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25擦个药酒

225擦个药酒

    天圣帝在堂前跺着步,良久不言。屋内不时就传出紫丹的哭声,让天圣帝听了更加心烦意乱,却又不想再进去面对穆心瑜。不是不爱,只是因为内疚与后悔,而让天圣帝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穆心瑜。

    小顺子抬头看看天,天空虽然还是阴沉,可是雨已经停了。

    向阳不一会儿送了外伤药来,“圣上,娘娘伤处的淤血要揉开,这药涂抹在伤处上,能活血化淤。

    “奴才去拿给紫丹?”小顺子问天圣帝道。

    天圣帝伸手将向阳手里的灰瓷药**拿在了手里,“朕去看看她。”有了上药的借口,天圣帝觉得自己又能去面对穆心瑜了。

    寝殿内,紫丹的双眼哭成了两个桃子,却还是止不住眼泪,趴在穆心瑜的床头呜呜地哭着。紫丹和彩儿怎么劝也没用,紫丹就是一直哭。

    天圣帝站在屏风外面,就听见穆心瑜跟紫丹说:“不要哭了,那是皇贵妃娘娘,我能说什么呢?她就是打死我,也是我活该啊。”

    “那我们不要在这里了,我害怕。”紫丹哭着道,“小姐,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你就不要说傻话了。”紫竹的声音里透着无奈。

    “这还是开始。”紫丹道:“这要是真晋封了贵妃娘娘,和凝贵妃就差一个“皇”字,岂不是几乎要和她平起平坐了,凝贵妃又岂会甘心?她一定会再陷害小姐的!而且,宫里那么多的娘娘,主子我们还要不要活了?要是天天被打,主子你受得了吗?”

    “不会的。”穆心瑜哑着嗓子说道。

    “怎么不会?”紫丹叫了起来,“你现在连动都动不了了!贵妃娘娘在宫里更是能管着主子了,还是天天能管,主子你要怎么办?我们不会饿死在宫里吧?”

    天圣帝听了紫丹的话,又好气又好笑,他的后宫还真没饿死过哪个女人。

    “紫丹,你就不要说了。”彩儿说:“你想让主子更伤心吗?”

    “我也伤心啊!”紫丹跟彩儿回嘴道。

    屏风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天圣帝就听见穆心瑜开口道:“有圣上在,不会有事的。”

    “主子!”紫丹叫了一声。

    “这就是我的命。”穆心瑜缓缓地说了一句,这声音叹息一般,听着让人伤感。

    天圣帝的身体僵了一僵后,才迈步绕过了屏风,走到了床前。

    “圣上?”紫丹看见天圣帝进来,从床边上跳了起来,就像天圣帝要打穆心瑜一般。

    “紫丹。”穆心瑜躺在床上发话道:“你先跟彩儿紫竹出去吧,我这里没事了。”

    “主子。”紫丹回头看穆心瑜,期期艾艾的样子。

    “走啊。”紫竹拉着彩儿给天圣帝行了一礼后,两人扯着紫丹的胳膊就走。

    “紫丹还小,不懂事,圣上你不要怪她。”穆心瑜说:“要怪就怪妾身好了。”

    “你这会儿身上又有劲了?”天圣帝看穆心瑜要起身,忙把穆心瑜一按,说:“你这是在怪朕呢,你能不要怪朕了吗?”

    “妾身不敢。”

    “不敢你跟朕说什么妾身?”天圣帝要撩穆心瑜的衣服看伤处。

    “别。”穆心瑜揪着自己的衣服不撒手,说:“不好看了。”

    “你。”天圣帝只得道:“你腰上的淤血要揉开了才行,你不让朕看,朕怎么替你弄?”

    穆心瑜说:“让紫丹来就行了。”

    “紫丹不嫌你,朕这个夫君就会嫌你了?”

    穆心瑜死活不松手,望着天圣帝又要哭了,“圣上还说不嫌臣妾?”

    听到这声臣妾,天圣帝心里总算又好受点了,说:“朕嫌谁也不会嫌你的,不看就不看,朕隔着衣服给你揉总行了吧?”

    穆心瑜这才松了手。

    天圣帝看穆心瑜松手,把穆心瑜的衣服就是一撩,说:“朕是你男人,有什么不能看的?”

    穆心瑜再想拦也拦不住了。

    天圣帝看到了穆心瑜的腰伤后,目光一暗,慕容凝踢得穆心瑜这几脚,要是再重点,能把穆心瑜的骨头都踢断。“忍着一点。”天圣帝把活血化淤的药酒倒在了自己右手的手心里,“长疼不如短疼,疼你就叫出声来。”

    其实,穆心瑜身上有楼焰心送的血玉,一点小伤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只是外表看起来吓人罢了。如果不是为了达到目的,穆心瑜也不会任由凝贵妃踢自己,她刚生产完,身子还虚弱,就算不为两个孩子着想,也该为自己想想,楼焰心那个满身醋味的,要是被他知道了,自己一定少不了一顿臭骂。然而想到楼焰心,穆心瑜心里又是暖暖的,也不知道大宝小宝现在怎么样了,自己不在孩子身边,他们会不会哭闹?

    背上隐隐的痛传来,收回思绪,穆心瑜背对了天圣帝,身体微微发着抖,突然就问天圣帝道:“九殿下和十殿下呢?”

    “有人在伺候他们。”天圣帝的手很温柔,力道轻柔得不像话,“朕的儿子没人敢亏待了他们。”

    “要是臣妾没福气,圣上你会照顾好他们吧?”

    天圣帝就要落在穆心瑜伤处上的手一顿,说:“你说什么傻话?紫丹就够傻的了,你比她更傻!朕怎么会让你出事?”

    穆心瑜就叹气。

    天圣帝一咬牙,杀人从来不眨眼的人,这会儿给自己的女人上个药酒都心里忐忑,不想让穆心瑜再吃疼,可是他这一手下去,穆心瑜就叫了一声。

    “忍着啊。”天圣帝心疼道:“朕不用劲不行。”

    穆心瑜轻轻嗯了一声,从头到尾没再叫过一声,身上的汗却跟落雨一样,让天圣帝看了更是心疼,觉得这疼痛要是落到他的身上就好了。

    安荣送药进来的时候,天圣帝才喊了穆心瑜一声:“丫头,吃药了。”

    背对着天圣帝躺着的穆心瑜没反应。

    “还在跟朕生气,嗯?”天圣帝说着话,伸头一看,才发现穆心瑜不知道什么时候疼昏过去了。“丫头,丫头,安荣!”天圣帝喊着安太医道:“你快过来看她!”

    寝殿里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等穆心瑜被安荣救醒,睁眼看天圣帝后,天圣帝悬着的心才又落回到了原处

    “淑妃娘娘。还是歇息吧。”安荣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劝穆心瑜道:“这个时候,身体要紧。”

    紫丹端了一盆热水来,问安荣道:“安大人,我能为主子洗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