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02香中月落

202香中月落

    紫莲未曾想到他会问到自己身上的香味,也不管他这句话说的有些孟浪了,疑惑道:“奴婢擦香膏有什么关系吗?”

    皇帝却是觉察出其中不对的地方,“有什么问题?”

    御医若有所思,“微臣只是觉得这香味有一些古怪……”他想了想后,突然目光一亮,“这香膏里面有月落!对,就是月落的味道!”

    皇帝却是挑起长眉道:“月落?不就是那个安神静心的月落?”这种草药,在以前打战的时候,他在战场上经常会听到,很多伤员病痛不能入睡,军医便会开月落给他。

    御医道:“是,王爷,正是有安神静心的月落,但是这香味平常人用来都是好的,但是孕妇长期吸闻的话,就会造成流产!”

    紫莲脸色一变,先是看了御医一眼,随后甩头就望向穆心瑜。此时穆心瑜还是淡淡的样子,但是紫莲却可以在那一双凤眸中看到千年积雪的冰寒,她已经明白,穆心瑜早就看穿了她的背叛,当初派彩儿去的时候,就是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将茶汤换掉了。而穆心瑜送她的香膏里面,肯定是有问题,问题就在这御医所说的月落之上!

    她突然记得,穆心瑜似乎是懂医术的。

    穆心瑜看着紫莲那一脸惊讶的样子,嘴角微微的勾起,接着眼神里透出痛心之色,呼道:“紫莲,你刚才不是口口声声说是我指使你下的堕胎药么,如今为何御医说是你身上的香味有问题?!”

    紫莲本来就是早想好了说辞,可没想到如今锋头一转竟然到了自己的身上,她本来就不算是口齿伶俐之辈,此时又有恶事被发现的害怕,根本就无法回答穆心瑜质问。

    穆心瑜逼问道:“你为何不再说话了?莫非是罪行被揭露,不敢再开

    口了!你可知道谋害皇族子嗣,是什么罪名,你可要想清楚了!”

    紫莲听到谋害皇族子嗣四个字,连忙抬起头望着太后,一股寒意从后背爬上。

    太后双目灼灼的盯着她,喝道:“紫莲,你身上的香膏是怎么来的,你又为何会与穆侧妃****在一起,莫非是受了人指使!”

    到了这个时候,太后自然是不能让紫莲说出事情的真相,引导着紫莲继续往穆心瑜身上栽赃!

    紫莲先是一愣,而后马上道:“奴婢是瑜妃娘娘的人,怎么会与穆侧妃****在一起,这香膏不过是个偶然而已!”

    景翼气的面色发白,几步冲到穆心瑜的面前,“好你个毒妇,竟然使了丫鬟接近穆侧妃,用掺了月落的香膏来毒害胎儿,你好狠的心肠,好毒的手段!”

    紫丹收到皇上的眼神立即挡在面前,不许他靠近。穆心瑜勾起唇角,皱了皱眉,神色颇为疑虑道:“四皇子身上怎么有一股香味?”

    闻言,紫丹也闻了一闻,惊讶道:“这不就是紫莲身上的香味吗?”

    景翼先是捞起袖子一闻,待闻到那屡屡幽香之后,心内一震,勃然怒道:“什么香味,这世上难道没有一模一样的香味吗?”

    穆心瑜捂着口鼻退后了几步,冷笑一声道:“这香味可不是一般的香味,很少会有人将月落掺在香膏里,紫莲身上的月落香味出现在四皇子子的身上,实在是太巧合些了吧,我曾经在书上看过,月落不仅有药用,而且香味持久,沾过之后三天都会有余香在身上,四皇子和我的丫鬟怎么会在一起呢?”

    太后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她断然想不到紫莲身上的香膏会有如此的奇效,更想不到此时穆心瑜会反咬一口,将景翼也拉了出来!此时她怎么说也不对,因为景翼和紫莲之间已然是说不清楚,紫莲是穆心瑜的贴身丫鬟,而景翼是皇子,他们之间断然是不可以接触的!这就说明了,紫莲早就已经背主,和景翼在一起,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她和穆侧妃走的近,因为紫莲嫉妒穆灵这个侧妃有了孩子!

    穆心瑜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紫莲,“紫莲,你和四皇子若是两情相悦,便与我说罢了,为何要隐瞒于我,今日若不是御医识得这月落的香味,只怕全府的人还蒙在鼓里!”

    紫莲一下子明白了,穆心瑜送她的香膏的时候,就已经笃定了她的背叛,更是知道她和景翼的事情!亏她还以为自己隐瞒的很好,结果不过是一直在陷阱内挣扎罢了。

    不要说太后的脸色不好,就是皇帝此时面色也沉了下来,景翼正妃未娶,已经纳侧室也就罢了,还竟然和瑜妃的丫鬟有染,这完全就是一个浪荡子的行为!日后传出去,那里还会有人家敢把女儿嫁给他!

    景翼恼怒的闻着自己身上那一股香味,他从来就没想过要和紫莲有什么,不过是因为她是穆心瑜的丫鬟,拿来玩玩的同时又能利用一下罢了,没想到这沾染上的气味,却给他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太后目光恨恨的盯着穆心瑜,穆心瑜却是平淡的望着她,甚至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紫莲既然要背叛她,她就要物尽其用,杀一个紫莲算不了什么,重要的是,怎么让紫莲这次的背叛起到最重要的效果。

    太后面色阴沉,道:“皇帝,这丫鬟谋害皇嗣,如今已经证据确凿,拉下去杖毙!”

    穆心瑜慢慢地道:“太后,刚才紫莲一直都不承认罪行,如今又多了四皇子身上的香味做证据,为何不继续审个清楚?”

    太后还要说什么,皇帝已经沉声开口道:“慢着!”他一开口,那些要动手的婆子便停下了动作。

    紫莲吓的浑身发抖,躬身跪在地上,穆心瑜望着她,语气带着漫不经心的冷淡,道:“紫莲,你是我的贴身丫鬟,但是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实在是难以理解,你平日里素来文静,对姐妹也是十分照顾,怎么会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听到姐妹两个字,紫莲浑身一抖,想起花儿还在李府下人房,强自镇定道:“奴婢是一时被嫉妒冲破了头,才会如此做的。”

    穆心瑜轻笑了一声,“你这般不肯招出幕后之人,倒是让人越发的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