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13尸体烧了

213尸体烧了

    “没有的事。”天圣帝并没有跟穆心瑜说荷包的事,只是跟穆心瑜说:“现在孩子也生下来了,为了这两个小子,你更要好好将养身体。”

    穆心瑜点了点头,说:“臣妾遵旨。”

    “等你出了月子,朕就封你为贵妃!”天圣帝又道:“日后你就是瑜贵妃了,如何?”

    “贵妃?”穆心瑜抿嘴一笑,显得很开心,说:“臣妾不懂宫里的规矩,这个贵妃不是有一个凝贵妃娘娘了吗,怎么?”

    “不懂就不懂吧。”天圣帝道:“为贵妃之后,在宫里大部分的女人你都无需理会了,至于那个凝贵妃,她已经不是贵妃了。”

    不是贵妃了?这话是什么意思穆心瑜自然是清楚的,这些天,天圣帝为了查荷包的事,弄死了不少人,凝贵妃也被降为了妃位。

    至于自己的分位有多高……

    宫里坐在宫妃之位上的女人不少,足有二十几人,穆心瑜心里清楚,只脸上神情迷糊道:“这是真的吗?”

    “傻丫头。”天圣帝笑着逗弄穆心瑜怀里的景承意:“你如今是不信朕的话了?”

    “臣妾谢圣上。”穆心瑜脸上的笑容欣喜,“以后臣妾就能日日见到圣上了。”

    分位越高,能见到皇帝的次数自然是越多的。

    “嗯。”天圣帝含糊地应了穆心瑜一声,宫里没有一个女人可以日日都见到皇帝的,只是看看怀中的女人,天圣帝决定还是不要让这小女子现在就知道这个事实的好。

    穆心瑜老老实实地靠在天圣帝的怀里,刚醒来的人,说了这会儿的话后,又感觉累了。

    陈婆子这时给穆心瑜送了燕窝粥来,见到穆心瑜就先笑着恭喜她生了两个皇子。这些伺候妇人生产的产婆们,嘴里有的是吉祥讨好的话,一套吉利话说下来,说的穆心瑜就算不信,也还是笑了起来。

    “你抱着承意不方便,朕喂你。”天圣帝拿起粥碗就要喂穆心瑜。

    穆心瑜却问陈婆子道:“紫丹和紫竹那两个丫头去哪里了?怎么我醒了,她们也不来伺候我?”

    紫丹紫竹已经被世宗关了三天了,虽然没有挨打,可是这三天的日子也不好过。陈婆子不敢跟穆心瑜说实话,便看向了天圣帝。

    “朕把她们关了。”天圣帝说道。

    穆心瑜脸上的笑就是一僵,说:“这俩丫头做了什么错事?”别是自己生孩子的时候,紫丹紫竹联合着得罪了皇帝吧?

    “紫丹她贴身伺候你,却把你伺候成了这样。还有紫竹,别以为朕不知道,她是你的暗卫,却让你处于那般危险的境地!”世天圣帝挖了一勺燕窝粥往穆心瑜的嘴里送,一边说:“朕怎么能饶她们?”

    穆心瑜吃下了这口粥后,望着天圣帝道:“是臣妾自己不争气,紫丹紫竹一直在为臣妾的身体发急呢,这事不能怪她们。”

    天圣帝哼了一声,这声音让陈婆子听了身子一抖。

    “圣上饶了她们吧。”穆心瑜伸手拉着天圣帝的衣袖摇了摇,轻声道:“臣妾习惯紫丹的伺候了,而且,这里有时候阴森森的,没有紫竹在暗中保护,臣妾会害怕。”

    “去把紫丹紫竹放了。”天圣帝宗也没等穆心瑜再说更多的好话,扭头命陈婆子道:“让她们收拾干净后,来见淑妃娘娘。”

    陈婆子忙就领了命退了出去。出了房门后,陈婆子还在想,原来跟皇帝讨情是件这么容易的事,拉着袖子撒个娇就成了。

    “淑妃?”穆心瑜却睁大了眼睛,一脸的懵懂,好似根本不知道这是咋回事儿。

    “这是四妃之一,你生了儿子,朕已经升你为淑妃了,地位仅在贵妃之下。不过,目前也没有人能大过你去!”

    “哦!”穆心瑜抱着景承意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看得天圣帝一阵好笑。

    这个傻丫头啊,什么都不懂!

    “朕要先走了。”天圣帝专心致致地喂着穆心瑜喝粥,跟穆心瑜交待道:“你醒过来,朕也就放心了,朕过几日再来看你。丫头,你就在这里安心把月子坐完,之后朕就接你和承意承夙住进养心殿去。”

    穆心瑜自然是乖乖地答应天圣帝,什么话也没有再多问一句。

    “那朕就走了。”天圣帝起身时,又亲了穆心瑜一下,完了还捏捏景承意的小脸,口中道:“朕的贵妃。”

    “臣妾不能送圣上了。”穆心瑜低头,似乎是害羞了。

    天圣帝走出房门时,脸上还带着笑,又去看了一会儿景承意后,才起驾回宫去了。

    走的时候还嘀咕了一句“才一天没见,怎么这小子长得越来越像朕了?”

    穆心瑜心中咕咚了一下,好在天圣帝也没多问。

    紫丹紫竹被彩儿领着来看穆心瑜,紫丹丫头的头发还是湿着的,看见穆心瑜后就哭,说:“小姐,紫丹差一点就见不到你了。”

    “别说傻话。”彩儿跟紫丹道:“我不是跟你说了,等小姐醒了后,你就会没事的吗?”

    “这次是我拖累你了。”穆心瑜看紫丹噘着个嘴,便哄紫丹道:“对不起啊紫丹,没挨打吧?他们有给你吃饭吗?”

    紫丹没说话,倒是紫竹在一旁点点头,“小姐是圣上宠在心尖上的人儿,又生了两个皇子,他们是不敢乱来的!”

    “对了,地窖里那女人怎么样了?”彩儿回来后,就一直没跟她说说那边的情况,直到昨儿个晚上,楼焰心抱着孩子过来,穆心瑜才知道那女人比她还早一点生产。

    “死了!”彩儿言简意赅,“她不愿意生孩子,所以,王爷剖开了她的肚子。”

    穆心瑜点点头,死了也好。

    “尸体呢?”

    “烧了!”

    穆心瑜听罢没再说什么,只是嘴角抽了抽,不用想她也知道是彩儿动的手。依着楼焰心那洁癖的性子,他是说什么也不愿意的。

    抬眸看了彩儿一眼,穆心瑜若有深意地朝她笑了笑,彩儿顿觉毛骨悚然。

    “小姐,这次害你之人,是四皇子!”先前送饭的时候,紫竹早听彩儿说了,那宫女其实是景翼安插在皇帝身边的一个暗桩,只是不知为何突然消失了而已。景翼怕是到死也想不到,这宫女会落在穆心瑜手里。

    “景翼是么,看你这次怎么死!”穆心瑜抱着景承意,目光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