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19那人是谁?

219那人是谁?

    千秋殿的宫女太监们正感叹着京都城的雨下起来没完没了的时候,一队队伍就由远及近,到了他们的面前。

    “奴才叩见圣上!”御林军们一起跪地行礼,算着日子,他们也觉得圣上也该来看主子了。

    天圣帝下了娇撵,这一回却没有急着进,而是站在门外的台阶下等着。

    魏华诧异地抬头,以为这一次天圣帝又带了什么能搏美人一笑的东西来,却没想到看到一个女子自己走下了马车。这女子身上的衣裙看着不是宫装,可是那头上插着的九尾凤簪,能簪凤簪者,只有皇帝的妃子,而能簪九尾凤簪者,只能是四妃以上的级别,那么眼前这位就很好猜了。

    “奴才叩见贵妃娘娘。”魏华马上又冲这女子磕头道。凝贵妃当初得了皇帝的承诺不能废妃,那么即便实际上她已经不是皇帝承认的贵妃了,可名义上还是的。

    魏华这一喊,其他的御林军们甭管相不相信这个女子就是当朝贵妃,还是废贵妃,也都跟着磕头,喊奴才叩见娘娘。

    天圣帝看着凝贵妃下了车,这才转身往千秋殿里走去。

    凝贵妃站在台阶下,看看眼前的这座殿堂,青瓦灰墙的庙宇,在晨光中显得庄重肃穆。凝贵妃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皇家佛堂就在千秋殿里,在这么清静的地方住着的女人,竟然还要红杏出墙,可见贱人就算当着佛祖的面,该淫荡的时候还是要淫/荡。

    “你在看什么?”天圣帝回身问道。

    凝贵妃走到了天圣帝的身后,小声说了一句:“地方是好地方,就是多了一个脏人,平白污了这么好的殿堂。”

    天圣帝转身就进去,这个时候他对凝贵妃的话不是全信,至少也有八分相信。凝贵妃可能不在意他这个皇帝,可是她在意她的皇贵妃之位,拿皇贵妃之位做注了,这样的举动,让天圣帝不得不去想,穆心瑜是不是真的叛了他。

    穆心瑜坐在床上,听见房门被人大力地推开,扭头看时,天圣帝已经到了她的床榻边。

    “圣上?”穆心瑜的面上惊喜之色溢于言表,“您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天圣帝看了看这间屋子,家具摆什还是那些,也看不出这里面有能藏人的地方。

    “圣上,你怎么了?”穆心瑜疑惑了,“您,您在看什么?”

    天圣帝坐在了床上,目光冷冷地看着穆心瑜。

    穆心瑜害怕了,把身体一缩,说:“圣上,您这是怎么了?”

    天圣帝还是不说话,就盯着穆心瑜看。

    穆心瑜脸上的笑容变得勉强了,“圣上,是臣妾惹圣上生气了?”

    “承意和承夙呢?”

    “在奶娘那里,圣上要见他们吗?”

    “朕问你一句话,你要老实回答朕。”

    穆心瑜点了点头,说:“圣上要问臣妾什么?”

    天圣帝的手抚上了穆心瑜的脸,一字一句地问穆心瑜道:“承意和承夙是谁的儿子?”

    穆心瑜变了脸色,“什,什么?”

    “承意和承夙是谁的儿子?”天圣帝又问了一遍,语调还是一字一句。

    穆心瑜呆愣住了。

    “说!”天圣帝喝了一声。

    “承,承意河承夙,是圣上的儿子啊。”

    “你知不知道皇家有验子的方法。”天圣帝道:“承意和承夙是谁的种,朕一查便知,朕只是想从你的嘴里听到一句真话,说,承意和承夙是谁的儿子。”

    “圣上是在跟臣妾说,承意和承夙不是圣上的儿子?”穆心瑜反问道。

    “回答朕的话。”天圣帝看着穆心瑜的眼中,没有了昔日的温和。

    是。”但眼中的慌乱逃不过天圣帝的眼睛。

    “是?”天圣帝道:“凝贵妃说他们孽种,你觉得朕应该相信你们中的哪一个?”

    “贵妃娘娘?”

    “没错,是凝贵妃!”天圣帝冷冷地看着穆心瑜,“这个女人虽然不讨朕的喜欢,可是她永远也不会叛朕!你呢?!”

    穆心瑜望着天圣帝,有苦难言的样子。

    “跟朕说实话!”天圣帝吼了穆心瑜一声。

    穆心瑜低头不语。

    “你……”穆心瑜的这种态度,让天圣帝瞬间暴怒,就算他当年在宫里艰难求生,也没有受过如今这样的羞辱,“朕对你还不够好吗?!”天圣帝怒问道:“朕到底要怎样待你才算好?说话啊!”

    “臣妾……”

    “闭嘴!”天圣帝道:“你是谁的臣妾?”

    穆心瑜闭上了嘴,可是想想还是又问道:“圣上是要杀我吗?就因为凝贵妃的一句话?”

    “没有人敢叛朕。”天圣帝怒道:“你竟然敢叛朕?”

    “慕容氏也不叛了圣上?”

    “你。”天圣帝气急,伸手就将穆心瑜挥到了床下,“说,那个男人是谁?!”

    跌到了床下的穆心瑜,吃了一疼,但不管天圣帝问她什么,她都不言语了。

    凝贵妃推门走了进来,绕过屏风就看到了跌在地上的穆心瑜。

    “可怜皇上那么疼爱你,你却……穆心瑜,你太让皇上失望了!”凝贵妃走到了穆心瑜的跟前,高高在上地看着穆心瑜,这个女人此时披头散发,没有上妆容,还在做月子中,身上隐隐有一股味道。只是凝贵妃看着穆心瑜的脸,这张素面朝天,没有血色的脸,看着连她这个女人也要承认,这是张漂亮的脸蛋,放在后宫的美人堆里,这个也是出挑的一个。

    “你进来做什么?”天圣帝怒气冲冲吼道。

    “没什么,臣妾就是进来看看!”凝贵妃用脚尖挑起了穆心瑜的脸,说道:“知道对皇上不忠的后果吗?”

    穆心瑜看着凝贵妃,心中冷笑,姑且让这个女人再得意一阵子,待会儿看她怎么死。

    “圣上,她还敢瞪臣妾。”凝贵妃看穆心瑜竟然也敢瞪她,不禁跟天圣帝说道:“我说一个女人要有多大的胆子才敢叛了圣上呢,现在看起来,穆心瑜你的胆子的确不小啊。”

    “娘娘,为何不放过我?”穆心瑜小声问凝贵妃道,这声音虽小,却让天圣帝与凝贵妃都能听清。

    “不放过你?”凝贵妃冷笑了一声,一脚将穆心瑜踢得在地上滚了一滚,“你也配说这种话吗?贱人!”

    “娘娘如何知道我儿子不是皇子的?”穆心瑜捂着被凝贵妃踢到的胸口问道。

    凝贵妃望向了天圣帝,“圣上听到她的话了?到了现在她还要逞口舌之快。”

    天圣帝只听到了我的儿子不是皇子这句话,其实这话也可以理解为,穆心瑜在说,你凭什么说我儿子不皇子的?但是这个时候的天圣帝想不到这一点,怒火和被羞辱之后的耻辱感,几乎将天圣帝的理智全部烧尽。

    “贱人。”凝贵妃扭过头还是骂道:“你的那个奸夫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