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28夜里夜猫

228夜里夜猫

    夜里,楼顶一阵风掠过,未央宫的守卫们纷纷抬头。

    “怎么回事?”

    “头儿,好像是只野猫!”

    “不用管它,你们继续巡逻,有情况立即汇报!”

    “是……”

    楼焰心嘴角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脚下一点往后墙翻了过去。

    穆心瑜正在寝室里搂着十皇子,旁边奶娘抱着九皇子,兄弟俩咿咿呀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惹得一屋子人哄堂大笑。

    外面有鸟叫声,穆心瑜示意下人们抱着两个孩子出去,“哄着孩子们睡吧,别着凉了啊!”

    “是,娘娘!”

    奶娘们恭敬地退下。

    穆心瑜这才推开窗户,一道黑影闪了进来,将她搂了个严严实实。

    “小鱼儿,想死我了!”

    穆心瑜反手搂抱住男人的精装腰肢,用力地嗅着他身上的味道,鼻子有些哽咽、

    “我也想你了!”

    久未见面的两人很快就抱成了一团,紫丹紫竹几个识趣地退了出去。

    夜里风大,屋内烛火摇曳。

    窗外一双明亮的眼睛闪烁着精光。

    次日。

    天圣帝听到太后的宫殿走水,连忙赶了过去。

    太后的慈安宫是宫中除了养心殿外,最为讲究的地方,为的就是天圣帝体恤太后早年过的不大好,身体比较弱,费了大量钱财给慈安宫修建通风干燥之处,即便是春日里到慈安宫,也不会觉得潮湿,让太后的风湿不会因此而发作。

    冬日气候本就干燥,若是有火星落在易燃的物品之上,麻烦不小。虽然不敢相信慈安宫怎么会走水,但是此事非同小可,一旦燃起就十分危险。

    天圣帝快步走在人前,到了慈安宫的时候,才发现火势并不大,没有烧到太后所居住的主殿,只是将旁边的一间小偏殿烧了起来,不少内侍和侍卫都提着木桶在浇水,借着绵绵细雪,不多一会就扑灭了。

    天圣帝几步走进主殿中,看到榻上的太后合着双眸,一脸安详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移步到了殿外,扫视了一眼众人,“走水是怎么回事?”

    那边禁卫军中有一队长站了出来,拱手道:“陛下,经微臣查看,此殿是供奉神佛之处,香火不甚被吹到蒲团之上,火星溅上棉布,再蔓延到木桌,引起走火。”

    如此就不是什么大事了,如今火也已经灭了,小偏殿上灰烟袅袅升上天空,窗棂处透着几分焦黑,天圣帝朝着下面的人道:“此次走水,将慈安宫的所有人打三十大板,日后若是有人再疏于职守,加倍惩罚!”

    后宫妃嫔等人都一一进去探望了太后,表示了自己的一番心意,便行了出来,毕竟太后在静养不能打扰太久,而且说到底,她们的心思也没有在太后的身上,魏妃分位低,住的是太后慈安宫旁的小宫殿琳琅阁,主位是没有人的,身边还跟了一个小嫔妃碧贵嫔,也还算魏妃主事,如今太后这边出了事,她们几个来,等着就是来看魏妃倒霉下场的。

    等一行人又重新浩浩荡荡回到琳琅阁的时候,前后大概花费了大概一个时辰,看天圣帝的脸色,也知道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否则的话,天圣帝不会回来的这么快。

    天圣帝进来之前,魏妃已经站了起来,朝着他行了一礼,满脸的泪痕已经擦去,留下素淡的一张面容,那般艳色的衣裳与她此时淡而无波的面容,形成了鲜明而深刻的对比。

    自打穆心瑜得宠以来,她们一干后宫佳丽就像失了水的鲜花,都快干涸枯萎了。

    “陛下,你回来了。”碧贵嫔一直卧在塌上休息,此时看到天圣帝,掀开身上盖着的厚厚锦被,便要下来行礼。天圣帝一手扶着她,语气带着责怪,“既然知道自己身子不好,就不要乱动,好好的休息。”

    碧贵嫔嘴角带着隐隐的笑意,握着天圣帝的手瞬时站了起来,“礼不能废,虽然臣妾痛失孩子,可也不能失了礼数。”

    她这般懂事的原因自然不是她真的觉得礼数有多重要,而是要让天圣帝在被走水一事打岔之后,重新记起刚才的事情。

    天圣帝望着魏妃,她一身红色的衣裙在清浅的阳光里,神色平静,面容素淡,那双大而明亮的丹凤眼里带着丝丝的倔强,虽然没有表现出被冤枉的模样,可看过去,就让人觉得这件事不会是她做出来的。

    可是证据都摆在面前,他一想到若是魏妃做的这事,几乎就不能忍受!

    “魏妃,朕最后再问你一次,碧贵嫔的胎儿是不是你下的手,若是你承认了,朕可以给你一个轻处!”天圣帝走到她的面前,用手抬起那张素淡却偏又明媚的面容,目光深邃,似乎要将章滢的灵魂都看穿,最后还是再问了一次。

    魏妃知道,自己和穆心瑜的性格很多地方都相似,她与德妃在一起的时候,经常会问穆心瑜的事情,穆心瑜不是文静静雅的女子,也不是端庄雍容,反而性情活泼直爽,用德妃的话来说,就是比较真性情。

    她就是拿捏了这点,表现出倔强的样子,赢得天圣帝的不舍,此时天圣帝的问话,使得她内心一喜,却落落大方的抬起眼来,眸子也抬起,柔软的睫毛下,一双瞳仁似浸了雪光,化在一片水影之中,“就算陛下再问臣妾千次,百次,甚至万次,无数次,臣妾都会告诉陛下,臣妾没有,绝没有!”

    碧贵嫔看她还在狡辩,急切道:“陛下,魏妃自然是会说她没有的,哪个杀人犯做了恶事之后还会主动承认的!”

    魏妃瞟了魏贵妃一眼,将她那丑陋的嘴脸看在眼底,冷笑道:“碧贵嫔,如今是陛下在问我话,我自然是将事实告诉于陛下,一切自会有陛下来做主,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宣判我的罪名,实在让人以为是你嫁祸于我呢!”

    “你!”碧贵嫔气怒,看了一眼天圣帝后,平了平息,才道:“我只是看不惯你狡辩而已,既然做了,就要有胆子承认!”

    太后看着碧贵嫔的样子,眉头轻蹙,淡淡地道:“碧贵嫔,陛下问话,你就不要再插嘴了。”

    这样你一句我一句还指不定还等到什么时候去,旁边的妃嫔们也看着碧贵嫔,眼底露出轻视,眼看珍魏妃就要倒霉了,还吵这两句嘴皮子做什么!

    就在这时,魏妃突然扶着胸口,干呕了两声,整个人脸色发白,似要站不稳,高挑的身子摇摇欲坠。

    穆心瑜见此微惊,旋即明白,立即上去扶着她,一脸关切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这里空气太闷了?”

    魏妃虚弱的摇摇头,“不是,我这几天都有些不舒服,早晨起来的时候有点想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