔柔的道:“多谢小姐一番心意。”

    穆心瑜递到了她的手中,目光从紫莲的面容掠过,她已经不再是当初刚到她身边的干瘦模样,如今皮肤白皙水润,五官秀丽,有着柳枝一样纤细的腰,腰间束着一条桃红色的腰带,两只眼睛更是水得像随时能掉下泪来,配上那细细如上弦月的眉毛,真是好一朵鲜嫩水润的桃花,定有不少男子喜欢。

    “只要你以后忠心耿耿的跟着我,我定会待你好的。”穆心瑜眼底有着一分深意,说时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紫莲,像是在等一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