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21再查一次

221再查一次

    “奴婢愿与主子同死,只是奴婢希望死个明白。”紫竹说:“奴婢求圣上亲自查明此事,若是主子真的不守妇道,那奴婢愿受寸剐之刑而死!”

    “奴才也愿受寸剐之刑!”魏华也跟着紫竹喊,这个时候除了拼着尽一份忠心,魏华也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圣上!”小顺子又跪行到了天圣帝的跟前,说:“就让宫里的老嬷嬷再查一次吧,这样让这些奴才也能死个明白,圣上就不想弄清楚这事的真伪吗?”

    凝贵妃冷哼,“这些奴才们是不相信本宫的话吗?本宫这个皇贵妃还会害她一个贱人吗?”

    安荣这时不顾向阳拉着他往后退的手,上前一步,跟天圣帝说道:“圣上,臣以为此事必须详查,这不光是关乎圣上的脸面,淑妃娘娘的性命,还关乎小主子的日后,臣请圣上明查。”

    穆心瑜都亲口承认的事,还有什么可查的?天圣帝铁青着脸,紧锁着眉头。

    “圣上!”安荣凄厉地喊了一声。皇上带了绿帽子,知晓这件丑事的人,陛下一定不会再让他活着的。

    “好。”凝贵妃这时候看着院中的众人道:“那就再查一次好了,本宫倒要看看,结果出来后,你们这些奴才是不是真的甘心陪那个贱人上路!”

    “圣上?”小顺子抬头看天圣帝。

    天圣帝犹豫着不开口。

    凝贵妃道:“圣上就再查一次好了,省得这事传出去,外面的人还以为是本宫容不下圣上身边的女人,本宫可不想担这样的名声。”

    “查。”天圣帝咬着牙吐出了一个字。这院子里的奴才们逼不了天圣帝,只是凝贵妃,圣上看了一眼凝贵妃,凝贵妃眼中的得意,看在天圣帝的眼里极其的剌眼,这个女人又一次逼得他无路可退了。

    紫竹听了天圣帝的话,忙就问天圣帝道:“圣上,那是否先暂停行刑?”

    “让那个贱人再活几个时辰好了。”凝贵妃不等世宗开口便道:“本宫让她死个明白!”

    天圣帝狠狠地一甩袍袖,坐在了檐下的木栏上。

    “圣上?”紫竹给天圣帝磕头,凝贵妃的话,他是无论无何不会听的。

    “再等等好了。”天圣帝这才又吐了五个字出来。

    天圣帝从地上爬起来后便往院外跑去,生怕自己去晚了,穆心瑜已经被绞死了,那他们就前功尽弃了。

    凝贵妃站到了天圣帝的身边,看看这座小院,院中的花草水池,看在凝贵妃的眼里都是一种讽剌,她的丈夫对这个红杏出墙的女人还真是用了心了,只可惜还是没能留住这个女人的心。

    “小顺子回宫去带人来。”天圣帝又命小顺子道:“多找几个来!”

    小顺子领了旨,忙就一路小跑着走了。说穆心瑜跟别的男人生下了儿子,小顺子是死都不会信的,他如今的富贵全都来自于穆心瑜,穆心瑜若是出了这等丑事,那知道这事的人最后都会被灭口,小顺子怎样也要拼上一回,就算死他也要死个明白。

    一间偏僻的殿堂里,紫竹一刀砍断了绞在了穆心瑜脖子上的白绫。

    两个嬷嬷在白绫断后,一下子失了力,往后连退几步后,都跌在了地上。

    “大胆贱婢,你想造反吗?!”一个年纪轻一些的嬷嬷人还坐在地上,就指着紫竹大声问道:“你是何人?!”

    “圣上有旨,暂缓行刑。”紫竹冲这两个嬷嬷说:“你们先出去!”

    “你是什么人?”另一个老嬷嬷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是伺候安主子的奴婢。”紫竹冷厉地看了两个婆子一眼,“你们两个先出去!”

    “我们得看着这个贱人!”

    “滚!”紫竹低低地喝了一声。

    “你!”两个嬷嬷要跟紫竹耍横。

    紫竹把手里的刀一横,说了一句:“我主子出事,我会跟着一起死,你们不要惹就要死的人,我不介意拉你们两个垫背。”

    紫竹真正想杀人的时候,脸上便笑容全无,整个人都显得杀气腾腾。

    两个嬷嬷被吓住了,她们是跟着凝贵妃的女官,就算如今凝贵妃在宫里的地位大不如前了,也不曾有哪个宫婢当面威胁要杀了她们。

    “我还能跑了不成?”穆心瑜这时在地上开口道:“不想死就出去吧,该死的时候我自会去死。”

    两个嬷嬷看看穆心瑜,又看看紫竹手里的刀,嘴里叽里咕噜地骂着走了出去。

    “小姐!”紫竹走到了穆心瑜的跟前,蹲下身来,把刀一扔,伸手就替穆心瑜解除还缠在脖子上的白绫。

    穆心瑜想跟紫竹说话,脖颈却一阵难受,捂着嘴一阵猛咳。

    紫竹轻轻拍着穆心瑜的后背,替她顺气的同时,小声说道:“王爷若是知道你拿身体赌这一回,一定不会同意的。”

    穆心瑜冲紫竹摇了摇头。

    “我不会跟王爷说的。”紫竹道:“只是这样值得吗?”

    “为了我们的以后。”穆心瑜再张嘴说话时,也不知道是不是方才的那一阵勒颈窒息伤了嗓子,声音变得黯哑难听,带着喘不过气来的喝喝声,“我只能走这一步棋。”

    凝贵妃会死吗?”紫竹小声问道,他有心给穆心瑜喝点水,可是这会儿他没地方拿水去。

    “不会。”穆心瑜边咳边道。

    “辱人不洁,她都不会有事?”紫竹的手停在了穆心瑜的后心,一股带着暖意的劲气进入了穆心瑜的身体里。

    穆心瑜觉得舒服了一点,过了一会儿后,咳得不厉害了,才跟紫竹说:“陛下欠慕容凝一个承诺,只要她无大错,她就不会死。”

    “什么样的错才叫大错?”

    “弑君叛国。想杀了这个女人报仇,我们只能一步步来。”

    “小姐!”紫竹听了安锦绣这话都急,他们费了这半天的劲,竟然还是弄不死凝贵妃?那小姐这次的苦都白受了?紫丹还晕在院子里呢。

    “此次过后,凝贵妃于圣上再无信可言。”穆心瑜的面色苍白如纸,看着虚弱,目光却阴冷,“以后她的日子就难过了。”

    紫竹不甘心,“她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她母族不都死了吗?”

    “她会生不如死,更何况,四皇子是她的筹码……等着吧,这件事的影响力,绝对不止凝贵妃一个人!”穆心瑜说完这话后,掩嘴又是一阵大咳,放下手来时,手心里多了一抹殷红。

    “吐血了?”紫竹着了慌,起身就想去叫安荣,站起身来了,才又想起来这个时候他自己也走不出这里。

    “没事。”穆心瑜把手在衣裙上擦了擦,说:“方才那两个人就想杀了我,幸亏你来了。”

    “我去杀了她们!”对于紫竹而言,杀死两个老婆子易如反掌。

    “不必了。”穆心瑜扯出一抹冷笑,“我还指望她们再跟我演一出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