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14皇家验子

214皇家验子

    转眼,就到了第四天,穆心瑜生完孩子的第四天,就要给孩子验血的。

    门外,紫丹紫竹一脸担忧。

    “我听说了。”紫丹咬着牙道:“皇子过了三日之时,要是验子的。”

    紫竹的笑声顿时就消失了,说:“什么验子?”

    “就是验一下小主子是不是龙子。”紫丹说道:“我听顺总管他们说的,不会有错的。”

    “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紫竹的声音冷了下来。

    “紫竹姐姐,我们怎么办?”紫丹的声音带上了哭音,说:“宫里的人说,这种验子之法,从来就没有出过错,不是龙子就是不是龙子,一定不会错。”

    紫竹松了一口气:“那又怎样?”

    “那又怎样?”紫丹小声叫道:“两位小皇子并不是龙子啊!”

    紫竹伸手就把紫丹的嘴一捂,冷声道:“你是不想活了?!”

    紫丹甩开了紫竹的手,说:“我就是想活,才问紫竹姐姐我们该怎么办啊!”

    紫竹抬头望了望天,说:“这种事小姐自有打算,你别杞人忧天了。”

    “什么打算?”紫丹单纯,藏不住心事,穆心瑜换了一个皇子的事也没跟敢跟她说,怕她大嘴巴。

    紫丹难过地拉着紫竹的袖子问道:“小姐去哪里找两个真正的龙子来?紫竹姐姐,我这几天越想越害怕,我看得出来,小姐也在害怕!”紫丹说到这里哭了起来,说:“现在小主子生下来了,我们该怎么办?圣上还说要封小姐为贵妃,这该怎么办呢?!”

    “别说了!”紫竹把紫丹往旁边一甩,道:“这事小姐自有打算,你什么也不用管,总之小姐不会害死你就行了。”

    “紫竹姐姐!”紫丹跌在了地上,哭着喊紫竹道:“我害怕啊。”

    “你若是这样,我现在就让你死!”紫竹突然就发了狠,“小姐也不会再用你这个胆小如鼠之人。”

    紫丹坐在地上捂着嘴哭。

    紫竹一甩袖子转身就走了,看也不再看紫丹一眼。

    紫丹一个人坐在地上哭了一会儿后,才站起身来,抹着眼泪走了。

    韩雅儿从树丛后面走出来,脸上已经惊骇地失了常色,穆心瑜竟然敢背着圣上偷人,还生下了两个孽种?这种事若是不亲耳听到,她死都不会相信。呆站了一会儿后,韩雅儿果断地走到了一处院墙下,看看四下里无人之后,从侧门闪了出去。

    穆心瑜生的孩子若不是皇上的,那会是谁的?该不会是……九王爷的吧?以前紫莲就一直在暗示自己,楼焰心跟穆心瑜往来密切,自己还不太相信,没想到他们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地给圣上戴绿帽子。

    不行,这事儿得赶紧地告诉天后去。

    房间里,穆心瑜抱着自己的小儿子逗弄着,旁边的小床上放着大儿子景承意,这个是圣上的亲生儿子,穆心瑜自然不是很喜欢他。

    不得不说,皇帝的这个儿子长得虎头虎脑的,眉眼还真的跟天圣帝有六七分相似。

    手里的小肉团子望着穆心瑜张着没有牙的小嘴笑,看不见的娘亲,可是他喜欢听他娘亲说话的声音,温柔也伤感,轻轻的,如同梦呓。

    小床上的景承意见母妃不抱自己只抱弟弟,也哭嚎着挥舞着小手,想要让穆心瑜抱抱,穆心瑜伸出一只手来,拍拍他的背,“小子,你长得这么像你爹,他一定会做梦都笑醒的!”

    紫竹走到了床榻前,跟穆心瑜小声道:“韩雅儿已经出侧门去了。”

    “嗯。”穆心瑜应了一声。

    紫竹看着自己的小主子道:“那些人会不会伤到小主子?”

    “不会。”穆心瑜也低头看儿子道:“她还想用他置我于死地呢,所以我们什么也不用怕。”

    紫竹听穆心瑜这么说了,便说:“凝贵妃现在自身难保,她还会管这事吗?”

    “凝贵妃可不是一个会忍耐的人。”穆心瑜说:“皇帝让她不好过,她便也不会让皇帝好过,她一定会管这事的,而且四皇子早就看我不顺眼了,估计就等着揪我的小辫子了,我们等着好了。”

    紫竹从穆心瑜的手里抱过了小肉团子,突然就跟穆心瑜感叹道:“我也抱过另一个小主子,挺听话的,九王爷抱着他也不可不闹,饿了尿了才会哭几声。”

    穆心瑜一笑,这笑容苦涩,两个儿子她无法看着长大一起长大,她这个娘亲当的还真是失败,尤其是这小儿子刚出生,就要被她利用。重活一世,她也当不了一个好女人,没有哪个好女人会想到利用自己的儿子去害人谋位的。

    “小姐也不要想太多了。”紫竹劝道:“小主子到王爷那里,一定会被照顾的很好。”

    “是啊。”穆心瑜叹了一句,但愿这个多出来的小儿子长大后不要恨她。

    紫丹跟彩儿站在滴水檐下,两个人一起看着从天而降的雨,半天都没有说一句话。

    “这样真的能骗到凝贵妃她们吗?”最后还是紫丹忍不住问彩儿道:“我怎么想着这事就心神不宁呢?”

    “我信小姐。”私下里,她们几个都喊穆心瑜小姐,因为她们从来都不会将穆心瑜当成帝王后宫里的任何一个妃嫔。就算是最独特的那一个,也不例外。

    “我跟你说,宫里的妃嫔娘娘们不少,到现在还没一个能斗过凝贵妃的。”彩儿跟紫丹小声道:“凝贵妃这人心狠,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

    “她能有多狠?”紫丹不屑道:“没人斗得过她,那是因为她之前没遇上我们小姐,你等着看戏好了。”

    “这是看戏吗?”彩儿白了她一眼说:“这是拿命在玩好不好?”

    “随便吧,反正小姐要是死了,我也活不了,一切都有小姐在,我不想这么多事。”紫丹说完这话,转身就进屋去了。

    由韩雅儿传来的消息,在这天天光大亮之后,就传进了永和宫。

    凝贵妃原本还躺在床榻上,又是一夜无眠,她的精神不佳,不过听到这个消息后,倒是精神一振,问来传消息的严嬷嬷道:“这事是真的?”

    严嬷嬷却是一脸的惊慌,跟皇后道:“传话的人是这么说的,只是娘娘,奴婢怎么也不敢相信。”

    凝贵妃躺在床上,旁若无人地就大笑了起来。

    严嬷嬷忙就冲在寝室里的宫人太监们挥了挥手,让这些人都退出去。

    “贱人就是贱人。”凝贵妃笑道:“什么样的事贱人做不出来?还想抢走本宫的贵妃之位?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