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04她要生了

204她要生了

    太后将事情扯到大夏世袭爵位嫡长之争上来,就是想要避开这个问题,她只是弄掉一个妾室的孩子,只要不往外声张,算不得什么事情!但是要陷害穆心瑜呢?那可就不同了!太后对她的心思早就了解的清清楚楚的,只是没闹到面上来,也没有处理,如今拉到了台前,再也没办法遮掩了!

    太后面色一下变得雪白,嘴角隐隐有着扭曲的弧度,却故意满脸悔恨的对着穆心瑜道:“哀家也不过是一时急过了头,将穆灵肚子里的孩子弄掉,怕她以后记恨于哀家,才想要将这事情转到你的身上,这一点确实是哀家做的不对,母妃在这里给你赔罪了!”她说着便要对着穆心瑜行礼。

    穆心瑜知道她不过是在皇帝面前作势而已,像是被她的举动吓的一呆,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在景翼看来,却是太后要向穆心瑜行礼,他只看到穆心瑜根本就没有要去扶的意思,像是要受了太后这一拜,顿时怒目而上,一把拉起太后,大吼道:“父皇,你难道要看着皇祖母对一个低下的贱女行礼?她是什么身份,皇祖母是什么身份?就算皇祖母陷害她又怎么了,她不过是个贱女人,今日这一切还不是她设计的,你还帮着她说话,你对这贱人也太偏心了!”

    皇帝额头青筋迸裂,几乎要破肤而出,“住口,她是真亲封的瑜妃,正二品妃嫔,是你名义上的母妃,是你的长辈!你竟然如此诋毁长辈,该当何罪!”

    穆心瑜像是被景翼吓到了一般,往后退了一步,紫丹赶紧接住了她,穆心瑜惊魂未定地看着太后,面色怯生生地道:“刚才太后行如此大礼臣妾是被吓到了,才没来得及及时扶起太后,四皇子你不要怪皇上,他不过是太过急切了,我怎么敢让太后对嫔妾行这样的礼呢,若是说出去岂不是说去嫔妾大逆不道吗?”她一字字的说着,看起来是劝阻,实则目光里却含着讥诮——

    刚才若不是你过来,我一定会让太后行礼的!

    景翼看在眼底,简直是暴跳起来,他冲过去对着穆心瑜扬起了拳头,大声道:“你这个贱妇,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

    穆心瑜看他竟然在皇帝面前动起手来,嘴唇一勾,张口迅速的叫了一声,朝着后面跑去,一边喊道:“四皇子,莫要杀我!”

    “够了!”皇帝暴怒大喝,一脚踹向两眼发红的景翼,直将他踢得栽在地上,可他怒视了皇帝一眼,心头却更恨,迅速的爬起来对着穆心瑜冲过去!

    “四皇子,今天的事嫔妾不追究了,别过来!”穆心瑜害怕的眼中几乎是蓄起了眼泪。

    “你这个畜生!”皇帝的眼底带着一丝厌恶,这次他直接下了狠手,一巴掌将景翼扇倒在地,他面沉如水,阴沉的如同乌云遍布,对着身边的侍卫道:“给我把这个得了失心疯的家伙绑起来!”

    太后还没从景翼突然暴动的情况下反应过来,就看他连续被皇帝踢翻两次,急的气血攻心,一时接不上气来,待她缓过来的时候,已经听到了皇帝的命令!

    侍卫们当然不敢上前真去绑了四皇子,他可是皇上的儿子啊!

    太后急切道:“皇上,他也是为了保护哀家,一时急切——”

    “保护你?母后,朕问你,刚才你有什么危险!”在天圣帝这个角度看来,太后就是站起身来了而已,根本就没有看到她要向穆心瑜赔礼道歉的样子,皇帝怒不可遏,“你说他是为了保护你!我看他根本就是想要杀害朕的妃子和皇子,一次不成再来一次,这样歹毒的心思让人心寒!”

    太后惊的满脸大汗,此次景翼确实是冲动了,可是他也是为了让自己不受侮辱啊,她心内悲愤交加,眼中泪水已经流了下来,“皇上,这次是哀家做的不对,哀家不该指使人陷害瑜妃,也不该让人弄掉了穆侧妃的孩子,这一切都是哀家糊涂了,做出这样对不起皇帝的事情,请皇帝责罚于我,不要怪罪于景翼,若不是哀家做出这样的事情,景翼也不会气愤之下动手,一切都是哀家的错!”

    这个孙儿,确实是她最疼爱的孙儿,穆心瑜眼底露出一丝不屑。景翼这个人为了权势,一开始巴结着凝贵妃,后来见凝贵妃倒台,又赶着去巴结太后了,简直是不要脸,没有人比他更人渣了。

    哼,经过这件事,看景翼这个人渣还怎么争夺皇位!

    “母后,你这次做得实在太让朕心寒了!来人,将太后送回康寿宫,日后没有朕的旨意,不得外出!”

    这是变相地将太后禁足了!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什么,但以后太后在这后宫里,就真正地没有说话的份了!

    皇帝的眼中闪过一抹厌恶,穆心瑜甚至真切地看到了一丝报复后的快意。但是穆心瑜知道,只要景翼没死,她就一天不得安宁。

    “将四皇子先关押起来,朕……”太后被处置了,皇帝心情好了不少。太后先前那样对昭阳,还擅自做主把她嫁给了穆远山,这是他心底一直以来的痛,他早就想处置太后了。如今太后权柄被剥夺,他只要安排个宫女太监,稍稍做点手脚,太后就会死得无声无息,也算为他的昭阳出了口恶妻。

    所以,现在他看向景翼的脸色也没有先前那么差了。一看天圣帝这语气,穆心瑜暗道不好,再看景翼那恨不得剥了自己的皮那愤恨的眼神,穆心瑜忽然哎哟一声,“四皇子,你要干什么?啊……”

    “丫头,你怎么了?”天圣帝的话没有说完,就看到景翼面目可憎地瞪着穆心瑜,好像要杀人似的,到了喉头的话立马咽了下去。

    穆心瑜脸色煞白抓着天圣帝的袖子,“圣上,别怪四皇子,臣妾……”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那个畜生!”天圣帝急得将她抱在怀里,连旨意没下完也顾不得了,“快,御医!”

    可能是刚才演戏过度了,穆心瑜心下一惊,抱着肚子直冒冷汗,“圣上,臣妾,臣妾肚子疼,可能,可能是要生了!”前世有生过孩子的经验,穆心瑜能感觉得到孩子现在正急不可耐地要出来,心下更是紧张了。

    孩子下个月才足月,这说明什么?

    早产!

    天圣帝自然是知道穆心瑜的月份的,一个念头从心底升起,天圣帝看到穆心瑜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也顾不得天子不得入产房这个规矩了,慌慌张张将人抱进了内室,“御医,快来救朕的孩子!”

    御医刚才才替穆灵诊治完,并没有离开,皇帝一喊,他们就冲了进来,赶忙给穆心瑜把脉,“皇上,瑜妃娘娘这是要生了,快,送进产房!”

    一时间,房间里手忙脚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