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16不忠之奴

216不忠之奴

    “四皇子!”严嬷嬷看到这轿子后,忙就当街跪下冲这轿子行礼。

    “是永和宫的严嬷嬷。”轿旁的一个女子跟轿中人禀报道。

    “让她过来。”坐在轿中的景翼开口道。

    严嬷嬷走到了轿旁,躬着身道:“奴婢严氏见过四殿下。”

    “你不在永和宫待着,去了哪里?”景翼的声音隔着轿门传出来。

    “是,奴婢老家来了人,贵妃娘娘恩准奴婢出宫与故乡人见一面。”

    “那严嬷嬷你一定开心了?”

    严嬷嬷往轿窗前又走近了几步。

    站在轿侧的宫人们一起后退,让出地方给严嬷嬷跟景翼说话。

    “殿下。”严嬷嬷小声道:“是死局。”

    景翼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才传了出来,“既是这样,你就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

    “是。”严嬷嬷道。

    “走。”景翼命自己的人道。

    轿子复又被抬起,往城门口走去。

    严嬷嬷站在路边,看着景翼一路走远。韩雅儿的消息,她同样告诉了景翼,景翼让她救穆心瑜一回,严嬷嬷自然是满口答应,凝贵妃就算杀了千秋殿里的那位,也换不回帝宠,这样的杀人有何用?

    景翼坐在轿中,心里呕得几乎吐血。她不想救穆心瑜,只是想给穆心瑜一个靠向自己的机会。

    “四殿下!”轿外跟着走的宫人这时跟景翼道:“这个时候城门还没开,殿下是不是先找个地方再歇息一下?”

    “本殿是为了父皇祈福去的。”景翼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平常那样,不急不慢地道:“就在城门下等一会儿吧,这样菩萨也能见到本殿的诚心。”

    “是。”这宫人答应了,对四个抬轿的轿夫道:“走慢一点,不要晃到了殿下。”

    严嬷嬷走出了她跟四皇子碰面的这街后,被人堵在了路上,严嬷嬷吓了一跳,心中有鬼的人,慌忙叫道:“你是谁?”

    “严更儿?”堵路的人转过身来看严嬷嬷,出声问道。

    严更儿这个名字,严嬷嬷三十几年没有听人叫过了,一时间都呆住了。站在她面前的是个身着青衣的少年,长得很好,只是面色太冷,可惜了他的这副好相貎。

    “四皇子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背叛了贵妃娘娘?”少年目光如炬地盯着严嬷嬷道:“你这个奴婢就不怕死吗?”

    严嬷嬷双腿发软,但在宫里历练出来的胆气,让这老宫人还能站着说话,“你是谁?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在下宿将。”少年自报家门道:“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吧?”

    “九王爷身边的首席暗卫?”严嬷嬷惊呼了一声。

    “你叫这么大声,是想让这条街的人都出来看看你这个叛主之人吗?”宿将说:“活了这么大的年纪了,你还看不出景翼保不了你的命吗?”

    严嬷嬷弄不懂九王爷府中的人这是要干什么,她帮着四皇子颜做事,九王府中人还要置她于死地?世上还有这样的道理?“宿大爷,淑妃娘娘和两位小皇子的性命,如今可都在奴婢的这张嘴上。”严嬷嬷跟宿将不客气道。

    “哦?”宿将好笑道:“那我杀了你不就得了?”

    严嬷嬷吓得后退了数步,“你为何杀我?”她问宿将道。

    “严更儿。”宿将也不跟严嬷嬷废话,道:“你在家乡的家人活得还都挺好,不像那些在云霄关伺候主子的家人,全都死了。”

    严嬷嬷惊疑不定地看着宿将,这个人怎么会知道她的闺名,还知道她在家乡还有家人?还有,九王爷和穆心瑜是不是有什么关系?“你想,想干什么?”严嬷嬷结巴着问宿将道。

    “不想干什么。”宿将说:“只是想你知道,你若不听我的话,我会让你在这个世上一个家人也没有。”

    严嬷嬷这个时候是再也站立不住了,坐在了地上。

    “验子的结果怎么样了?”宿将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地上的严嬷嬷。

    “你怎么知道?”

    “我为什么不能知道?”

    严嬷嬷掉在地上的伞被风吹到了远处,她与宿将一起淋着雨,只是两个人的心境完全不同。

    “结果如何?”宿将又问了一声道。

    “四殿下吩咐了。”严嬷嬷咬着牙道:“娘娘生下的是龙子。”

    “吩咐?”宿将一笑,然后小声道:“那就是说那孩子不是龙种了?”

    坐在雨水地里的严嬷嬷想站起身,却被宿将伸脚一踢,又跌坐了回去。

    “你就实话跟凝贵妃说好了。”宿将望着严嬷嬷冷道:“四皇子的话,你不必理会。”

    “你想淑妃娘娘丧命吗?”严嬷嬷愕然地看着宿将道:“四殿下,他是在就淑妃娘娘和两位小皇子啊!”

    严嬷嬷呕得要死。不是说九王爷和穆心瑜暧昧不清吗?韩雅儿那贱丫头可是说了,很有可能,那两个孩子都是九王爷的种。可看这架势,他们分明就是水火不容啊!若不然,哪有看着心爱的人去赴死的道理?

    “知道。”宿将说:“不然四皇子怎么会那么好心地出手救人呢?我自有我的打算,你按着我的话去做,否则,你就等着明年的今日,为你的家人烧纸钱吧。”

    “宿大爷!”

    “有些事你这个做奴婢的没必要懂。”宿将跟严嬷嬷说道:“你也是一个老宫人了,竟然还这么蠢,四殿下会是你的好主子吗?背叛了主人的下人,谁敢用?听话,也许九王爷可以保你一条命。”

    严嬷嬷踉跄着走远,花白的头发零乱着,看佝偻着的背影,哪还有中宫管事嬷嬷的样子?

    此刻淋着雨往皇宫走着的严嬷嬷,让人看着只是一个可怜的老妇人罢了。

    宿将转身往与严嬷嬷行路相反的地方走去,路过严嬷嬷落在地上的伞边时,宿将一脚下去,将这把油布伞踩烂,踢到了一边后,扬长而去。

    看来王妃说的没错,这个老婆子果然投到了四皇子那一边去了,可见他们那些所谓的忠心是些什么了。

    穆心瑜如今虽然是帝王宠妃,可宿将打心眼里已经将她当成了女主子,更何况,紫丹已经嫁给了他,以后他跟穆心瑜更是切不断联系的了。

    宿将也往城门口走去,等城门开了后,他要赶回府里去,不然紫丹看他又是一夜未归,不知道还有多少问话等着他问呢。

    京都城的城门在五更天的时候开启,赶早市的人们提篮,挑担,赶车从城外进城来,四个城门都是一番热热闹闹的景象。

    景翼坐着轿出了城后,在城外的驿道旁命令停轿,在驿道旁的林中等了没一会儿后,一人便踩着沉稳的步子悠哉到了。

    那人一身黑斗篷,浑身包裹的严严实实地来到景翼面前,“四殿下救了穆心瑜一命是好事。只是,殿下若想要成事,穆心瑜和那两个孩子绝不能留。”

    景翼冷眸望着那人,一语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