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15一小瓶血

215一小瓶血

    “娘娘。”严嬷嬷着慌地说:“这种话不能说啊,娘娘。”

    “有什么不能说的?”凝贵妃还是大笑道:“你知道这宫里为什么要用太监吗?就是因为那些女人们多半都是熬不住的!贱人!”

    严嬷嬷把头低着,都不敢去看凝贵妃。

    “去查景承意和景承夙。”凝贵妃到底还是没有失去理智,笑完之后,就跟严嬷嬷说:“你亲自去,本宫要知道那两个贱种到底是不是姓景的。”

    “奴婢知道了。”严嬷嬷忙就领命道。

    “今天就去。”凝贵妃说:“迟了,怕那个贱人把孩子杀了,这孩子一死,我们就抓不住这个贱人的错处了。”

    “她会杀了亲生儿子?”

    “你以为一个女人为了活命什么事做不出来?”凝贵妃冷哼了一声后,道:“今日就去,在那个贱人没下手之前,给本宫查出一个结果来!”

    景氏皇族如何验子,穆心瑜无从得知。别说穆心瑜上辈子就从来没有关心过,就算关心,这种皇族的秘事,她就是问了景翼,对她只是一心利用的四皇子又如何会说?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提心吊胆等在房中的穆心瑜,一直等到这天的二更天,才等到了彩儿来报信。

    “只是取了一小**血。”彩儿跟穆心瑜小声说道:“若不是奶娘们睡着了,四皇子还不会动手。

    “太后那边呢?”说来也奇怪,太后先前那么一闹,动静还挺大的,怎么突然就偃旗息鼓了?

    “那日之后,太后便说是累了,自动搬入了佛堂,整日闭门不出,说是六宫之事她再也无权过问了。”

    “皇上也允了吗?”

    彩儿点头,穆心瑜了然。太后当年害得昭阳公主被迫嫁给穆远山,皇帝早就恨透了她,如今又来害皇帝的宠妃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就算太后没有正面出手,皇帝也不会轻易饶过她的。

    这,也算是间接为母亲报仇了吧,穆心瑜淡淡地想着。

    “滴血验亲吗?”顿了好一会儿,穆心瑜又道:“这个任是谁都会用吧?”

    彩儿好半晌才反应过来,穆心瑜这是又扯回验子的事儿了,摇头,“若是滴血验亲,一滴血就够了,何必拿走一小**?”

    “那**大吗?”穆心瑜又心疼起儿子来,问彩儿道:“他有没有哭?”

    “那**子。”彩儿用自己的手比划给穆心瑜看,那嬷嬷拿来装血的小**子最多有男人的小半截食指长,“这点血不算多,小主子哭了,只是没能出声,严嬷嬷用手捂着小主子的嘴。”

    穆心瑜咬着自己的嘴唇。

    “我把小主子抱来吧。”彩儿知道穆心瑜是心疼了,不过事情都做下了,就是心疼,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

    奶娘们在房里哄着哭个不停的小主子们,见彩儿进来,求救一般地道:“彩儿姑娘,小主子突然就哭起来了,是不是让安太医来看看?”

    彩儿把小主子抱在了手上,跟奶娘们说:“你们休息吧,娘娘会带小主子一天,要喂奶的时候,我再来叫你们。”

    奶娘们看着彩儿抱着还是哭个不停的小主子走了,面面相觑,却都不敢多问一声。

    穆心瑜从彩儿的手上接过自己的儿子和景承意,几缕头发垂着,让彩儿也看不清她此刻脸上的表情。

    “小姐,我去外面守着,你有事就叫我,”彩儿跟穆心瑜说。

    “好。”穆心瑜低低地应了一声,“让紫丹紫竹她们小心一点,别被发现了!”

    小婴儿到了穆心瑜的怀里,哭声小了一些,一个劲地往母亲的怀里钻。

    “不哭了。”穆心瑜哄着自己的儿子,“以后你爹爹一定不会让你再受伤了,娘亲很坏对不对?”

    听到了自己喜欢听的声音后,小婴儿的啼哭转为了抽噎,随后就在穆心瑜的怀里睡着了。

    乖啊。”穆心瑜抱着睡着的儿子,心里一酸,在房中无人之时,终于掉下泪来。

    她轻轻地放下睡着的景承意,将自己的儿子抱在怀里。

    两个孩子,她始终无法做到平衡对待。若不是皇家,她又如何会待在这深宫之中,忍受母子分离?

    这一夜穆心瑜是如何过的,除了她自己外,无人知道。流了一夜的泪,却没有哭出声来,窗外还是下着淅淅沥沥的春雨,凭添了她心中的愁绪。儿子还太小,睡梦中的小脸上带着吃饱喝足后的香甜,这样的小婴儿还没办法给予自己的母亲安慰。

    某座废弃的宫殿里,严嬷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守在屋外的人,听不到屋里的一点动静。韩雅儿在门外焦燥不安地来回走着,她既希望自己这次为凝贵妃立下大功后,凝贵妃可以看在这份功劳的份上,帮助自己嫁给楼焰心,就算不能嫁给楼焰心,她也要嫁给现在炙手可热的四皇子。

    可是从内心而言,韩雅儿又不希望自己害了无辜的孩子,觉得她这次要是弄错了消息也好,这种矛盾之极的心思,让韩雅儿的脑子一团乱麻。

    一个时辰后,严嬷嬷从房里走了出来。

    “嬷嬷,怎么样了?”韩雅儿抢上前两步问道。

    严嬷嬷板着脸道:“这事不是你能问的,你快回去吧,不要让人发现了才好。”

    “可是。”韩雅儿说:“我这心里不安,嬷嬷就给我一句准话吧。”

    “多嘴!”严嬷嬷瞪了韩雅儿一眼后,就迈步往外走了。

    韩雅儿看着严嬷嬷走出去,跑进房里一看,只见房里除了一个火盆里有一点灰外,其他的跟严嬷嬷进房前一样,就好像严嬷嬷只是进来烧了一点纸而已。

    一个人走在夜晚京都城街头的严嬷嬷,有点怕冷地紧紧了自己的领口,加快了脚步,路上的泥水沾到了裙角鞋袜上,让一向爱干净的严嬷嬷心里更是不快,只是这会儿她也顾不上这些了,只想着快点回到宫里去,为她看着宫门的宫人这个时候一定是等急了。

    一顶四抬的,深蓝木顶的的轿,轿前面有两个男子打着灯笼,轿的两侧跟着几名女子,后面跟着一队侍卫,迎面向着严嬷嬷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