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20奴婢不服

220奴婢不服

    蠢货,穆心瑜在心里也骂了凝贵妃一句,当着皇帝的面问奸夫?这个女人若不是跟着天圣帝一起共患难过,皇贵妃之位真的不应该由这个女人来坐。

    “本宫问你话,你没有听到?”凝贵妃又踢了穆心瑜几脚。

    凝贵妃是练过武的人,这几脚下去,穆心瑜只觉得喉头一甜,一口血吐在了地上。

    “那个人是谁?”天圣帝这时候没有心疼的感觉了,只是站在一旁冷冷地问穆心瑜道。

    穆心瑜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没说话。

    “你还要护着那个男人?”凝贵妃好笑道:“自己的命都没了,你还要护着他吗?圣上,看来穆心瑜对那个男人还是有情啊。”

    “你出去。”天圣帝看了凝贵妃一眼,那一眼,饱含警告。

    “圣上还有话要跟这个贱人说?”凝贵妃直接忽视皇帝那一眼,“直接处死好了,趁着这会儿知道这桩丑事的人还不多,尽早把这个贱人处理掉吧。”

    “朕让你出去!”

    凝贵妃斜了穆心瑜一眼后,一甩袖子,转身往外走,嘴里还道:“臣妾告退。”

    屋子里又只剩下穆心瑜与天圣帝两人了,天圣帝走到了穆心瑜的跟前,低声问道:“朕再问你最后一次,承意和承夙的父亲是谁?”

    “圣上既然不信我,那又何必再问?”穆心瑜抬头望一眼天圣帝,眼神里还透着一丝哀求。

    天圣帝一脚踢倒了花鸟的屏风,屏风上镶着的琉璃碎了大半,“朕竟然会对你这种女人好!”

    穆心瑜趴在地上倔强地不吭声。

    “朕对你还不够好吗?穆心瑜,你竟然是个水性杨花之人,你怎么对得起朕?!”

    穆心瑜在地上哽咽了一声。

    “那个男人是谁?”

    那个男人是你的亲弟弟,穆心瑜在心里道,我心中最属意的丈夫!

    “说话!那个男人是谁?!”天圣帝几乎想对穆心瑜动手,只是地上的那滩血迹,又让天圣帝看得有些心惊,“你真的要护着那个男人?”天圣帝蹲下身,挑起穆心瑜的下巴,道:“算算你怀孕的日子,谢靖那时也在京都城里吧?承意和承夙是谢靖的种?”

    穆心瑜不说话。

    “是楼焰心?!”天圣帝眼皮直跳。

    穆心瑜笑了一声,眼泪顺着脸庞滑下,似乎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绝望之中,“谢靖,楼焰心!”穆心瑜笑道:“哈哈哈,谢靖,楼焰心!圣上竟然说是他们,圣上当我是什么了?”

    “不是他们又是谁?这千秋殿里的侍卫?”

    “圣上说我人尽可夫好了。”穆心瑜说道:“不过就是死,我早就该死了。”

    “你!”天圣帝怒极了,到了这种时候,穆心瑜还要护着那个奸夫!天圣帝拽着穆心瑜的手,把穆心瑜就这么一路拖出了房间。

    “主子!”

    “小姐!”

    “娘娘!”

    院子里紫丹紫竹和彩儿异口同声惊叫。

    一个天圣帝的贴身侍卫上前一巴掌,把站在最前面的紫丹打在了地上。

    凝贵妃站在门前,看着天圣帝道:“圣上问完话了?要怎么处置这个贱人?”

    紫丹愤恨地看着凝贵妃,要叫我家小姐才不是贱人,却被紫竹死死地拉住了手,不知道是不是什么穴位被制住了,紫丹是张大了嘴,也叫不出声来了。

    天圣帝将穆心瑜扔下了台阶,说道:“来人,赐这个贱人白绫。”

    “圣上真的舍得?”凝贵妃望着台阶下无力起身的穆心瑜,解恨地道:“就这么杀了?”

    “赐她白绫,送她上路!”天圣帝怒吼了一声。

    天圣帝赐死穆心瑜的话一出,院中顿时寂静下来,紫丹两眼一翻便昏了过去。

    “还不把这个贱人拖下去?”凝贵妃冷冷地说了一句。

    “淑妃娘娘犯了何事?”这个时候,安荣开口问道。

    天圣帝铁青着脸不说话。

    穆心瑜抬头,冲着凝贵妃一笑,这笑容轻蔑,让凝贵妃看着恼火,脑中一热之后,凝贵妃脱口便说道:“这个贱人不守妇道,皇家如何能留她?!”

    这种没脑的女人竟然在皇贵妃的位置上一呆几十年,穆心瑜知道凝贵妃是个有武夫脾气的人,只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的无脑。

    院中的人变得愕然,有的更是抬头看向了天圣帝与穆心瑜。凝贵妃的话说得太直白,穆心瑜不守妇道,那就是说九皇子景承意和十皇子景承夙不是天圣帝的子嗣?这怎么可能呢?

    “把她拖下去!”凝贵妃这时又大喊了一声。

    两个中宫殿的女官上来,将穆心瑜拖着就走。

    凝贵妃不无得意地道:“找个偏僻的地方送她上路,这里毕竟是供佛的地方,不要脏了佛祖的这处地方!”

    眼看着穆心瑜被拖出了院去,天圣帝的目光扫向了院中的侍卫们,穆心瑜他都不留了,这些守着穆心瑜的人他还怎么留?

    “圣上!”魏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冲天圣帝喊道:“娘娘冤枉!”

    凝贵妃冷笑道:“你这奴才……”

    “闭嘴!”天圣帝声音一凝。

    凝贵妃看着魏华也是少年英俊,想跟天圣帝说这个英俊的侍卫也许就是穆心瑜的奸夫也说不定,可是被天圣帝这一喝,凝贵妃不太甘心地闭了嘴。

    小顺子这时走到了天圣帝的跟前,声音发颤地跟天圣帝小声道:“圣上,人死就不能复生了。”

    天圣帝看向了小顺子,目光冰冷地,“你想跟朕说什么?”

    “奴才只是觉得淑妃娘娘不是那样的人。”

    “混帐东西!”天圣帝对着小顺子抬腿就是一脚,“你也不想活了?!”

    小顺子被天圣帝踢倒在地,爬起来扑到了天圣帝的脚下,带着哭腔道:“圣上,奴才只是不想娘娘枉死,不如再查一次吧!”

    “查什么?”天圣帝这个时候已经被穆心瑜气昏了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小顺子便道:“圣上,说淑妃娘娘不守妇道,无外乎……”

    “你还要说?”天圣帝气极,抬腿又是一脚踢到了小顺子的肚子上,把小顺子踢出去多远。

    魏华这时在地上跪着给穆心瑜喊冤,“奴才求圣上明查。”魏华是天圣帝拨给穆心瑜的侍卫首领,穆心瑜若是死了,他也活不了,于是磕头见血。

    凝贵妃冲世宗笑道:“看来这个贱人还很得人心,圣上的旨意都下了,这些奴才们还敢为她求情,果然美貌的女人就是不同啊。”

    天圣帝想在凝贵妃的脸上狠狠地打一记耳光,凝贵妃这是当众戳他的痛脚,将他的耻辱活生生地扒开来给人看!

    “圣上!”紫竹这时开口了,也是额头狠狠地往地上一磕,跟天圣帝道:“奴婢这些日子一直守在主子的身边,从没见主子有不和规矩之举。贵妃娘娘说主子不守妇道,奴婢不服!”

    “不服?”凝贵妃冷笑道:“凭你这个贱婢也敢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