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01谁是谁非

201谁是谁非

    她如此笃定,既愤怒又气急,惹得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望向了穆心瑜。

    因为所有的人都听到了这段时间所传的流言蜚语,瑜妃娘娘和穆侧妃不和,甚至不准穆侧妃进入千秋殿看望,讨厌她肚子里的孩子。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似乎是可以理解的。

    太后厉声道:“瑜妃,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就算是灵儿丫头怀孕生下孩子,可她不过是一个皇子侧妃,你做这样的手段又有什么用呢。哀家知道是你一时糊涂而已,你切莫一错再错。”

    穆心瑜冷眼望着太后,嘴角慢慢的展开了一丝冷峭的弧度,她双眸如冰丝缠绕,黝黑的眸子像是浸在冰水那样的两丸水银,透着丝丝的寒气,冷冷的道:“太后,妾身已经说了没有了,您是相信紫莲的话吗,她只是一个丫鬟,她想怎么说都可以,难道您就不相信我吗。”

    一个丫鬟的话,比帝妃的话还要重,这说明了太后没有将穆心瑜放在眼里。

    太后看了一眼皇帝的脸色,见他眼睛沉沉,像是有阴雨密布,顿时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她是你的丫鬟,难不成灵儿丫头还能自己给自己下毒,刚才所有的人都看到了,是你的丫鬟亲手将茶水送上来的,其他的人都没有过手,难道你还能狡辩吗?事实就在眼前,人证物证俱在,那胎儿总不会是灵儿自己堕掉的吧,你现在还如此狡辩,如今哀家和皇上在这里,只要你承认,哀家可以考虑向皇上求情,宽宏大量原谅这一次。”

    穆心瑜看着她那副义正言辞的样子,心中暗想,若是她承认了今日这事,她保证在一天之内将会传遍整个京都,瑜妃谋害四皇子侧妃的孩子,仅仅是舆论就可以压得穆心瑜没了抬头,那可是狠手谋害皇家子嗣的罪名啊!到时候她就算皇上不在意,穆心瑜也只有被打入冷宫的一条路了。

    她冷眼看着太后,却是冷笑道:“刚才太后你说人证物证俱在,请问人证是什么,物证又是什么。人证就是紫莲吗,她说我下了毒就是真的吗?那物证在那里呢?”

    “物证?物证自然就是穆侧妃肚子里的孩子,她孩子已经没了,还要什么物证!”太后似乎十分的愤怒,两眼射出熊熊的怒火,那副样子与她这些日子里,对穆灵肚子里的孩子照顾有加的态度十分相称,因为她刚才失去了心爱的曾孙儿,她当然是这般的愤怒。

    穆心瑜看着她的样子,却是觉得有一丝好笑,她突然瞟了一眼紫莲,当着皇上和太后的面,问道:“紫莲,我不知道你为何要这样说,但是我想问你,这堕胎药,究竟是谁让你下的?”

    她这样问话,声音平和,像是一淙清水潺潺的流过,很轻很淡。但是听在紫莲的耳中,却像是有一种刺耳的魔力,让她的心颤抖了起来,不敢逼视穆心瑜的双眼,低着头道:“是……是你呀,小姐,不,娘娘,这都是你吩咐的。”

    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是如此说。穆心瑜最后一丝怜悯的心,也随着她这一句话,消失得无影无踪。眼底的怜惜也在这个时候被一种阴冷的神色所取代。

    她转过头来望着皇帝:“圣上,如今,紫莲她说是我,我指使她下的堕胎药,穆侧妃的胎,也是在我屋子里没有的,这两样确实是摆在面前不可更改的。但是,能不能检查一下刚才端来的茶汤呢,我没有吩咐过她,那么我想知道,茶汤里面究竟有没有下堕胎药?”

    皇帝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他当然觉得穆心瑜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她为什么无缘无故要去陷害穆侧妃的孩子呢,就算穆侧妃先生下一个儿子,对于她来说,并没有丝毫的威胁。

    现在在这里的,有自己的母后,儿子,妃子,丫鬟,都在这里,他不可能偏袒穆心瑜,于是叹气道:“可以,你若是有什么疑问,都可以拿出来,只要你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当然,他心中是希望这茶汤中可以检查出其他的问题来的,但是穆灵堕胎的事实却是摆在了面前。

    太后冷冷一笑,对于皇帝明显偏袒穆心瑜的行为心中含着忿意,偏袒穆心瑜就是不将她这个太后放在眼底,皇帝到了这样的地步,还要维护那个贱人!

    然而她又毫不慌乱,现在穆心瑜要检查那茶汤,又有什么用呢,那茶汤不是已经被穆灵喝了下去吗,若不是喝了那茶汤,穆灵为什么会腹痛堕胎呢。

    她面上显出十分公正的态度,对着御医道:“辛苦请检查一下那茶汤中是否有问题。”

    之前被紫莲掷在地上的茶杯碎片里面还剩得那奶白色的茶汤。紫丹闻言,立即捡了一块,恭敬的递到了御医面前。

    御医拿起那瓷片,站到了另外一边,他闻味辨认后,拿出了银针试了一会儿,脸色却露出了几分惊奇,像是不敢置信的又拿起闻了闻。

    太后将御医的神情看在眼里,她觉得有些奇怪,暗里皱了皱眉,没有问出来。

    然而景翼却没有太后这样的城府,对后宅院里那些弯弯道道不太清楚,他急忙追问道:“怎么,这茶汤是不是有问题?”

    御医此时才转过头来,看着皇帝和太后,脸上露出了几丝疑惑,他刚才明明听到了他们说,是喝了茶汤才出事的,他也检查了穆灵的身体,的确是流产了。他拱手道:“回禀皇上,太后,微臣在这茶汤里没有检查到堕胎药。”

    “怎么可能没有呢!”太后微微提高了声音,接着又发现自己似乎有些说错了什么,立刻接着道:“若是没有堕胎药,灵丫头的腹痛又是怎么回事?”

    御医摇了摇头道:“不,微臣能确定的是,她身体的确是接触过或者是喝下了堕胎的东西,但是这茶汤里面确确实实没有加任何有关于堕胎的药物。据微臣诊断,许是以前接触过什么东西,现在才发作。”

    他话音一落,紫莲便跪步向前,望着御医道:“不可能,瑜妃娘娘让奴婢在里面下了堕胎药,怎么会没有!”

    那御医对她自然是没有对皇上太后那般的客气,微带恼怒道:“刚才我已经检查过了,没有!”他突然皱了皱眉,对着紫莲道:“你身上擦的是什么香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