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07景翼的人

207景翼的人

    “你这个样子没什么。”天圣帝附下身,突然就当着屋中几个人的面,亲吻上了穆心瑜早已失了血色的嘴唇,“朕就在门外等着,你答应朕,一定要活着。”

    “好,”穆心瑜望着天圣帝,想笑了一下,却笑不出来。

    天圣帝用手将穆心瑜脸上的汗水都拭去后,盯着看了穆心瑜一眼后,起身就大步走了出去。

    “瑜妃娘娘一定会没事的!”小顺子跪在地上给穆心瑜磕了头后,追着天圣帝走了出去。

    屋外的人见天圣帝出来了,忙都跪倒在地。

    小顺子给天圣帝搬了把椅子过来,请皇帝坐。

    天圣帝一脚踢翻了这椅子,只背着手站在房门外,不时来回走着,那脸色阴沉地让人不敢直视。

    房中不时有穆心瑜的叫声传出来,断断续续的,越发让天圣帝听得心焦。

    安荣和向阳已经退到了屏风外,让孙、马两个婆子和紫丹彩儿几个在里面替穆心瑜接生。

    “她能生的下来吗?”向阳心里没底,小声问安荣道。

    “听天由命吧。”安荣小声叹了一句。

    “什么叫听天由命?”向阳急道:“她要是出事,我们怎么办?”

    “那孩子不到月份,又被人做了手脚,能尽快出来就好。”安荣,只盯着屏风看,“我能做的都做了,我没办法进去给她接主。”哪个女人生子,也没有大夫接生的道理。向阳在屏风外面急得团团转,却也没办法了。

    “娘娘,还不到用劲的时候,”床榻前,陈婆子在穆心瑜的耳边说道:“您现在先缓口气,别急。”

    催产的汤药用下去三碗之后,穆心瑜的腹部便开始剧疼难忍。腹中怀了九个月的胎儿开始大动了,想要从母亲的体中出来,却让穆心瑜几乎再次昏死过去。

    紫丹看着穆心瑜身下的血,红着双眼,倒是硬忍着没哭出来。这个时候疼在穆心瑜的身上,紫丹也帮不了自家小姐什么忙。

    “快一点。“安荣在屏风外面催道:“要让娘娘尽快把小主子生下来。”

    马婆子看了看穆心瑜的身下,说:“娘娘的宫口还没开。”

    “是不是再让她服一剂药?”向阳问安荣道。

    安荣摇头,“再喝大人万一血崩,就神仙难救了。”

    向阳又没话说了,这个时候他倒是佩服安荣还能撑得住不慌。

    随着屋中穆心瑜的叫声越来越大,天圣帝在屋外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他感觉时间过去很久了,一问吉和,竟然还没有半个时辰。

    “圣上。”小顺子看看天色,不得不问天圣帝一句道:“早朝的时辰就要到了。”

    “去他的早朝。”天圣帝骂了一句,现在他满心想的都是穆心瑜,哪里还能想的到朝政。

    小顺子扭头命一个小太监回宫去报信,今日的早朝是一定开不了。

    魏华抬头看这小太监跑出院去,再扭头看圣上那里的时候,发现紫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那里。魏华感觉有些奇怪,这个暗卫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自己方才好像没有看见她。转念又一想,魏华又骂自己多事,这个时候了还想这个暗卫做什么?有工夫想这个,他还不如多求求菩萨保佑穆心瑜能过这一劫呢!

    紫竹听着屋中穆心瑜不时的呼痛声,是顿时心里着了慌,把楼焰心的事抛到了脑后,没空去想了。

    地窑里,楼焰心知道穆心瑜自己会医术,为了他,她也不会让自己出事的。他的双脚从木梯上踩到地面后,就感觉到了地窑里不对劲。借着地窑里微弱的烛光,楼焰心发现了窝在角落里躺着的宫女。

    “我按你的话办了。”女宫女听到了楼焰心的脚步声后,只看了一眼楼焰心的脚,发现这人不是紫竹后,便咬牙切齿一般地道:“你还想我怎么做?四皇子就不能放过我吗?!”

    楼焰心听了宫女这话,不用再问她什么了,也不去想可能说得是别的事,他认定这宫女就是害了小鱼儿的人,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她的背后之人,居然会是景翼!

    “四皇子不放过你,你又能怎样?”楼焰心走到了那宫女的身边,低声问道。

    宫女没有见过楼焰心,而他今日也穿着普通的衣裳,见他走过来,身子哆嗦了一下,却没有再吱声,只呼吸声粗重,像是在经历着什么痛苦。

    这一处是背着光的地方,楼焰心看不清她的情形,伸手就要拽去。

    “别碰我!”宫女却在楼焰心的手碰到她后,大叫了起来:“我是圣上的女人,你这奴才也敢碰我?”

    “屁的圣上吧!”楼焰心骂了一句后,拽着宫女的头发就到了灯烛下。

    除了穆心瑜,楼焰心对任何女人都不会有耐心和温柔的一面。

    “你救救我吧。”宫女被楼焰心拖在地上,也没有再挣扎,反而又求道。

    楼焰心在烛光下仔细看这宫女,这才发现这个女人的下身是果着的,腿间滴滴答答地滴着血,“你这是怎么了?”楼焰心吓了一跳,撇开眼不去看那露出来的部分,忙就问道。

    “我要生了。”宫女拉着楼焰心的裤腿道:“你帮我去找紫竹姑娘来吧,我生不出来。”

    楼焰心像被开水烫了一般,把这宫女给踢开了。

    宫女躺在地上又止不住地开始呼痛了,她这样已经持续了一夜,阵痛让她生不如死,也用尽了力气,可是孩子就是生不出来。

    楼焰心站在一旁,呆呆地看着地上不住呼痛的女子。

    一阵阵痛再次袭来,宫女也顾不上楼焰心这个男子就站在她的身旁了,张开了双腿,使劲地往外用劲,嘴里发出了尖叫声。

    楼焰心脸色发白地扭头。

    大股的血从宫女大张着的双腿间涌出,楼焰心闭着眼转过来突然开口跟她道:“你用劲把孩子生出来啊!”

    宫女尖声叫着,她也在求肚子里的孩子快点出来,不要再折磨她了。她还不想死,她还想活着去到景翼的身边,而不是为了这个孩子死在这个地窑里。

    楼焰心后退了几步,他在门外听过穆心瑜生产时的动静,那叫声也是惨烈,可是这女子这样大张着双腿在他眼前生子,虽然他没有看她一眼,可这情景让楼焰心受不了。

    “我不要孩子了!”女子捧着自己的肚子跟楼焰心喊道:“你帮我,我不要这个孩子了,你帮我把他打掉吧!求求你,帮帮我!”

    而这个时候,穆心瑜的千秋殿外,传来了太监尖细的声音,“太后娘娘驾到、贵妃娘娘驾到、果美人到!”

    太后一马当先,由韩雅儿扶着走了进来,接着是凝贵妃和果美人。紫竹眉心一条,暗道不好。

    这韩雅儿躲着小姐好几日不见人影,今日出现莫非又有什么阴谋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