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08心瑜难产

208心瑜难产

    宫女的话让楼焰心突然就感觉愤怒,这个女人竟然不要自己的孩子?想到紫竹说过,小鱼儿要这个女人肚子里的龙子,楼焰心立马就知道了穆心瑜的心思,额上的青筋绷起了老高,“你不要这个孩子了?”

    女子疼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冲着楼焰心点了点头。

    “他是你的儿子啊!”

    又是半天的挣扎之后,宫女跟楼焰心叫道:“我不想要的,我不想死,你帮帮我!我求求你,帮我一下。”

    楼焰心不知道要怎么替女人接生,但他在沙场上杀过很多人了,知道要怎么把孩子从这女人肚子里弄出来。腰间挎着的短刀被拔出了刀鞘,只一步楼焰心就到了宫女的身前,冷着声问道:“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不想要这个孩子了?”

    “不要了。”女子这个时候陷入了半昏迷中,嘴里喃喃地跟楼焰心

    重复这句话。

    楼焰心望着她的肚子,毫不犹豫地一刀下去。

    地窑里的声音传不到地面上去,所以外面的人无法听到女人的哀嚎声。

    就算身材因为怀孕而有些变形,这宫女的身体还是很漂亮,并没有因为数月没有见过阳光而失了光泽,还是一具白玉般身体。只是楼焰心不是个惜香怜玉之人,更不会对穆心瑜之外的女人的身体产生任何旖旎想法,他只是下手极快地剖开了她的肚腹,对于她的惨叫声充耳不闻。

    孩子其实已经进入了产道里,这女人若是再努力几次,这个孩子就可以顺产下来。

    楼焰心扔下了刀,小心翼翼将孩子从这女人的身体里拉扯出来,将脐带都拉出来很长一截来。楼焰心又拿刀,将脐带砍断,顺手拍打了一下孩子的小屁股。

    婴儿的啼哭声响彻了地窑,楼焰心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低头再看脚下被他开膛剖了肚的女人,眼还睁着,但已经叫不出声来了。

    “是个儿子。”楼焰心闭上眼,“你若还有良心,就保佑你儿子一生能过得安稳吧。”

    宫女的头往一边歪去,怒睁着的双眼,显示着这个美人死的不甘心。

    楼焰心抱着孩子走到了床边,拿了宫女放在床上的衣物将婴儿大概地擦试了一下,在床上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一件孩子的衣物,只得用宫女身上的衣物将孩子裹了起来。

    “别哭了。”楼焰心坐在床上哄啼哭不止的婴儿,“你那个生母不要你,这种娘你不要也罢,以后我疼你好不好?”

    他知道穆心瑜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在宫里生活,大概也知道了穆心瑜的意思,能换一个是一个。不过,若是能够在外面再弄来一个孩子的话……其实这是不太可能的,毕竟皇室的孩子生下来的第三天都要带去滴血验亲,外面的孩子没有皇家血统,一验便知。

    孩子闭着眼睛大声啼哭,这女人的肚子虽然不大,但这孩子却看着不小,楼焰心掂着差不多能有六斤多重。不经意间,就把手指塞进了孩子的嘴里,小婴儿本能地开始允吸。

    楼焰心诧异地看看自己手上的血,对这婴儿笑道:“你这小子竟然还喝人血?”

    女子尸体上流出来的血将整个地窑的地面都淌红了,剖开了的肚皮没办法再保护内脏,五脏六腑就在地上摊着。

    楼焰心的血脚印从尸体那里一直踩到了床边,地窑里的通风不好,这会儿血腥味都呛人,可他却浑然不觉一般,只抱着小婴儿逗弄着,同时也在担心着自己的女人。楼焰心这会儿不敢去想,若是穆心瑜死了,自己该怎么办。

    房间里,穆心瑜嘴里咬着叠起的巾帕,汗湿了衣衫和被褥,拼命地想把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

    陈婆子和马婆子这个时候不管穆心瑜是不是疼痛难忍,只换着手替穆心瑜推着肚子,催着孩子往外挣。

    紫丹站在一旁不停地替穆心瑜擦汗,她怕穆心瑜过不了这一关。

    圣上在屋外就这么来回走着,穆心瑜的嘴里咬上了巾帕后,屋外的人听不到她的叫声了,可是只听见助产婆子们的声音,这让天圣帝更是心慌。

    穆心瑜有叫声,还能让天圣帝知道,自己喜爱的这个女子还活着,现在没了声息,让天圣帝真想进屋去,看一眼他的小丫头才好。

    金銮殿外,众臣听到了圣上今日不上朝的消息。

    一个小太监走到了谢靖的跟前,耳语道:“顺总管让奴才告诉将军一声,瑜妃娘娘的身体不大好,正在千秋殿里生产,顺总管让奴才来告知将军一声。”

    这个消息把谢靖震得一趔趄,又惊又喜。

    瑜儿要生了?!不是还有一个月吗?

    “娘娘,娘娘你醒醒啊!”

    屋里传来了女人的惊叫声,带着哭音,带给屋外的人不祥的预感。

    天圣帝再也忍受不住,在穆心瑜之前,他从来没有在产房外等候过自己的儿女们出生,也从来不曾感受过如此的焦虑,这焦虑让天圣帝觉得自己就不该让穆心瑜怀上孩子,不该期盼着有一个他与穆心瑜的儿子。

    “圣上!”

    檐下院中的人一起惊呼,可是这一次谁都没能阻住天圣帝的脚步。

    守在穆心瑜床榻前的紫丹三人看见天圣帝进来,也都是惊呼。

    天圣帝却管不了这些在他耳边响起的惊叫呼喊声,他走到了穆心瑜的床榻前,一床一地的血,汇在一起,几乎成了一条溪流。天圣帝的呼吸一滞,只是毕竟是在沙场征战过多年的皇帝,他很快便稳住了心神,大声道:“这个孩子我不要了,你们给我保大人!”

    情急之下,天圣帝连朕都不说了,直接自称了我,只是这个时候没人发现天圣帝用的这个自称。

    “安荣,你快说该怎么办?”天圣帝大声问安荣道。

    “圣上真的不要小主子了?”安荣有些不相信地问道。自古皇家都是留子不留母,天圣帝对于穆心瑜就真能这么特别?

    “要大人!”天圣帝喊道:“你快点说办法!”

    “小姐!”紫丹哭着喊穆心瑜。

    “丫头!”就在安荣跟陈、马两个婆子说扎穆心瑜身上哪个穴位的时候,天圣帝坐在了浸透了血的床上,把穆心瑜搂在了怀里,呼喊着穆心瑜:“你给我醒过来!”

    “小姐,你真的不要小主子了?”紫丹哭着问穆心瑜,这个孩子要是没了,自家小姐一定活不下去。

    穆心瑜突然就在天圣帝的怀里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