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00谋害皇嗣

200谋害皇嗣

    因为此事事关四皇子,所以他也被人请了进来。他进来时,首先是扫了一眼屋子里的情况,然后大步走了过去,对着太后道:“皇祖母,究竟发生了何事?”

    穆心瑜看了他一眼,心中不禁浮起了冷笑,景翼进来似乎第一眼并不是去看那被扶在了软榻上的穆灵,扫过的目光甚至没有一丝感情,连停顿都不曾,可见穆灵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在他心目中并不如外面表现出来的那般关心,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地位。

    太后像是看出了穆心瑜心中的所想,她转过头来,对着软榻,道:“灵儿丫头喝了堕胎药,腹部疼的厉害,只怕肚子里面的孩子有危险。”

    景翼闻言,扫了一眼躺在一旁脸色发白,汗水涔涔的穆灵后,却是转过头来将目光望向了坐在一旁一脸淡淡的穆心瑜,他看着她那一脸毫不惊慌一丝不乱的样子,顿时心头便有些不悦。

    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没有直接对穆心瑜发难,而是朝太后道:“皇祖母,今日早晨我去看穆灵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如何到了千秋殿以后,就会肚子疼呢,这其中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回事?”

    太后看了一眼穆心瑜,面色平和,无波无澜道:“这丫鬟说是瑜妃指使下手的,但是瑜妃却说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如今我们不能妄下定论,还是等你父皇到了以后,再一并处理吧。”

    景翼一愣,目光中滑过一丝不甘的光芒,带着狠戾的眼光,直直的射向了穆心瑜。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又划过一丝冷笑,走过去坐到了椅子上。至始至终,他都没有站到穆灵的身边,去看一看她。

    这样的举动,太后似乎也未曾看到了一般。他们两人都在静静的等待,等着天圣帝的到来。

    穆心瑜看了这跪在地上的紫莲,她此时依旧是瑟缩害怕的样子,带着一丝悔恨的脸色,并没有说话,也并没有看任何人。但是穆心瑜看着她,心头还是免不了有一股冷意浮了上来。

    她看了一眼那被摔碎了的茶杯,紫莲还是下手了!在自己这般信任她的情况下,她还是毫不犹豫的下手!眼下穆灵的肚子疼得如此厉害,这肚子里的孩子十有**是保不住了。她要是被安上一个谋害皇嗣的罪名,只怕是杀头都是轻的了。

    她不相信紫莲不知道这件事情,但是紫莲还是做了。想到这里,穆心瑜嘴角弯了弯,似嘲似讽,似愣似笑,又带着一丝苦,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在皇帝来之前,御医却是先到了,他进来行了一个礼之后,便急其的到了穆灵的身边,为她把脉施针,看着。最后,站起身来,到了太后的面前,正要说话,皇上却进了门。

    他先是扫了一圈屋内的人,然后大步的走了过来。

    穆心瑜和景翼都站了起来要行礼。皇帝摆了摆手,将穆心瑜扶起来,先轻声问了她肚子里孩子的情况,这才扶着穆心瑜坐下,一双和景翼相似的眸子里透着一股精锐之气,对于屋中发生的事情,他大概心中已经有了数,然而此时还是开口问道:“母后,出了什么事?”

    太后见皇帝到了,面色带了一种淡淡的遗憾,看了一眼躺在榻上的穆灵,以一种有着哀伤的语气缓缓地道:“是这样的,今日哀家带着灵儿丫头到了瑜妃这儿来坐,过不了多久以后,却有一位丫鬟冲上来,打倒了灵儿丫头喝的茶,说是里面有堕胎药。”她说到这里,像是有些为难的停顿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皇帝看了穆心瑜的肚子一眼,见她脸色微白,皱眉道:“怎么回事,继续说。”

    不待太后再说,穆心瑜此时淡淡的开口了,她的目光在紫莲的身上绕了一圈,面色如同笼罩了一层华光,让她整个人都有一种淡然的风采,只是语气冷冷的道:“皇上,就是这个丫鬟,她打翻了穆侧妃的茶汤,说是里面有堕胎药,并且与太后说是臣妾下的药。”

    皇帝看她虽然脸色不怎么好,却神色如常,没有任何变化,相处将近一年下来,对这个自己宠爱的这个丫头的处事风格,他还是有几分见解的,是个心地善良,连蚂蚁都杀不得踩死一只的人,但一旦惹怒了她,她也是有仇必报的人。他并没有立即就追问穆心瑜,而是先转过头,遥遥的看了一眼躺在软榻上,身上盖着薄被的穆灵,目光中带着一丝担心,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孙子。转头问御医道:“她怎样了?”

    御医站在一旁,听了刚才的话,已经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心中决定眼观鼻,鼻观心,不闻不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尽得自己的职责,恭谨的回答道:“回圣上,刚才微臣替母侧妃看诊,她肚子里的胎儿多半是保不住了。”

    “那大人呢?”皇帝闻言,皱眉道。

    “应是无碍。”御医答道。

    听到这话后,皇上才转头向着紫莲,转头朝着穆心瑜问道:“她是你的丫鬟?”

    穆心瑜将他刚才那一系列的动作看在眼底,皇帝对穆灵这个孙媳妇确实是关心的,起码最先询问的是穆灵的身体,而不是像景翼那样,冷漠无情。这后宫的其他人,大概最正常的就是皇帝了。她温婉的点头,道:“是的,她是臣妾从从街上遇见的,臣妾见她可怜便收留了她,但是,那堕胎药却不是臣妾让她下的,臣妾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说是我吩咐的。刚才臣妾已经向太后解释过,此时就是见了圣上您,我也是如此说,我并未曾要求她做过这样的事情。”

    穆心瑜说的坦坦荡荡,听到她说这样的话,紫莲抬起头来大喊道:“小姐,到了这个时候你为什么还要否认,刚才若不是你让奴婢在这里面下堕胎药,奴婢又怎么会下手,你是奴婢的主子,你的吩咐奴婢不得不听,但是这伤天害理伤害胎儿的事情,奴婢是做不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