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22确是龙子

222确是龙子

    半个时辰后,小顺子从宫里带来了五个嬷嬷。

    天圣帝扫一眼这五个老妇人,虽然这五个人的名字天圣帝都叫不上来,可是天圣帝能认出来,这五个竟然都是伺候太妃们的老宫人。

    “圣上。”小顺子小心翼翼地跟世宗说:“这五个老嬷嬷是宫里的老人了,她们办这事,圣上应该可以放心了。”

    凝贵妃在一旁看着五个人,倒没有发火,对于已经笃定的事情,她向来有耐心等着。她要看看这一院子死到临头,还要垂死挣扎的奴才们,最后会怎么求她饶命。

    天圣帝只是挥了挥手。

    小顺子忙就带着五个老嬷嬷往景承意和景承夙所在的屋子走去了。

    房间里,景承意被一个奶娘抱在怀里,而景承夙则在摇篮里睡得正香,另外两个奶娘靠在一起坐着,瑟瑟发抖,都怕到不行。

    小顺子看看这三人,说:“这事与你们无关,都怕什么?把小主子放下,出去。”

    三个奶娘忙都出了屋。她们也都听到了凝贵妃方才的骂声,这个小主子若是个孽种,那皇帝还能留这小主子一命吗?奶娘们想到景承意和景承夙出娘胎才几天,就要在生死关里来回了,心里都是不忍,可是皇家的事哪里能轮到她们说话?

    “有劳各位嬷嬷了。”小顺子跟五个老嬷嬷客气道。

    “顺总管出去吧。”一个嬷嬷开口道:“这事顺总管也不能看的。”

    小顺子忙也退出了屋去,他也不敢走,就站在门口等着。

    屋里很快传出了两个娃娃的啼哭声,却听不到五个老嬷嬷的一点动静。

    紫丹这时醒了过来,听到了孩子们的哭声从房里传了出来,紫丹神智还没清醒,就要往上跳着起身。

    彩儿死死地拉住了紫丹,说:“你不要闹!”

    紫丹看看自己的周围,没看到自家小姐,也没有看到她的紫竹姐姐。

    “紫竹陪小姐去了。”彩儿知道紫丹在找什么,小声说道:“你别动,想活就不要动,也不要说话!”

    紫丹望着彩儿打着哆嗦。

    “小姐现在没事。“你忍忍,等圣上还主子清白了,就没事了。”

    紫丹跟彩儿跪在一起,目光仇恨地看向了凝贵妃。

    “把头低下!”彩儿忙就道:“那是凝贵妃!”

    “不过就是死。”紫丹这时其实已经豁出去了,死都不怕了,她还怕什么凝贵妃?

    “圣上你看那小丫头。”凝贵妃这时跟天圣帝道:“她还瞪臣妾呢,这就是穆心瑜那贱人的丫鬟?一定规矩也不懂,宫里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敢瞪臣妾的下人了。”

    天圣帝看了一眼紫丹,并没有说话。

    “圣上若是真想知道奸夫是谁,倒是可以问问那丫头,”凝贵妃说:“她跟着穆心瑜,一定知道穆心瑜的那个奸夫是谁。”

    严嬷嬷站在凝贵妃的身后,这会儿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有伺候过凝贵妃。一口一个奸夫,这是在一次次的打天圣帝的脸啊,就算是寻常人家,出了这样的事也是暗地里处理,凝贵妃竟然不知道家丑不可外扬吗?想找天圣帝的不痛快,也不能在这事上找啊!严嬷嬷想叫凝贵妃闭嘴,可是她一个奴才,这时候没她开口说话的份。

    “穆心瑜死了后,那奸夫是谁也许就查不到了。”凝贵妃还是盯着天圣帝说道:“圣上就这么放过那个奸夫了?”

    “一切等结果出来后再说。”天圣帝冷冷地跟盯着凝贵妃,如果这次是她搞出来的事,他一定饶不了她。

    凝贵妃便冷哼了一声,说:“臣妾不会冤枉好人的。”

    天圣帝没有再理凝贵妃,老僧入定一般地坐在木栏上。这会儿那股怒不可遏的气性过去了,天圣帝反倒又开始希望,老嬷嬷们查出来的结果是承意河承夙是他的儿子,他不想失去穆心瑜,一点也不想。

    “把头低下!”彩儿这时伸手把紫丹的头往下一摁,“你别给小姐添乱!”

    紫丹想梗着脖子,却无奈比力气她哪里比得过彩儿这个有些拳脚功夫的。

    “你就听一回话吧,啊?”彩儿都在求紫丹了。

    紫丹低着头,眼泪滴在了面前的地上,跟雨水混在了一起,往院中的水池里流去。

    “小姐若是出事,我跟着一起死。”

    彩儿这时没松开紫丹的手,咬着牙小声跟紫丹道:“你放心吧,我们一起死,黄泉路上不会孤单的。”

    紫丹的身子一抖,本想挣开彩儿的手停了下来。

    整整一个时辰后,五个嬷嬷带着景承意和景承夙走出了屋子,径直走到了天圣帝的跟前。

    凝贵妃得意一笑,“结果如何?”

    为首的老嬷嬷木着一张脸,给天圣帝半蹲行了一礼,却并不答话。

    天圣帝眯着眼道:“如何?”

    这老嬷嬷这才道:“奴婢启禀圣上,九殿下和十殿下都是龙子无疑。”

    这嬷嬷虽老,可是说起话来中气十足,整个院子的人都能清楚地听到她的话。

    “你说什么?”天圣帝几乎是从木栏上跳了起来。

    “奴婢恭喜圣上又添龙子。”这一回是五个老嬷嬷一起跟天圣帝说道。

    天圣帝还愣怔着反应不过来的时候,凝贵妃尖声叫道:“这不可能!”

    为首的老嬷嬷抬眼看了一眼凝贵妃,道:“贵妃娘娘,奴婢一人兴许出错,不会五人一起出错的。”

    “你们被什么人收买了?!”凝贵妃指着这老嬷嬷怒道。

    小顺子忙往地上一跪,跟天圣帝说:“圣上,奴才不敢啊。”

    五个老嬷嬷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她们跟着太妃们在宫中终老此生,什么人能收买她们这些无所求的人?皇家女人间的事情,老嬷嬷们看得太多了,从赐宗到如今的天圣帝,宫里的女人们走马灯一般地变得不停,只是这些背地里争宠杀人的手段好像永远逃不过这些门道。

    “本宫不信你们!”凝贵妃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孽种突然间又成了龙种了?她的亲信们,难不成在这种事上还能出错?

    “贵妃娘娘!”老嬷嬷不卑不亢,“皇家子嗣之事何其重要?奴婢不敢出错,不敢妄言。娘娘若是不信奴婢们,可以再让宫中的其他人来查。”

    “把她们杀了!”凝贵妃扭头跟天圣帝喊道:“这些奴才一定是被人收买了!本宫不可能会错!”

    天圣帝这时转过身来,目光冰冷地看着凝贵妃,道:“你还想什么人来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