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27臣妾愚笨

227臣妾愚笨

    宫里的宋、沈、魏、齐四位贵妃都是一步步册封过来的,穆心瑜是唯一一个入宫即为一宫之主的人。千秋殿也是离御书房最近的一间宫阙,可是未央宫确是一国之母的宫殿啊,天圣帝若是站在御书房外,举目就能看见未央宫的楼台亭阁,这样的宫阙宫里没有哪个女人不想入主。

    四位贵妃一起聚在了宋妃的芳华殿,这会儿就连一向给人感觉宽厚恬淡的沈妃都阴沉了脸。她们四妃也不是铁板一块的关系,也会争风吃醋,可是天圣帝对她们四人的恩宠没有谁多谁少过,所以四妃就算有争斗,也会结成一团对付那些得了天圣帝宠爱的美人。这一回穆心瑜入主未央宫,岂不是圣上有意让穆心瑜为后?穆心瑜人还没站在四妃的跟前,就已经成了四妃共同的敌人。

    穆心瑜是被天圣帝抱回原本的卧房里的。凝贵妃将这卧房冲砸了一遍,那扇天圣帝从宫里命人送来的花鸟屏风,先被天圣帝踢倒在地后,又被凝贵妃狠踹了几脚之后,完全成了一堆碎片。小顺子事先已经命人将这卧房收拾了一遍,只是屏风一时还没有找到替换的来。

    “明日就入主未央宫了。”天圣帝将穆心瑜平放到了床榻上后,跟穆心瑜柔声说道:“这屏风不要也罢了。”

    穆心瑜望着天圣帝眨了眨眼睛,开口就要见承意河承夙兄弟俩。

    “把小九和小十抱进来。”天圣帝忙就冲门外道。

    两个老嬷嬷抱着已经吃饱了奶,正在熟睡的承意和承夙走了进来,半蹲行礼的同时,开口就喊穆心瑜道:“奴婢见过贵妃娘娘。”

    穆心瑜似乎是惊了一下,看向了天圣帝。

    “礼部马上就颁朕的那道旨了。”天圣帝从老嬷嬷的手里接过了景承意,跟穆心瑜道:“朕亲口下的旨你还不相信吗?丫头你是贵妃娘娘了。”

    穆心瑜也接过景承夙望向了天圣帝手里的承意,脸上并没有露出半点喜色。

    “你退下吧。”天圣帝先让老嬷嬷退下,然后才跟穆心瑜说:“还在生气吗?”

    穆心瑜摇摇头,“臣妾没有。”

    “那怎么还不高兴?”

    “臣妾其实就住在这里也挺好的。”千秋殿虽然幽静,但胜在里御书房近,又是佛堂的一角,“这里安静,每日听听晨钟暮鼓,远离人烟没什么不好。”

    “你要出家当姑子吗?”天圣帝笑了起来,他只当穆心瑜这是被今天这事吓住了。“慕容凝日后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了,你入主未央宫之后,没人在你之上,你还怕什么?”

    “臣妾出身不好。”穆心瑜说:“怕给圣上丢脸。”穆心瑜又岂会不知,这未央宫的含义?未央宫,众所周知,乃是一国之母的宫殿,她一个小小的妃子,能住进未央宫说明什么?说明天圣帝有意让她为后?

    “你这傻子。”天圣帝将承意送到了穆心瑜的跟前,说:“臭小子,别睡了,睁眼看看你的这个傻子母妃,真是傻到家了,你父皇还没见过像你母妃这么傻的女人!”

    景承意不像大宝那么武,在天圣帝的手里安静的睡着,也不知道这小婴儿在做什么美梦,小脸上还带着笑。

    天圣帝戳一下景承意脸上的小酒窝,跟穆心瑜说:“你看看,你儿子都在笑话你。”

    穆心瑜这才被天圣帝逗得一笑,但这笑容只是昙花一现,穆心瑜很快就又愁容满面地跟天圣帝说:“若是娘娘们知道了臣妾的事,她们会怎么说臣妾?”

    “又多想了。”天圣帝抱过穆心瑜手里的景承夙,掂了掂他的小屁屁说:“谁会知道你过去的事?你不放心,朕就将这千秋殿里的人都杀了,死人还能再说你的是非了吗?”

    “不要!”穆心瑜叫了起来,好像又被天圣帝吓得不轻,“别,圣上,不要因为臣妾杀人,臣妾怕。”

    “你怕什么啊?”天圣帝忙又伸手拍拍穆心瑜的后背,“怕鬼吗?”

    “举头三尺有神灵,人不能做坏事的。”穆心瑜看着怀里的景承意道和天圣帝怀里的景承夙满足道,“不然会对九殿下和十殿下不好的。”

    说到了自己的小儿子们,天圣帝那种蛮横的性子也不得不收敛了一些,说:“不杀了,朕什么人都不杀了,这下你满意了?”

    穆心瑜感激地望向了天圣帝,说:“臣妾谢圣上成全。”

    “朕这是娶了一个菩萨回宫吗?”天圣帝取笑穆心瑜道。在天圣帝看来,穆心瑜这就是养虎为患,这人没一点心机,也不是干大事的人,不过天圣帝喜欢在他眼里,这样于世无害,于人也无害的穆心瑜。

    穆心瑜伸手要抱景承夙,嘴里道:“臣妾只是不想做坏事。”

    “你现在没力气,就不要抱这小子了,两个孩子加起来也是有分量的,你抱不动两个。”天圣帝没让穆心瑜抱景承夙,只是体贴地将景承夙放在了穆心瑜的枕边,跟穆心瑜说道:“真的不生朕的气了?”“臣妾不敢。”

    “只是不敢吗?”

    穆心瑜摇头,“臣妾也有错。”

    天圣帝哦了一声,好奇道:“你又有什么错?”

    穆心瑜便道:“臣妾应该跟圣上说实话的,臣妾不该疑圣上对臣妾的心的。”

    天圣帝这才如释重负一般松了一口气,道:“朕还以为你这辈子也想不明白呢!有冤不喊,你就是个傻子!”

    “臣妾知错了。”穆心瑜老实认错道:“以后再也不会了。”

    “没有以后了。”天圣帝说:“朕日后不会再疑你,也不会再让人欺负你。”

    “夫为天。”穆心瑜看着天圣帝一笑,轻声道:“臣妾懂的。”

    “嗯。”天圣帝满意了,说:“朕还欠你一个赔罪礼,想要什么跟朕说。”

    穆心瑜望向了怀里的景承意和睡在自己枕边的景承夙,苍白的脸上多了几丝红晕,小声道:“圣上已经赏了臣妾最好的了,臣妾什么也不要了。”

    天圣帝也看向了两个孩子,他知道穆心瑜在说什么,这个小女人不贪财,不爱权,他真不该疑这个小女人。

    “丫头!”天圣帝摸着穆心瑜刚洗过的长发,“你什么也不用怕,有朕在呢。为了承意和承夙这小子,你也要住进未央宫去,千秋殿虽然暂时没有其他妃嫔在,但也不是一个正式的妃嫔宫殿,你住在这里,日后要承意和承夙如何在皇室与朝堂立足?”

    “臣妾愚笨了。”穆心瑜听了世宗这话后,仿佛才想明白过来一样,跟天圣帝说:“臣妾一定不会拖累九殿下和十殿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