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11彪悍丫鬟

211彪悍丫鬟

    紫丹正在高兴穆心瑜生了两个儿子的事呢,直到被两个小太监用绳子捆上了,才一脸茫然地看着小顺子道:“大总管,奴婢们犯了什么错?”

    “你们保护主子不力,你说圣上还能饶了你?”小顺子跟紫丹说道,虽然这是天圣帝下的令,不过想到紫丹和紫竹是穆心瑜的贴身婢女,尤其是这个迷糊的紫丹,小顺子对紫紫丹说话的语气并不凶。

    紫丹愣怔着,都不知道自己这会儿应该说些什么。紫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低着头任由太监们押着自己。

    “把她们先押下去。”小顺子命左右道:“等淑妃娘娘醒来后,再处置她们!”

    紫丹和紫竹被两个小太监推搡着押出了院去,从头到尾这俩丫头都是一言未发。

    魏华看见紫竹被拿,急得差点就冲出来跟小顺子理论,站在他身后的两个侍卫看魏华的脸色不对,同时出手死死地拽住了魏华,怕他为了一个丫头,把自己的命送掉了。

    “顺总管都说了,要等娘娘醒了后再处置紫竹姑娘。”一个侍卫还小声劝魏华道:“娘娘待紫竹那么好,怎么舍得让紫竹吃苦头?头儿你就忍忍,等娘娘醒了,紫竹一定就没事了。”

    同为穆心瑜守卫安全,魏华对紫竹这个向来少言寡语的姑娘多少产生了一些旖旎想法。

    魏华被侍卫们拽着动弹不得,他看着檐下,突然发现彩儿不见了。“彩儿呢?”他问手下:“这个时候,那个宫女跑到哪里去了?”

    彩儿是三等丫鬟,只是穆心瑜见她做事利落,便提了二等丫鬟,这次天圣帝的怪罪倒是没有落在她头上。穆心瑜也想过这一点,趁着天圣帝不在屋里,赶紧让彩儿去给楼焰心报平安了。

    侍卫们都摇头,前头他们都关心着穆心瑜,谁还会关心一个小丫鬟?

    “去找!”魏华小声命几个侍卫道:“娘娘早产,这个宫女能跑到哪里去?看来娘娘平时也太宠着她了!”

    若是平时,魏华一定不会注意到彩儿,只是今天刚好天圣帝处置了紫丹和紫竹。

    魏华平日里多有留心千秋殿的内部事务,自然直达彩儿是个得宠的。如今见紫丹紫竹都在,唯独彩儿那丫头不在,不怀疑才怪!

    此时的地窑里,彩儿看着那宫女已经有些腐烂的尸体发呆。

    “小鱼儿真生了两个儿子?”楼焰心却高兴道:“这下好了,她身体怎么样?!“

    随即,他又撇着嘴不高兴了,不是说给我生一双龙凤胎的么?怎么会两个都是儿子?

    彩儿没理会楼焰心的自言自语,从宫女的尸体旁走开,走到了床边,看看被楼焰心放在了床上的小婴儿,说:“这是个男孩儿吗?”

    “是。”楼焰心说:“我的小鱼儿没说错,这真是个皇子,是不是要把两个孩子换一下,可是我两个儿子,怎么换这一个皇子?”

    “换不了,而且现在也不行。”彩儿说:“圣上在这里,娘娘不愿意让您冒险被发现!”

    “还在这里?”

    “娘娘这次难产,好在没有性命之忧。”彩儿说道:“孩子被圣上赐名承意和承夙。”

    听到自己的儿子刚出生就被赐了名,楼焰心这才愣了一下,说:“看来这个皇帝对我家小鱼儿还真有点感情了。”

    不行,得赶紧让给小鱼儿找个由头离开皇宫,不然他不敢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王爷!”彩儿见楼焰心这个样子,有些无语了。

    楼焰心和穆心瑜两人算是地下情的关系,若是明面上往来太频繁,被有心人看到还不得死无葬身之地?

    “好了,我不说了,”楼焰心说:“那我就先带这个走。”

    “这孩子什么时候生的?”彩儿问道。

    “生?”楼焰心冷笑道:“他娘根本就不想生他,是我把他从他娘的肚子里挖出来的。”

    “这事不能让人知道。”彩儿跟着穆心瑜久了,身上不自觉地就有了一股子威严,马上就说道:“这个孩子更不能知道。”

    “你还怕他长大了找我报杀母之仇?”楼焰心不在乎道:“要不是小鱼儿有计划在那里,谁愿意管他的死活!这事就我们两个知道,你总不会出卖我吧?”

    “不会。”没想到一向威严的九王爷也会说这么调皮的话,彩儿没好气道:“小皇子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比我儿子们早了一天。”楼焰心说:“是哥哥。”

    彩儿看床上的婴儿睡得正香,“那这一天你都喂他吃什么了?”

    “这里面只有清水。”楼焰心把左手腕伸给了彩儿看,说:“我怕他喝冷水会生病,就喂他喝我自己的血了。”

    楼焰心的左手腕上有一道结着血痂的伤口,让彩儿看得眼皮直跳。这要是被小姐知道了,还不知道要心疼成什么样了。

    “这小子喝我的血才活了下来。”楼焰心还跟彩儿说道:“是我救了他的命,他长大后还能找我报仇吗?”

    “别说了。”彩儿道:“娘娘说了,你现在还不能走,等圣上走了后,带着孩子走。”

    “那她呢?”楼焰心下巴冲着那尸体的地方抬了抬,“挖个坑埋了吗?”

    “这个尸体不能留,我来处理吧!”彩儿从怀里取出了干净的巾帕,动作熟练地替楼焰心包扎伤口,“这个伤口回去后,你要找个大夫上点药。”

    “小伤而已。”楼焰心嘴里说着不在乎的话,却没有把手抽回来,看着彩儿道:“这个女人承认了,她奉了四皇子的命令害了小鱼儿,小鱼儿此次难产,不是意外。”

    不过,他倒是好奇了,小鱼儿身边一个紫竹已经够让他惊讶的了,没想到这个彩儿看着柔柔弱弱的,平时一副隐身人的样子,竟也是这么彪悍。

    看着彩儿点火将那宫女的尸体烧成了灰,楼焰心眼角直抽。最后还是耐不住穆心瑜的命令,乖乖抱着孩子先溜回了自己的王府。

    这孩子,他还是找个机会送到小鱼儿身边吧。反正,明着他不能违抗了小鱼儿的“懿旨”,晚上趁着皇帝不在,偷偷溜过去那是没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