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29没有怀孕?

229没有怀孕?

    “想吐?”穆心瑜一脸惊讶,“你都是早上想吐吗?”

    旁边有生过孩子的贵嫔立即接口道:“魏妃食欲如何?”

    魏妃缓缓地摇着头,目光带着疑虑,慢慢道:“最近胃口也不是很好,整个人老是疲劳,想睡。”

    “这个可能是有了啊。”那贵嫔一说出口,碧贵嫔的脸色就变得震惊的望向魏妃,一眼过后迅速的转向天圣帝,但见天圣帝严重也有惊色,连忙开口道:“陛下,魏妃她害了臣妾的孩子,还请陛下早日处罚,不要让此等人在后宫之中做一匹害群之马,臣妾也许不是第一个,更有可能不是最后一个啊!”

    可天圣帝却没有再看碧贵嫔,而是望着一脸苍白的魏妃,森寒的目光里夹杂了一抹复杂,在众人不甘之中,沉声吩咐,“御医,去替魏妃把脉。”

    死去的孩子,没有活着的重要。

    即便魏妃犯错了,若是肚子里有龙胎,那又不一样了。

    碧贵嫔面色一白,却是对着御医打了个颜色,本是一个私底下的眼神魏妃却惊慌的喊起来,“陛下,臣妾不要凌御医诊断,他和碧贵嫔刚才两人私下行打眼色,若是臣妾肚子里真有了龙胎,臣妾的命不重要,可是腹里的孩子重要臣妾不敢冒险啊,陛下。”

    凌御医哪里想到魏妃会如此直接喊了出来,吓得冷汗涔涔,跪下来呼道:“陛下,臣绝没有和碧贵嫔私下有什么来往,还请陛下不要听魏妃胡言!”

    屋子里有一瞬间的安静,琳琅阁不远处那戏曲隐隐约约传到了屋子里,天圣帝望着魏妃恳切的表情,“宣御医院院判过来。”

    这便是不要让凌御医诊断了,魏妃连忙谢恩。

    太后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手中佛珠拨弄的速度微微加快了一点,她望向扶着魏妃的穆心瑜,淡色的阳光之中,这女子一身从容淡华,雍容自若,脸上始终是不急不迫的表情,如同一朵青色的莲花,在纷乱之中怡然盛放,纵使一屋子妃嫔里,她是那会让人几乎要忽视,偏偏又没有办法忽视的一人。

    等到院判大人到了的时候,天圣帝就令他直接帮魏妃把脉,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院判大人的两根手指上,一柱香的时间过后,院判站起来给魏妃回话,“陛下,魏妃娘娘并未有喜脉之象。”

    穆心瑜疑道:“那为何她会呕吐,食物不振,又失眠呢?”

    院判朝着穆心瑜一揖,“贵妃娘娘,是这样的,据微臣所知,魏妃娘娘并非京城人士,如今天寒地冻,周身寒气蔓延,导致内里不畅而轻度失眠,更逢魏妃肠胃微有阻滞,晨起干呕,这是因为水土原因造成。”

    他的话音一落,屋中众人心中便是幸灾乐祸的很。眼看魏妃就要获罪,忽然又出了有身孕这一招,要是真是怀孕了,那今儿个一趟算是白折腾了,谁知这结果比戏文还要来的精彩,又拐出一个水土不适,肠胃阻滞,看来魏妃还是逃不了一贬了。

    碧贵嫔等的就是院判这句话,适时的哑着哭花了的嗓子,“陛下,求陛下给臣妾公道,如今魏妃已经是拖无可拖了,陛下若还不给孩儿做主,臣妾是卑贱之身,只可怜我们那不足月的孩子,连阳光都未曾见到,就化作一滩血没了……”

    就在这时,魏妃却一脸奇怪,眼底神色闪烁不定,“陛下,若是您要处置臣妾,容臣妾再提出最后一个要求。”

    天圣帝此时已经不再看她,只是失望地道:“你有什么,就算是进入夕云殿的最后一个要求了,说把!”

    夕云殿,便是后宫中的冷宫,进去那地方的人,就别想再出来,而在里面过的日子,简直是比猪狗还不如。任何一个宫女内侍都可以欺辱,折磨的。

    但是魏妃却没有慌张,而是一脸冷静,“陛下,方才臣妾说是碧贵嫔自捶腹部的,臣妾知道,这样的话说出来,所有人都不会相信,可臣妾还是说了,不是因为臣妾想要狡辩,而是臣妾确实见到碧贵嫔如此做了。刚才院判给臣妾检查身子,让臣妾想起一件事,自从碧贵嫔有了胎儿以后,她所有的一切都是由凌御医负责,臣妾想请院判给碧贵嫔检查一番,看她是不是真的怀孕了,否则的话,她绝对无需自己动手捶打腹部!求陛下允许!”

    她说完,深深的一叩,头上玲珑簪簌簌作响,晶莹璀璨,极为华丽,明帝目光落在那簪子上,那是自己曾经亲手选了赏给魏妃的,并且还亲自给她戴上。

    他盯着魏妃,缓缓地点下头,“朕说过,最后一个要求,朕会答应你的,院判,给碧贵嫔把脉吧。”

    从天圣帝渐渐冷却的双眸中,魏妃看得出,不过这也是他对魏妃的最后一点情分了,若是这一步走败了,接下来她就只能去那蛮长的,不见天日的地方去渡过余生。

    “院判大人,请你过来诊断吧,免得有些人做了坏事之后,还要冤枉我。”碧贵嫔暗地里冷笑,她怀孕的事情当然是真的,到了现在她才不怕魏妃再用什么手段,左不过就是临死的挣扎,谁没看过砧板上的鱼,死到临头,不都是要蹦几下吗?

    再蹦,最后还不是要死于厨娘的手中。她伸出皓腕,搭在床边,嘴角的笑容显得那么的云淡风情,镇定自若。

    既然天圣帝吩咐了下来,院判也不会耽搁时间,将锦帕搭上碧贵嫔的手腕之上,便细心的诊脉,可是这一次院判诊脉,却是十分的慢,过了好久,他还是搭在她的手上。

    凝妃见她如此,以为院判是觉得魏妃可怜,想要拖延时间,曼声道:“院判,请你将结果说出来吧,陛下自有断夺。”她说完,还朝着魏妃投去毫不掩饰的得意眼神,圣宠又如何,在这宫中再得宠,也躲不过这些明枪暗箭,就是不知道这一次碧贵嫔怎么这样舍得,连孩子都不要了,真真是厉害啊。

    院判慢慢的收回手,看了一旁的凌御医一眼,“启禀陛下,经微臣诊断,碧贵嫔并未有怀孕迹象……”

    “什么!”他话音未落,碧贵嫔已经尖叫打断了他的画,“院判,你不能收了其他人的钱财,就说我没有怀孕!”