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19大宝小宝

219大宝小宝

    楼焰心哼了一声,故作淡定,想抱过来看,可是看穆心瑜抱着不松手,便就着穆心瑜的手看自己的儿子,小小的一团,真像她说的那样,是个大胖儿子。

    “这儿子像我,大的像你!”楼焰心逗着小儿子的手,望着穆心瑜笑道,“以后一定是个俊小子。”

    穆心瑜低头亲了亲儿子,一狠心把儿子放到了楼焰心的手上,说:“你带走吧……”穆心瑜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

    “儿子取名了吗?”楼焰心问道。

    “大名还没有,小名哥哥叫大宝,弟弟叫小宝。”穆心瑜念了一声这个名字,“好记。”

    “你呀!”两人都不太会取名字,那就先叫小名好了。“大名不着急,等事情告一段落了,咱们再一起给孩子取名字。”

    “好!”

    想到如今的状况,两人皆是一阵沉默。

    “啊啊。”睡在了父亲手上的小宝,这时叫了起来,手脚乱挥着,头向穆心瑜这里扭着,像是在找母亲。

    “他。楼焰心问,“这小子想干什么?”

    “乖。”穆心瑜拍了拍儿子的小屁股,“以后要听你爹的话,不然让你爹揍你!”

    “我若朕揍他,你舍得?”楼焰心笑道。

    穆心瑜望着楼焰心,眨一下眼睛,也笑了起来,“儿子是你养,子不教父之过,你要好好教他,能不打就不要打。”

    “这要是个女儿我就不动手。”楼焰心望着在自己手里乱动着的儿子,低声道:“儿子不打不成材,放心吧,我不会冻着饿着他,日后他要是真有出息,就教他骑马射箭。”

    “我也以为会是个女儿。”穆心瑜叹了口气,“没想到是个儿子,看着就调皮,一定不好带。”

    “兄弟俩有伴!”看穆心瑜发愁的样子,楼焰心把她搂到了怀里,半开玩笑道,“若是你真想要个女儿,咱们再生便是。”

    穆心瑜嗔他一眼,“就你想得美!”

    “如果不是担心以后景翼会狗急跳墙发难,你和两个孩子也不用忍受分离之苦!”楼焰心拍拍她的肩安慰道,“放心吧,孩子们会好好的,这段时间,我会将他们带给师傅抚养教导!”

    “这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怎么能放心?”穆心瑜说:“楼焰心,等事情了了,你就带我离开皇宫,离开京都,去一个任何人都找不到我们的地方吧。”

    上两人相互拥抱着,没有再说一句话。

    良久。

    “你要防着景翼一些。”穆心瑜突然就跟想起了上一世景翼说过的一件事,那时他也是不经意提起的,过程如果她不清楚,只知道楼焰心最后好像是被一个亲近的侍卫暗害了。

    “不要落把柄在他的手上,还有,你府里的人尽量清洗一下,不能动的,也要多注意防范。”

    “嗯,知道了,真啰嗦!”

    打更声这时传进了屋里,已经三更天了。

    穆心瑜抬头看着楼焰心,道:“你该走了,带着小宝走吧。”

    楼焰心想吻穆心瑜,却一吻没能吻上。

    穆心瑜的手捂着他的嘴,“我身上都臭了,不好看,你不准记得我的这副样子!”

    “你什么样都好看!”楼焰心忽然憨憨地道,“哪有味道?我没闻到。”

    说着把穆心瑜捂着他嘴的手往下一拉,低头就吻上了她的嘴唇。

    吻在一起的两个人久久没有分开,虽然没办法再缠绵在一起,可是这一个吻已经让他们知足了。

    站在窗外的彩儿和紫竹,看看天色,敲了敲窗户。

    吻在一起的两个人都是一惊,分开后,望着彼此都是神情不舍。

    楼焰心抱着小宝,脚步迈得虽然迟缓,却没有回头。

    穆心瑜呆坐在床榻上,直到紫竹进来跟她说楼焰心已经走了,穆心瑜叹了口气,当初她就不该进宫,也许就不会出这许多事和诸多无奈了。“王爷不能久留!”紫竹没办法完全懂穆心瑜的心思,劝道:“他这次来已经是冒险了,小姐你就不要怪他了。”

    “我怎么会怪他呢?”穆心瑜低声说了句,看看睡在自己旁边的景承夙,跟彩儿道,“把他抱去给奶娘吧,天亮后,圣上就会来了。”

    彩儿把景承夙抱起来,说:“这衣服是王爷为他备下的,是不是要换了?”

    穆心瑜自己动手替小皇子换了衣,还特意跟彩儿两个人就着烛光,仔细看了这孩子的身上,怕他身上要是有胎记什么的,让奶娘们看出不对来。

    “没事。”主仆两个把景承夙的小身子看了一遍后,彩儿才道,“小皇子就是比小主子瘦了点,其他的没什么。”

    “这孩子怎么不醒呢?”穆心瑜看她跟彩儿这样翻弄景承夙,他都不醒,不禁又担心道:“这孩子是不是身体不好?”

    彩儿轻轻拍了拍小家伙的小脸蛋,看景承夙连眼都不睁,便也有些担心了,小宝那个小少爷,就是没人动他,还一刻也不老实,这个小皇子怎么就没动静呢?

    “那我让安太医给他看看?”彩儿问穆心瑜道:“是不是王爷他们给他吃的东西不对?”

    穆心瑜点了点头,这个孩子不是她生的,可以后就是她的儿子了,她不能不担心。

    安荣被紫丹叫了来,心里还有点紧张,穆心瑜的身子就已经是他的一难了,要是十皇子的身体再不好了,他的日子要怎么过?

    “他睡不醒。”穆心瑜跟安荣说:“大人你给他看看,是不是病了?”

    安荣看了看被穆心瑜抱在手里的十皇子,说:“怎么瘦了?”

    “不,不知道啊。”穆心瑜低着头道。

    “主娘娘没有奶水。”彩儿这时画蛇添足地说了一句。

    安荣知道安锦绣没奶水,可是不是有奶娘吗?看了一眼彩儿后,他替景承夙把脉。

    “怎么样了?”穆心瑜一直等安荣收了手后,才问道。

    “没什么事。”荣双说:“十殿下这个年龄就是爱睡,娘娘就让九殿下睡好了,要让奶娘们多喂十殿下几回奶。”

    “把他抱去给奶娘她们吧。”

    安荣看着袁义把小皇子抱出去了,才跟穆心瑜说:“娘娘又睡不着觉了?”

    穆心瑜捂嘴打了一个呵欠,说:“我就是担心十殿下,知道他没事,我就放心了。”

    安荣还想问问景承夙怎么两天的时间就瘦了,但看穆心瑜累了的样子,只得先告退了。

    穆心瑜从枕边拿起她为景承夙换下的小衣服,这其实只是一块布,看着颜色已经很旧了,不知道是从谁的旧衣上扯下来的。

    “紫竹”穆心瑜喊屋外守着的紫竹。

    紫竹应声跑了进来。

    “把它烧了。”穆心瑜把旧布递给了紫竹,这布她就是想留,也留不住。

    紫竹接过布,扔香炉里点火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