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24毁了身子

224毁了身子

    天圣帝说到最后,竟然又生起气来,还觉得委屈。宫里的女人们做错了事,物证人证都在眼前摆着,也一样要大声喊冤,哪有穆心瑜这样的?什么也没做,被泼了一身脏水还一声不吭,就这么认了?

    穆心瑜叹了一口气,“我不配做圣上的女人,所以圣上不信我,也是人之常情。”

    “什么人之常情?”

    穆心瑜抿着唇不说话了,忽然,咳嗽了几声,一口血吐在了天圣帝的手上。

    “安荣还没来?”天圣帝冲门外叫道。

    “死了也好。”穆心瑜却又在天圣帝的怀里哭了起来,“只是我的孩子怎么办?”

    “你还记得自己有儿子?你就撑着些!”天圣帝将穆心瑜扶得坐直了些,“身上哪里难受?”

    穆心瑜哭着,嘴角有血丝渗出。

    “这次是朕错了,以后再也不这样了,行不行?”天圣帝跟穆心瑜绣急道:“朕以后再也不疑你,宫里的哪个女人再敢说你的不是,朕就砍了她!”

    “我不配。”

    “你要朕跟你陪罪吗?”天圣帝说:“自个儿的身子要紧,你先不生气好不好?”

    安荣跑进佛堂里来时,就听见了天圣帝这话,脚下就是一个踉跄。堂堂的一个皇帝,跟一个女人讨饶,安荣真怕自己会不会因为撞破了天圣帝这事,而被灭口。

    “过来看看她。”看见安荣进来,天圣帝什么也来不及多想,跟安荣喊道:“她吐血了。”

    安荣小跑着过来,第一眼就看见了穆心瑜脖子上的那道勒痕,来不及把脉,先就问穆心瑜道:“主子,你呼吸可否不畅?”

    穆心瑜望了安荣一眼,羞愧难当,竟把脸埋到了天圣帝的怀里。

    这个时候穆心瑜似乎是无意识的依赖,让天圣帝的心里更是难受了,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跟安荣说:“她说话的声音不对,变哑了。”

    安荣半跪了下来,觉得这个时候穆心瑜不能再受剌激了,特意放轻了声音跟穆心瑜说:“娘娘,你哪里不舒服?”

    “丫头,说话啊!”天圣帝把穆心瑜的脸硬扳了过来,说:“是不是慕容凝那几脚踢伤了你?”

    穆心瑜把头摇了摇。

    “你……”天圣帝着急,却不敢再跟穆心瑜说重话了,穆心瑜现在的样子,看在他的眼里,风吹就能化了。

    “圣上。”安荣问道:“贵妃娘娘踢了淑妃娘娘哪里?”

    天圣帝说不上来,那时候他自己气得头脑发昏,就看见凝贵妃的脚往穆心瑜的身上踢,具体踢了哪里,天圣帝是完全想不起来。

    “让紫丹她们来给娘娘看看吧。”安荣建议道。

    “去把紫丹紫竹带过去!”天圣帝又冲门外喊。

    紫竹回到小院的时候,整个小院都响着凝贵妃的叫骂声。出身将门的凝贵妃发起脾气来,将一朝皇贵妃的那种风范全都丢了个干净,虽然还不到如市井泼妇一般口出秽言的地步,但叫骂出口的那些话,已经让紫丹气炸了肺,让魏华等人恨不得躲出去。

    “紫丹彩儿跟我去看主子。”紫竹听到了凝贵妃的叫骂声后,没什么大反应,只是大声喊了紫丹和彩儿帮忙看穆心瑜身上的伤。

    紫丹“哦”了一声,人还是恨恨地盯着关着凝贵妃的那间房。

    “她这会儿骂得越凶,圣上只会更厌她,”彩儿小声跟紫丹说了一句:“这会儿主子的身体要紧。”

    魏华也听到了紫竹的话,说:“那这里怎么办?就这样了?”

    “你听到什么就当没有听到好了。”紫竹说完这话,先转身走了。

    “去吧!”魏华推了紫丹一下。

    紫丹这才跟上了紫竹和彩儿。

    “一会儿见到了主子跟圣上。”紫竹叮嘱紫丹彩儿道:“安太医问你们什么你们就说什么,其他的话一句也别说,听见了没有?”

    “我真不想在这儿了。”紫丹本就胆小,抹着眼泪跟紫竹说:“这里一点也不好。”

    “你若是不想跟着主子,那就要趁早跟主子说。”袁义说:“让主子有时间为你安排。”

    紫丹忙就摇头,“我不走,我走了主子怎么办?”

    “那这种话以后就不要说了。”

    “不说了。”紫紫丹挫败地把头一低,“我也舍不得离开紫竹姐姐和彩儿。”

    “傻丫头。”紫竹叹了一口气,紫丹到底是没经历过风霜的人啊。

    佛堂里这会儿已经摆上了床,放上了一道屏风,甚至已经结了蛛的香炉里都点上了让人安神的檀香。

    “你们两个去看看淑妃娘娘身上的伤都在什么地方。”安荣站在屏风外面跟紫竹彩儿道。

    站在床前的紫竹也跟了进去,她虽然没有贴身伺候穆心瑜,却也是穆心瑜的贴身宫女。

    紫丹解下了穆心瑜的衣服后,顿时哭出了声来。

    也站在屏风外的天圣帝急道:“你哭什么?你主子伤到哪里了?”

    “主子的腰都青了。”紫丹哭着道。

    穆心瑜被紫丹碰到了伤处,抽了一口气。

    天圣帝在屏风外呆不下去了,绕过了屏风就走到了床前。

    穆心瑜伸手就拉衣服遮自己的身体,也不看天圣帝一眼。

    天圣帝只看到了穆心瑜的腰上青紫了一片,比脖子上的那道勒痕更骇人。“她被凝贵妃踢到了腰,。”天圣帝跟安荣说:“要怎么办?”

    安荣问了这片青紫有多大,穆心瑜是不是很疼,然后就跟天圣帝说:“臣去为娘娘开药,请圣上与娘娘稍等。”

    天圣帝看了看睡在床上不理他的穆心瑜,走出佛堂叫住安荣道:“她到底如何了?”

    安荣愁眉苦脸道:“娘娘受了内伤,这下子将养的时间又要往后延了。”

    “无性命之忧?”

    “臣不敢说。”安荣在天圣帝的面前把头一低,穆心瑜这个样子,他哪敢打包票说一定能保住穆心瑜的命?“圣上,娘娘其实还在坐月子,却又发生这样的事,……”

    后面的话安荣不说,天圣帝也知道这一回穆心瑜的身子是被他毁了。

    小顺子这时又一路小跑着到了天圣帝的跟前。

    “你去给她弄药。”天圣帝挥手让安荣下去。

    小顺子让过了安荣,“圣上,贵妃娘娘在那里发了大脾气,您看?”

    再听到贵妃这两个字,天圣帝就有要杀人的冲动,这个女人险些让他失去穆心瑜!

    “圣上。”小顺子又小声跟天圣帝道:“这千秋殿里一定有贵妃娘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