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23让朕后悔?

223让朕后悔?

    凝贵妃就是一呆,这几个都是宫里的老嬷嬷,其中一个当初还验过太子,这些人都不能信,还有谁能来查?

    “圣上。”为首的老嬷嬷往前走了几步,跟天圣帝道:“奴婢五人分别验过,五个人验出来的结果都一样,九殿下和十殿下身份尊贵无疑。”

    天圣帝心里好像有一块大石头落了地一般,这样的结果他求之不得。

    魏华全身一软,差点就瘫在了地上,自己这是又从鬼门关走了一回了。

    紫丹听了老嬷嬷们的话后,没有什么高兴的心情,只是看了魏华一眼后,念了一句:“没出息!”

    魏华颇为无奈地看着紫鸳,他这才发现,这个丫头竟是个不怕死的。

    紫丹抬头恶狠狠地盯着凝贵妃,她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这下子怎么收场。凝贵妃的目光在被老嬷嬷抱在手中的两个孩子身上停了一会儿,突然回身一耳光打在了严嬷嬷的脸上,说:“你竟然害本宫?!”

    严嬷嬷跪到地上的时候,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怎么可能会是龙种呢?她亲手查的,怎么可能出错?

    “这会儿你又怪起她来了?”天圣帝眸子一冷。

    凝贵妃也不看天圣帝,也没有察觉紫丹望着她的恶狠狠地目光,她只是盯着严嬷嬷看,景承意和景承夙是龙种,那骗她的人只能是这个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人了。

    “你为何要骗本宫?”

    “奴,奴婢不敢骗娘娘啊。”严嬷嬷神情慌乱地跟凝贵妃说:“奴婢当日查了,确实是……”

    原来是你。”天圣帝出声打断了严嬷嬷的话。

    严嬷嬷对上天圣帝的目光,刹时间就知道这一次她无生路可走了。

    “本宫要杀了你!”凝贵妃却已经想杀了自己的这个亲信女官了。

    “圣上。”小顺子这时提醒道:“淑妃娘娘那里……”

    天圣帝望着凝贵妃,目光中没有一丝温度,“你在这里等着朕。”说完这话,天圣帝便要往院外走去。

    “你要去哪里?”凝贵妃回身就冲天圣帝大喊:“不过一个女人,本宫冤枉了她又如何?”

    多年的夫妻,凝贵妃在天圣帝的面前发起脾气来,从来都是如此,天圣帝也一次次容了她的坏脾气,只是这一次,受伤的那个人是穆心瑜。

    “将凝贵妃先押下去!”天圣帝命左右道。

    “你们谁敢动本宫?”天圣帝亦大声道。

    天圣帝回身把凝贵妃一推,这一推用上了十成的力道,直接就将凝贵妃推进了穆心瑜的卧房里。

    院中的人都听到了凝贵妃跌进卧房里的声音。魏华等人心中暗自爽快,凝贵妃的人却个个胆战心惊,就怕下一刻圣上下令,把她们都砍了。

    “把门关上!”天圣帝说着话就走下了台阶。

    天圣帝两个贴身侍卫走上前,也不管屋里凝贵妃的喊叫声,把门一关。

    “她们把淑妃弄哪里去了?”天圣帝走出了小院,才想起来他还不知道穆心瑜现在在哪里。

    “奴才带您去。”小顺子忙就道,这个大太监这会儿也有劫后余生之感,走到天圣帝的身前带路道:“圣上,雨天路滑,您小心脚下。”

    “别废话,快点带路。”天圣帝这会儿恨不得飞到穆心瑜的身边去。

    等小顺子带着天圣帝快走到那间小佛堂的时候,一行人都听到了叫骂声。

    “横竖要死的人了,还找什么太医啊?以为自己还是主子吗?”

    “在我故里,不守妇道的人都是要浸猪笼的,穆心瑜,你若是还要脸,就尽快自我了结算了!”

    ……

    叫骂声传到天圣帝的耳朵里,让天圣帝刚刚缓过来的脸色又阴沉似铁了,“去找安荣过来。”

    见小顺子还在呆愣,天圣帝踹了小顺子一脚,“快点去!”

    两个中宫殿的女官看到圣上带着人往自己这里走来的时候,便住了嘴。她们不知道小院里发生的事,还当圣上是来亲眼看着穆心瑜死的。

    “圣上。”一个女官在天圣帝走到了自己跟前后,给天圣帝行了一礼,说道:“圣上,穆心瑜的奴才在里面闹腾,说要找太医。”

    天圣帝从这女官的身边快步走了过去,连个眼神都没给这女官。

    跟在天圣帝身边的侍卫上前,把这两个女官押着就走。

    两个女官突逢变故吓得要叫,一个侍卫小声对两人道:“想活命就闭嘴!这一回贵妃娘娘也保不了你们了!”

    天圣帝推门走进佛堂,就看见穆心瑜倚着佛龛坐在地上,紫竹守在一边,断成两截的白绫扔在穆心瑜的脚下,剌着天圣帝的双眼。

    “圣上?”紫竹看见天圣帝进来,一下子将穆心瑜挡在了自己的身后,给天圣帝磕头道:“圣上,我主子是被冤枉的,求圣上明鉴!”

    天圣帝还没说话,就听见穆心瑜用一种极其黯哑的声音说道:“圣上是来送我上路的?”

    “主子!”紫竹回头冲穆心瑜喊。

    “我罪有应得。”穆心瑜也不理紫竹,眼睛望着头顶的屋梁,跟天圣帝说道:“只求圣上仁慈,饶过紫竹他们,他们无错,不该被我这样的女人害死,我……”

    “紫竹出去。”天圣帝听不下去了,走上前,道:“朕知道你主子冤枉了。”

    紫竹回头望望穆心瑜,转身神情激动地,重重地给天圣帝磕了一个头,说:“圣上,主子吐血了,请圣上让安大人来给主子看看吧。”

    “丫头!”天圣帝走到了穆心瑜的身前,神情内疚地喊了一声。

    穆心瑜这才看向了天圣帝,只是整个人死气沉沉,生无可恋的样子。

    “主子,你倒是说话啊!”紫竹跟穆心瑜急道。

    “你出去吧。”天圣帝也知道这一回自己把这个小女人的心伤透了,朝紫竹点头,让她先出去。

    紫竹一步三回头地出去了。

    “知道自己冤枉,为何不说?”天圣帝半蹲下身,将穆心瑜揽进怀中,低声问道。

    穆心瑜幽幽地道:“圣上不信我,我又有何话可说?”

    天圣帝听了安锦绣这话,脸上一阵发热,低头看自己怀中的人,看见她的脖子上有一圈青紫的勒痕,穆心瑜的脖子本就白皙,格外衬的这道青紫勒痕狰狞可怖。

    “她们,她们已经对你行刑了?”天圣帝问着这话,心里一阵后怕,自己差一点就犯下大错了。

    “紫竹救了我。”穆心瑜这时想从天圣帝的怀里起身,“其实我不怕死,我这样不守妇道的女人早就该死了。”

    “不准跟朕说气话!”天圣帝抱紧了穆心瑜道:“这次是朕错了。”

    想一个帝王承认自己做错了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天子高高在上,开口便是金口玉言,翻手云覆手雨,眼中的万物皆是蝼蚁命,帝王怎么会出错?有错也是别人的错。天圣帝这么痛快地就认了错,还态度诚恳内疚,把穆心瑜着实给吓了一跳。

    “朕又不是神仙。”天圣帝听紫竹说穆心瑜吐血,也不敢搬动穆心瑜的身体,只是搂着穆心瑜道:“你不说,朕如何能知道孰是孰非?慕容凝能冤枉你,你就不知道喊冤?这是在跟朕置气吗?想自己死了后,让朕后悔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