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12朕的功臣

212朕的功臣

    穆心瑜昏睡了足足三日,天圣帝为了穆心瑜也罢朝了三日。

    在此期间,天圣帝抓了一批疑似还穆心瑜早产的罪魁祸首,并以雷霆手段全部处决了,但天圣帝知道,真正祸害穆心瑜的人只是他们的主子,天圣帝也并没有要动那人的意思,只是给个警告罢了。

    “圣上?”看到自己的床边坐着天圣帝,穆心瑜似乎是不认识他了一样,认了半天,才把圣上认出来。

    天圣帝看到穆心瑜睁眼,悬着的心才落回到了原处,望着穆心瑜笑道:“醒了?”

    穆心瑜鼻子嗅了嗅,说:“什么味道?”

    女子坐月子的房中不能通风,穆心瑜一身血汗的生产完后,还不能沾水,虽然这房里点着熏香,但味道还是难闻。穆心瑜就觉得这股味道说不出来的难闻,说是馊味,又不完全像。

    天圣帝在这屋里呆了三天,习惯了这股味道,倒不觉得难闻了,捏了一下穆心瑜的脸,说:“你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事了?”

    穆心瑜先是一惊,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事,在天圣帝面前露出马脚了,可是随着脑子逐渐清明,穆心瑜的眼中闪过了惊喜,说:“孩子,圣上,臣妾生了孩子。”

    天圣帝好笑道:“朕没见过有你这样当娘的,连生产之事都能忘了?”

    穆心瑜记得在自己昏过去之前,听到谁说她是生了一个儿子的,不对,是两个。于是急切地问天圣帝道:“圣上,臣妾是生了儿子还是女儿?”

    “你猜!”

    “圣上快说啊,急死臣妾了!”

    “是儿子。”天圣帝也不逗穆心瑜,笑着道:“白白胖胖的儿子。”

    末了又加上一句,“两个,两个儿子,丫头,你是朕的功臣,是大夏的大功臣!”

    “孩子,臣妾想看一下孩子!”喜悦染上眉梢。

    穆心瑜又不是真的身体弱,只是被人暗害早产而已。但是生了两个儿子的事,她是知道的,所以才忧心忡忡了几天。

    这些天晚上,楼焰心都有悄悄来过千秋殿看她,并且把那宫女生的孩子都抱过来了,也是白白胖胖的一个大胖小子,挺诱人喜爱的。

    只可惜,那宫女只生了一个,不然她就可以让楼焰心把孩子两个都换走了。

    当小小的一个肉团子放到了,穆心瑜的手上后,穆心瑜盯着这个儿子看了足足半个时辰,连眼珠都不转,就这么木愣愣地看着。知道自己重活一世,很多事都不一样了,可是穆心瑜没有想过,她这辈子还会再有两个儿子。

    难道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呼唤,将她的两个孩儿还回来了吗?

    清儿……

    “看傻了?”天圣帝一直在一旁耐心地陪着,对穆心瑜笑道:“这个儿子就这么好看?”

    见穆心瑜只抱着大儿子,天圣帝推了她一下。

    穆心瑜这才道:“像做梦一样。”

    天圣帝搂着穆心瑜,亲了一下她的额头,低声道:“你受苦了,这个小子要是害死了你,朕绝不饶他!”

    “圣上答应过臣妾好好待这个孩子的。”穆心瑜忙就说道:“圣上忘了?”

    这个时候,天圣帝不跟穆心瑜争一时的长短,穆心瑜的身子虽然没有再出红,但看着安荣的苦脸,天圣帝就知道,自己的这个美人身体不乐观,“没忘。”

    天圣帝跟穆心瑜说:“朕的话金口玉言,怎么可能会忘了?这孩子朕已经给他取了名字,叫承夙。”

    承意,穆心瑜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上辈子天圣帝皇帝的皇子里,可没有一个叫景承夙的皇子。

    景承夙这时在穆心瑜的怀里又哼哼唧唧起来,胖乎乎的身体动起来后,力气还挺大,反正现在风吹吹就能坏的穆心瑜抱不住他。

    天圣帝伸手把景承夙抱到了自己的手里,说:“你还不知道,你的这个儿子能吃,三个奶娘都喂不饱他!“

    穆心瑜看着天圣帝抱着承夙的样子,心里一阵剌痛,挪开了视线,看看自己的身上道:“是臣妾的身子不争气,没能足月生产。”

    “快看看你的大儿子!”天圣帝怕她伤感,说着话抱着孩子就要走,让奶娘将承意给抱过来。

    穆心瑜一看天圣帝要走,急了,问天圣帝道:“圣上你要去哪里?”天圣帝手里的那个,可是她真正的儿子啊,昨晚楼焰心才给抱过来换了那宫女生的儿子的。

    原本想换小的,可是那小的长得还真有几分像天圣帝,穆心瑜担心到时候皇家检验皇嗣血脉的时候会绷不住,知得先将大儿子换出去了。如今留在身边的,只有小儿子。

    “承夙饿了,找奶娘喂他啊。”天圣帝回身看了一眼穆心瑜道:“你莫怕,朕不带承夙走,你先抱抱大小子,他叫承意。”

    穆心瑜抱起了景承意,这孩子的眉眼,长得确实挺像天圣帝的。不过,天圣帝貌似比较喜欢小儿子多一点。

    天圣帝走到了屏风外面,将承夙交到候在那里的奶娘手里,说:“不要带他过来了。”

    奶娘是谢靖从外面找来的,老百姓见到皇帝,这种惶恐很难用言语叙述。奶娘战战兢兢地从天圣帝的手上接过小皇子,退着走了出去。

    天圣帝走回到床前时,穆心瑜正入神地想着心思,一张小脸还没有天圣帝的手掌大,看着那双眼睛格外的大了。“不要乱想了。”天圣帝坐下来,又要将穆心瑜连同大儿子一起揽入怀中。

    “臣妾身上脏,有味道。”穆心瑜往床里面一躲,有些不好意思。

    “傻子。”天圣帝把穆心瑜拉入了怀中,道:“生过孩子后的女人都这样,你是为朕生下龙儿,朕还能嫌你不成?”

    “臣妾这样子很丑吧?”

    “你要是丑,这世上还有美人了吗?”天圣帝笑着问穆心瑜,他喜爱这个女子,所以就算穆心瑜这时候披头散发,容颜憔悴,身上还有异味,在天圣帝看来这还是个美人。

    “臣妾怎么会突然就生产了?”穆心瑜抱着景承意试探着问道:“是臣妾的身体出了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