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17真是孽种?

217真是孽种?

    永和宫里,凝贵妃看着一身泥泞的严嬷嬷道:“你怎么弄成这样了?下着雨不知道打伞?”

    严嬷嬷缩着脖子,“奴婢心里害怕,奴婢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了,奴婢……”

    “好了,如果如何?看你这个样子,那个是孽种了?”

    严嬷嬷低着头,蚊子哼一般说:“是。”

    “这是谁的报应?”凝贵妃冷笑着问严嬷嬷道。

    严嬷嬷不敢说话,头低得下巴都碰到了胸口。

    “美貌的女人得有多讨人喜欢啊。”凝贵妃也不需要严嬷嬷应和她的话,自言自语了一句后,跟严嬷嬷道:“去请圣上来吧,让本宫把这事禀报给他。”

    严嬷嬷说:“娘娘,这事真的要说吗?”

    “本宫为何不能说?”

    “娘娘,您是六宫之主,出了这种事,圣上若要怪罪,奴婢怕娘娘您……”

    “本宫现在还是六宫之主吗?”凝贵妃把脸一沉,道:“这女人是本宫能看住的,她不守妇道,关本宫什么事?”

    “那圣上若是不来呢?”严嬷嬷问皇后道:“毕竟现在圣上跟娘娘还生着气呢,奴婢怕圣上不肯移驾。”

    “你就跟他说。”凝贵妃道:“事关皇家子嗣之事,请他务必来永和宫一趟。”

    “是,奴婢这就去。”严嬷嬷领了命后,退出了大殿。

    等严嬷嬷到了御书房的高台下,侍卫拦着没让她上去,告诉严嬷嬷天圣帝已经去上朝了。严嬷嬷便只有在御书房的高台下等着。

    天圣帝为了穆心瑜罢朝了三日,这几日的早朝都散得很晚。这一天一直过了中午,天圣帝才带着一帮子朝中重臣回御书房继续议政。

    严嬷嬷凑不到天圣帝的跟前去,小顺子手下的太监们也不肯代她去向圣上通禀一声。严嬷嬷在高台下,眼巴巴地看着朝中的大人们进进出出御书房,也不敢上到高台上去。

    奉了凝贵妃的命令来催严嬷嬷的人,来了好几拨,跟严嬷嬷站在一起,看看御书房那里,门里门外都站着朝臣的景象,她们这些奴婢没一个敢上去求见的。

    严嬷嬷在高台下一等就是一天,等天圣帝见的最后一个朝臣离开了御书房后,宫门也到了落锁的时候。

    “这不是严嬷嬷吗?”雨停后,月上三杆了,小顺子才慢吞吞地从高台上走下来,站到了严嬷嬷的跟前道:“你有什么事吗?圣上还在批折子。”

    严嬷嬷能听的出来,小顺子这是在让自己滚。后宫之事有朝政重要吗?圣上在批阅奏折,哪有闲空见你这个奴婢?识相的就应该自己滚走。

    “吉总管。”严嬷嬷低着头,假装听不懂的“贵妃娘娘想见圣上一面。”

    小顺子睨了她一眼,“你回去跟贵妃娘娘说,奴才会把她的话禀报给圣上的。”

    “顺总管。”严嬷嬷说:“贵妃娘娘此次有要事要见圣上,事关皇家子嗣之事,顺总管还是速速去禀报圣上吧。”

    小顺子一愣,皇家子嗣之事?宫里的哪个妃嫔娘娘又怀上龙种了?这时候管着后宫的是芳华殿宋氏珍妃,珍妃不来报喜,反而是凝贵妃来报喜?

    “事关重大,还请总管快些去吧。”严嬷嬷催了一句。

    “你等一下。”小顺子转身往高台上走去。

    天圣帝这时候还伏案忙碌着,他想尽快把这几天积下来的奏折都批完了,好让他有时间再去看看穆心瑜母子三人。听了小顺子的禀报后,天圣帝也是一愣。

    事关皇家子嗣之事,天圣帝心里立刻就在想,慕容凝这个女人又要玩什么花样?

    “圣上,您看?”小顺子站在下面看着天圣帝的脸色,“要不要奴才去……”

    “让她等着。”天圣帝还是手里的御笔不停,跟小顺子说了一声。

    这一夜就这样过去了,天亮之时,刚停了一阵子的雨又下了下来。

    凝贵妃在永和宫里足足等了天圣帝一天,看见天圣帝走进殿房里后,便对左右道:“你们先出去。”

    天圣帝往殿房里的正位上一坐,道:“有什么事,你要跟朕单独说?”

    凝贵妃冷笑一声,“臣妾以为严嬷嬷已经跟圣上说了,是事关皇家子嗣之事。”

    “怎么。”天圣帝拧眉道:“你以为你现在还在管着六宫?”

    “臣妾一日还住在永和宫里,这六宫就没有哪个女人是臣妾不能管的。”凝贵妃跟天圣帝针锋相对道。

    “说吧。”天圣帝不耐烦地看着自己这位相伴多年的女人道:“朕的哪个子嗣出了事?”

    穆心瑜没有去关心这个晚上,天圣帝和凝贵妃二人会在永和宫里谈些什么,她也不关心天圣帝听了凝贵妃的话后,会是怎样的怒不可遏,她只抱着自己的儿子坐在床上,一刻也舍不得撒手。

    “小姐。”彩儿的声音从屏风外面传来。

    “是宿将来了?”穆心瑜下意识地抱紧了儿子,问道。

    绕过屏风走进来的人是不宿将,而是楼焰心。

    穆心瑜惊得坐在床上一挺腰,就要下床。

    这家伙,这个时候也不怕天圣帝忽然过来?

    “别。”楼焰心忙跨了一个大步,走到了床榻前,伸手按住了穆心瑜,“躺着吧。”

    “你这样不好!”穆心瑜看他。

    “反正都是送孩子。”楼焰心坐在了床榻边上,跟穆心瑜说:“你就那么不愿意让我来?那我走了!”

    穆心瑜望着楼焰心,“你从哪儿找来的这个孩子?”

    “这也是皇兄在外面的种,去年的微服私访,皇兄认识了一下乡下姑娘,并与之有了肌肤之亲,只是后来皇兄来去匆忙,根本就将那村姑望了,前不久那姑娘难产生下一个男孩便撒手人寰,昨天我才让人将孩子抱回来的!”楼焰心把怀里带着的小婴儿放到了床上,就好像他是家里那种朝出暮归的男主人一般,跟穆心瑜说:“这小子倒是好养活,喂他什么都吃,也不怎么哭,不然我一定没办法把他藏在军营里。”

    穆心瑜看了看被楼焰心放在了自己被上的小皇子,把怀里的儿子往楼焰心的眼前一送,说:“这是我们的儿子。”

    楼焰心看着小小的一团,笑了。

    这是小鱼儿给他生的孩子,上次来的时候孩子被奶娘抱去天圣帝那里了,他一直没见着,今天终于看到了,竟有些不知所措。

    楼焰心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怂样儿,穆心瑜噗嗤一笑,问道,“当爹了都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