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06圣上出去

206圣上出去

    “出事了。”紫竹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小姐流了很多血,这会儿安荣太医要给她催产。”

    “怎么会出事呢?”

    紫竹摇了摇头,“昨天还看着好好的,太后和穆侧妃来了之后就这样了,不过小姐这一胎怀得辛苦,也许是身体受不住了。”

    “她,她还好吗?”楼焰心一听要催产,整颗心都快跳出了嗓子,“我去看看她!”

    “圣上到了,谁还敢再害小姐?你这个时候过去,只会让小姐死无葬身之地!”紫竹拉住了他的袖子,安慰着楼焰心,“安太医不会让小姐出事的,而且小姐自己也会医术,九王爷你不要急。”

    “她是我孩子的娘!”楼焰心低声吼道:“我怎么可能不急?”

    紫竹这个时候却想起紫莲当初给穆心瑜绣得那个荷包来了,会是这个荷包出了问题吗?紫竹拿不定主意,现在也没办法跑进屋去找那个荷包。

    对了地窖,地窖里藏了一个女人,那是皇帝先前醉酒宠幸过的一个可怜女子,紫竹全身一激灵,穆心瑜要是在天圣帝的眼皮底下,把孩子生出来了,那个宫女的孩子他们还能用得上吗?

    “你想到了什么?”楼焰心问紫竹道:“是不是小鱼儿……”

    “九王爷你去一趟地窑,就是上次小姐让你藏身的那个地方。”紫竹拍了拍楼焰心揪着他衣襟的双手,让楼焰心放手,一边道:“那里面关着一个女人,你去看看她。”

    “这个时候了你要我看什么女人?地窑又在哪里?你把话说清楚。”楼焰心急的眼睛都红了。

    紫竹把那宫女的事大概跟楼焰心说了一遍,最后还问道:“小姐没跟你提过这事儿?”

    楼焰心都有些发懵,小鱼儿的胆子大得离谱,这种事也能干?

    “王爷!”紫竹看楼焰心发蒙,声音大了一点。

    “地窑在哪里?”楼焰心攥紧了拳头。

    “你跟我来。”紫竹从背阴地里探出头,四下里张望了一下后,才带着楼焰心往后院走。

    “那女人就一定能生下儿子来?”走在路上,楼焰心就问紫竹:“要是她生了女儿呢?”

    紫竹看着楼焰心,“小姐说她一定生儿子。”

    “她会算命?”楼焰心心焦道:“她怎么就不算算自己的命呢?!”

    “紫莲前日送了小姐一个荷包,我不知道会不会是这荷包有问题,那个地窖里的女人可能知道,您一会下去问问她,只记住不要伤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她的肚子已经足月了。”

    楼焰心陷入两难的境地,一边是心爱的女人,一边是小鱼儿的嘱托,可是对于楼焰心来说,任何伤了她人都该死,哪怕那女人只是一个怀着胎的宫女。

    谁伤了小鱼儿,他一定不会让他好过的!

    穆心瑜意识昏昏沉沉,醒了昏,昏了醒,又一次从昏迷中醒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发生了何事,腹中的剧痛便让一向惯于隐忍的人叫出了声来。

    “丫头!”天圣帝抱着穆心瑜喊着:“你睁眼看看朕!丫头!”

    “我怎么了?”穆心瑜抽着气问道,问出这一句话来,似乎已经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头枕在天圣帝的怀里,这口气半天顺不过来。

    “瑜儿丫头,孩子要出来了!“皇帝一边拍着穆心瑜的背,替自己的这个小女人顺气的同时,一边喊道:“听见朕的话没有?你要好好的将孩子生下来!”

    穆心瑜挣扎着看向安荣,“我,我怎么会要生了?不是还有一个月吗?”

    安荣看穆心瑜看向了自己,马上就道:“娘娘您的身体出了事,不能再怀着小主子了,下官要替您催产,您一定要忍耐啊!”

    穆心瑜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她现在的状况实在太糟糕,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

    腹中的剧疼让穆心瑜来不及多想荣双的话,想自己的身体怎么突然间又出事,她这会儿只知道自己马上就要生了,可是天圣帝就在眼前,她要生下一个女儿来,那么地窖那宫女这步棋就是一步废棋了,况且天圣帝就在这里,这个女儿要怎么送出去?

    心中惶急加上腹中让人难忍的疼痛,让穆心瑜几乎又昏迷过去。

    “丫头!”天圣帝看着穆心瑜身下刚换上不久的床单,再次殷红了一片,着慌地大叫起来:“安荣,快看看,她这是怎么了?!”

    安荣也是慌了一下神,但医者的本能,让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一边为穆心瑜下针,一边跟天圣帝说:“圣上,娘娘马上就要生产,您还是去屋外等吧。”

    “别跟朕废话!”天圣帝道:“她怎么样了?!”

    小顺子这时给天圣帝跪下了,给天圣帝磕头道:“圣上,娘娘生产之时,您在这里,娘娘如何能安心生产?还请圣上体谅瑜妃娘娘。”

    “帮不上忙,就给朕滚出去!”天圣帝喝斥吉和道。

    穆心瑜这个时候在安荣的救治之下,慢慢转醒过来,听着耳边天圣帝喝斥小顺子的声音,想开口说话,却张了嘴发不出声音来,用尽了力气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丫头?”天圣帝看到穆心瑜睁眼,忙就跟穆心瑜道:“你什么也不用怕,朕就在这里陪着你,有朕在这里守着,朕看哪个敢带你和孩儿走!”

    天圣帝的脸上惶急之情没有掩饰,全都落在了穆心瑜的眼中。这个帝王此刻是真的在为自己着急担心,穆心瑜的心里突然对天圣帝也没那么多的怨恨了,好像身下的血流着,把她所有的心力也都带走了。

    “丫头”天圣帝拍了拍穆心瑜的脸,“朕知道你疼,但为了朕你要撑下去!好不好?”

    这时紫竹送上了参汤,天圣帝接过来,看了紫竹一眼之后,一口一口地喂着穆心瑜喝了。

    这个宫女他以前没见过,但是天圣帝知道,穆心瑜有个功夫了得的暗卫,不成想原来是个女子。看起来倒是个忠心护主之人,他喂完了穆心瑜,将空碗递给紫竹,“你先下去吧!”

    紫竹也不矫情,直接拿着空碗出去了,她知道这会儿天圣帝是不会对小姐造成危害的。

    “圣上去屋外等臣妾吧。”半碗参汤下肚后,穆心瑜有了些力气,开口跟天圣帝道:“臣妾不会有事的。”

    天圣帝抱着穆心瑜不放手,这个时候天圣帝已经有些魔怔了,觉得他要是放了手,穆心瑜就会没了,到一个他也去不了的地方去了。

    “产房于男子而言秽气。”穆心瑜劝道:“臣妾不想圣上也出事,圣上就让臣妾安心一回吧。”

    “圣上,您就听娘娘的话一回吧。”小顺子接着穆心瑜的话劝天圣帝,“这要是让人知道是瑜妃娘娘让圣上沾染了产房的腥秽之气,这会坏了娘娘的名声啊,圣上!”

    这个时候借着穆心瑜的名头劝皇帝,这个正在着急上火的帝王才能听得进去劝。小顺子开了头后,屋里的人都这么劝天圣帝。

    “你真的要朕出去?”最后天圣帝问穆心瑜。

    “会损龙体的。”穆心瑜低眉道,“臣妾求圣上也不要记住臣妾今天的样子,臣妾求圣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